成為這個次元


  重複一遍:你認為,你現在是存在一個物質性的宇宙中。第四密度的轉化,是你開始了悟自己就是自己實相的創造者的那個所在。那就是指,物質實相是你的表達、你的投射、你的創造;它其實是由你所造。你即是它;那個物質實相即是你。當你真正領會到這個道理的時候,你便會確實地視自己為這個經驗次元;對於它,你從前只以為自己是其中一個成分而已。
  每一個層次都是如此。你會開始明白,你就是那個次元,你過去卻認為自己只是它的一部分。以下是一個奇妙的、有關整個情況的矛盾。作為一個個體,你們每個人都將會經驗到自己如何變成整個次元。你們每個人都會認為,在某個意義上,所有你曾經視為個體的其它意識,都正在被吸納進入你的裏面。你們將會有同樣的經驗,因為宇宙是一種立體的結構。那表示,任何一個觀點都可以平等處於創造中的每一個地方,而且,所有的觀點都是適切的,並且全都是真實的。
  就某種意義而言,每個存有都可以被稱作上帝——思想上帝思考自己、表達自己、經驗自己的方式之一。所以你便出現在這裏:作為顯現為肉身個體的上帝;帶著個別人格以及身份。那就是無限存有所能夠經驗自己的方式之一。那些方式的數目是無限量的,因為這個成長並沒有結束;這個轉化並沒有終了。這個從層次邁向層次、從次元邁向次元的觀念——至少就我們所能說出的——將永遠永遠不會終止。


Q:有關我們腦袋中的線路設定:我們的神經生理學家首先即未能了解或描述構成意識的那些過程。

 這是因為,意識並非肉體性的產物。肉體性才是意識的產物。

Q:好。但就記憶構造而言,我不認為,它們可以被視為這一類通道。它們更像是電流的活動。
  

是,那是要點。通道是電流活動的基礎和互動。如我們所說,頭腦——他們也是用頭腦來探索頭腦——無法客觀地看自己。他們將無法以頭腦的方法來發現他們所追尋的東西。當地們把意識納入方程式中的時候,他們才會明白自己所需要明白的事情。他們將不會經由分析而發現它,因為你永遠不能經由分析而真正發現任何事物。假若你認為自己曾經做到,那也只是因為,你的意識已創造了一份了解,然後你才引領自己通過分析過程,去找到自己早已知道的事情而已。

Q:你曾經談到平行次元以及從某次元滑入下一次元的事。在應用這項訊息並來到一個我所不喜歡的情況時.我的方法曾經是閉上眼睛並決定:我已經身在另一次元了。接著,當我張開兩眼時,我便會置身另一個次元中,而我的選擇也曾在那個次元中顯現。那相當不凡,甚至可以改變高速公路上的交通擁塞。


  是!一切可能都會發生,因為物質世界的盛衰只不過是一個幻覺罷了。


Q:可是你說過,我們的大眾意識曾經不允許有很多這種事。但我推測現在已開始准許了,那就是為什麼事情一直生效的原因。
  

是,這是時機問題。我們與你在過去所討論過的觀念,都與你們的大眾意識所容許的那些過程有關。現在,即時性已被允許了。

Q:是。你在那次談話中曾說,我們可能正在喪失有關過去的記憶。所以我便推測,過去的任何片刻,目的卻是另一次元中的某個片刻。


  是的,你會明白,你此刻即正在創造它。而它正可用以連結另外的那個次元。就在此時。你不是接觸某個過去,並由此獲得那項訊息。你現在即正在變成那個意念,為的是獲得你所需要的那項訊息。故此,你不會真的忘記任何東西。無論如何,你可能發現,你將不會以從前的方式,來與這個屬於過去某個處境的想法發生關聯:你感到現在的處境就是它的結果。這個曾經屬於你的所謂過去事件,將只是你所挑選用來經驗此刻的另一個途徑,此外便無他了。在第四密度裏,你往往仍能夠與直線時間發生關聯。一旦發覺自己已到了第四密度的結束,並且逐漸浮現在第五密度的裏面時,你可能就不再與它有所關聯了。


處於當下


  在第四次元的生命裏面,你所作的一切都彷彿是第一次一般。你將活在當下,並且了解到每一個片刻都是嶄新的,而且不與任何其它片刻相連——除了仍占據上一片刻的同一個地方以外。可是,它已經不是同一個片刻,而且也不是某種直接的連續。連續性是你的幻覺。


Q:嗯,等一等。你每個周四晚上的八點卻仍在這裏。
  

對我來說,現在不是八點;那是你們的時間架構。每當我們與你互動的時候,它都是嶄新的——都是第一次。我們當下就活那麼多;對我們來說,一切都真的那麼新鮮。在社會誤導你以前,作為小孩子的你本就活在當下,並且對一切都感到驚奇——那是相同的事情。你看一切都仿佛是第一次一般。小孩子都知道這一點。

Q:那麼,那是不是好像,一個小孩子就會在每個周四晚的八點,看到一個可以做這件事情的機會?


  你也可以那麼說。但那個小孩不會把每周四晚的八點看成一個機會。他注意到某個機會;他就照辦。什麼地方、什麼時候並不重要。那只是在表達他是誰、他是什麼而已。直線時間的觀念仍未被精確地灌輸到他的裏面,就像己發生在你們身上一樣。他只是與那裡能夠代表他的波動的任何事物一同那時行動而已。故此,事情永遠都是新鮮的——永遠。當你看見一朵花時——而且,你每天都走近那朵花——你永遠都是在各為不同的時間、從各為不同的方向走近它。因此,它永遠不會是同一朵花,是不是?


Q:因為我們也不是同一個人?


  正確。那麼,當你了解每一刻都是絕對新鮮而且確實是首次出現時,問題便不是:「好吧,我想我會這樣做上兩、三個月哩。」那樣,你便是在鼓勵自己去以直線方式來體會這個觀念,而那就把它歪曲了。當你真的不再需要以那種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時候,你便會開始以任何最能表現你是誰、你是什麼的方式來表達——那是我必做的。
  當能量本身轉移了的時候,我們便可以把這個觀念轉譯為你們的直線時間,說:「哦,這個將會持續如此如此那麼久。」可是那種想法並非我們所真正經歷到的。我們只是跟著流動走,而我們也知道,當那個流動改變了方向的時候,它也正好代表整個集體能量——在這次互動中同聚的我和你即是這個能量。接著我們便跟隨它;我們照它那樣行動。我們並沒有實際地去規劃它,算出它的間:「好,這一項通訊將要花上三千兩百八十七個周四的時間。」我們不是那麼做。我們只是活在當下。而在某種意義上,作為一個文明,我們正獲得能力,可以把我們之間所作的所有通訊都實際經驗為一個互動——就某個意義而言即是同時從一個不同的觀點來進行。這樣說有沒有道理?


創造更少的時間

Q:有一點道理。你是在說,你正開始把所有的時間都經驗為現在?


  是的。由於我們正從物質層面移向非物質層面,所以我們的實相幾乎完全溶為一個意念。


Q:好的。我想,這個道理要過一陣子才能滲透。


  那是因為你這樣說。你就是那樣地以那個界定來創造出更多的時間。這要看你。因為,你將會經歷的那些時間,全都值得經歷而且也全都是美麗的。你越快讓你所創造的那些時間成為值得經歷的時刻,你所看到的它們也會變得越少——相當矛盾。


Q:等一等,請再說一次。
  

好的。再一次——也是第一次。當你讓你為了去經歷它而為自己所創造出的時間——無論是什麼時間——能被你在全然喜悅中去加以經歷的時候,很矛盾,你便會實際地經驗到較少的時間。當你活在當下的時候,你便不會創造那麼多的時間。只有等待某些東西,才創造了其間所發生的那段時間。
  你要明白:從某個觀點——我現在所要選擇的一個觀點——而言,你們每一個人實際上都永遠是自發性的。即使在你創造了猶豫不決的時候,那也仍是一項自發性的創造。所以,這個想法是要你去把生命中的一切,都看成某種自發性的創造——只要那是你所想要的。那時,你將看到一切都會以那種方式而被重新界定,你也會在自己所表現的行動中看到那種態度的結果。
  換言之:倘若你僅把猶豫視為經驗自發性的另一個途徑,那麼這種態度——你甚至將計劃或猶豫,也視之為某種當下的自發性創造——將真的可以讓你去以真正更為物質化的態度以及物質性的說法,來表現這種觀念。換句話說,你看事情的態度,將會決定你的生命如何展現,各種機會如何降臨在你的身上,以及你將會如何去,以更為自發的方式來把握這些機會。這有沒有道理呢?

Q:我想有的。這是否可以幫助解釋,我們有些時候是怎樣地創造出卡住的感覺?

  啊,是是是!那只是由於你對那些狀況所給予的界定罷了。你看,你們說的是:「這表示事情不順暢、不動。當你看到那樣時,這就是它的意思;這表示你卡住了。這表示你沒有向前移動。」相反,你缺乏那種態度,把正在發生的事視為過程的一部分,而不是一種阻斷。而你便可以潛入其中,去發現那是過程中的哪一部分。一旦潛入其中,你就已經在經歷它了。故此,它會十分迅速地通過了你;而在你知道它以前,你也通過了它。

Q:所以,如果你認為自己正感到卡住,而你卻去做下一件事,那麼你其實並沒有卡住。

  正確。去探索你對卡住所下的界定吧。記住,任何你所謂的阻塞其實部不是實際上的阻塞——除非你選擇去如此對待它。除非你把它看成某種需要繞道而過的事,而不是需要通過的事。你可以去發現,某個阻塞通常會是什麼:一些訊息,它是你所真正需要知道的,但卻以令人意外的包裝出現。你從表面上可能認不出它,但這並不表示,它不屬於你生命中的事物。潛入它的裡面;拆開它。這是你們世界拆開禮物的時刻了。當某些你認為是阻塞的事情出現時,請務必找出,你必須相信什麼,這樣才能以那種方式來經驗它;它正帶給你怎麼樣的訊息。吸收那個訊息,而你曾經稱作阻塞的那個觀念,也將會以十分明白的、清晰可見的方式展現——作為一個方向、一條途徑。明白嗎?

Q:明白。我想這一定是那個聲明:「這也會過去」的真正涵義。
  

在某個意義上,是的。因為一切——盡管真實——都是無常的,因為一切都是你的想像力的產物。物質實相只是你把它夢想為那個樣子、想像為那個樣子、界定為那個樣子。就是那樣。可是那就是它的實相。

, ,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