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賽斯資料 Seth material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與賽斯對話(卷一)  

(本文同步發表於「你值得過更好的生活」臉書社團)

今天我看賽斯書新書〈與賽斯對話時〉,讀到幾句賽斯討論「責任與好玩」的段落時,讓我覺得頗有意思,而且也和你值得的精神相通--我們就是來這個地球上嬉戲玩耍體驗的,也是和巴夏的「跟隨你的興奮」精神不謀而合,就是這樣!

摘錄分享其中的佳言妙句給大家^_^

---------

P.305(賽斯對著一位心靈班的學員芙蘿倫斯夫人說話)
賽斯:「好,當我們的芙蘿倫斯夫人發覺她充滿喜悅的自己是一個最負責任的自己時,她就會瞭解當她快樂時,她就是在幫助別人;當她不快樂時,她就不是在幫助別人,我的確發表了這個偉大的異端邪說,我可愛的夫人。當妳玩得開心時,妳就是在幫助別人。妳玩得不開心,卻告訴自己妳是在幫助別人,這時妳對他們或自己都沒有幫助!
「所以當妳從責任的角度思考時,當妳在腦袋裡把責任和喜悅的實現做了劃分時,妳就是不肯讓妳自己和這個世界擁有很多快樂,而且也不讓,我親愛的芙蘿倫斯夫人,妳自己和這個世界享受妳自己這首偉大、喜悅的交響曲!

, , , , , , , , ,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在這個部落格裡,我一直談到賽斯書。賽斯的確是我衷心喜愛的訊息之一。我想,大家可能沒聽過賽斯的聲音是什麼樣子,所以就分享給大家聽聽看。我覺得,賽斯的聲音有一股古老智慧的韻味呢!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下面的內容選自賽斯書《健康之道》1984年3月19日的課。這一刻提醒了我,每一個人、每一時刻都是宇宙深深所摯愛的。每個人都有無可比擬的存在價值,是宇宙之一個被摯愛的孩子……

 Heart-Blending.jpg  

 ---

  現在我再次祝你們有個美好的下午。

(「賽斯,午安。」)

  我們將繼續口授,而以下的課魯柏尤其該謹記在心(熱切地)。

  每一個人都是宇宙之一個重要(停頓良久)、有意識的部分。每個個人,只是活著,就以任何別人都不能的方式與宇宙及宇宙的目的切合。每個人的存在都將其自己的漣漪擴散過時間。宇宙在其自己的每一個可想像的點,都是有意識的。每個存在都是宇宙之一個個別化的片段;那麼,以人類的說法,每個人都是被摯愛的個人,以無限的關懷和愛所形成,被贈與了與任何人都不同的天賦。

  很顯然,沒有一個動物認為自己是個失敗者。可是,人們卻往往與他們自己彷彿的錯誤認同,忘記(停頓)他們在別的方向的能力,因此,他們看來似乎是宇宙裡,或世界裡的不適合的人。意識心的確可以有這種想法,因為它常試想靠它自己來解決所有的問題,直到它開始感覺害怕、負擔過重,並且在它自己眼裡成了一個失敗者。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實說,賽斯是個很酷和勁爆的高靈。敢於探討別的訊息可能永遠不會碰到的主題。而我看到類似段落時總是覺得讚嘆不已。這回,他談到了我們使用髒話與其背後的心態,非常有震撼力,也解答了我心中深藏的一個矛盾。因為能翻到這本書後面的中文讀者可能不多,所以我在此就大方的摘錄下來~

注意囉,請別被嚇著,因為這是賽斯在EPS班上對學生的非常活潑的直率發言!


以下的文字出自《未知的實相》卷二,附錄二十四,P.844-846

 

---

附錄二十四


(在第七二五節裡賽斯討論了我們生物性之靈性面,而在那節的註一里我寫出前一晚在E S P班裡他所給的資料之簡短摘錄,談到「自己的上限」或身份之真正無限性。

(不過,在那同一課裡賽斯也以最實話實說的說法將我們的生物性帶到現實裡。他的資料是既滑稽、具煽動性而又深奧。我只知道一件事:賽斯的說法不會很快被忘記,那也是一個可能會嚇著那些習慣於安靜與舉止合度的「靈性導師」的人。

(在那晚的先前,班上同學曾討論他們曾替珍回覆的一些信件。一個年輕人在談到與另一件有關的事時,說他「覺得自己像狗屎」——一句賽斯必然聽到了的話。賽斯以告訴學生們當他們試著回覆信裡面的問題時,他們也在學習來開始那節課。然後,非常加強語氣的說:)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文章開始,先分享一篇好文章:賽斯談豐盛與吸引力法則這是賽斯早期課475節的內容,說的很棒!

賽斯說:『豐盛是個很好用的字眼。因為它象徵著對所有愉快的事物,都有一種自由而且容易取得的感覺,包括創造力,行動力,精神或物質兩方面,不管是什麼都可以很容易的流動。
  這個字本身是「限制」的相反詞。』

   當身心靈提倡正面思考時,社會大眾有一股普遍的質疑:「那我們豈不是要對報紙和電視上的負面新聞視而不見?」賽斯在這堂早期課告訴我們,並非視而不見,而是以喜悅的態度,面對並建設性的關懷。

(註:藍色字是我自己標記的重點)

-----

賽斯早期課

第一百四十三節 一九六五年四月五日

(羅生病,所以錯過三節正規課。昨晚,珍收到以下幾項,她相信是來自賽斯。關於羅的病:賽斯不喜歡對未來事件發出警告,尤其是當它們可能只是強烈的可能性,卻可以避免時。關於潛意識,佛洛依德說目前的自我的問題,常被歸罪於潛意識,賽斯則說,真正的困難在於,目前的自我沒有消化潛意識的經驗。)

  若無內在的瞭解與心靈的理解,沒有任何一種療癒能發生,我的興趣是一個教育家的興趣。任何從外面帶來的療癒,也許在短時間會有益,我也非常願意幫助一個涉及疾病的狀況,尤其是嚴重的那種,不過我的幫助只會是表面的。
……。但我會是移開了你的問題,而在這例子,剝奪了你解決它、因而增進你自己的能量與能力的機會。
  不過,我的藥片是知識的藥片,那的確是有些難消化。
  你的困難之基本源頭並不是新的。除了在表面,它甚至不代表在你那方面一個危險的陷入或重陷入那些真正危險與相當災難性的負面的思維戰爭,在任何個人裡,那終會將整合了的自己導入毀滅。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賽斯很少說寓言故事的(不像克里昂和奧修那麼愛講)。不過在「未知的實相」裡,賽斯卻開始說了幾個有意思的故事。其中「島嶼的寓言」很有意思,我想分享給很多沒有讀過賽斯書的新時代朋友。這篇內容在說「對等人物」。但某方面或許這一篇也可以拿來形容,人與人互相交流後所形成的互相連結與奇妙風景。

以下篇章來自《未知的實相》,第726節,1974年12月16日

-----

   未知的實相無法以已知知識的平易用語來表達,所以,你必須伸展你自己的想像力,把你自己由精神的昏睡中喚醒,而足夠勇敢的去捨棄舊教條之令人心安的毯子。

想像你是一座小小的砂島,有著緩降的坡岸(停頓),一些棕櫚樹(又停頓),並且是路過鳥類的庇護所。再假裝你頗032Ha557-0-hp為滿足,雖然有時候不免寂寞。有一層薄霧籠罩著你,雖然它並不阻止陽光的直射。你覺得相當獨立,而你把霧想作是一個繭,溫和的把你和茫茫無盡的海隔開。

可是,你隨之開始對存在於你視線之外的其它島嶼感到好奇,它們像你嗎?你的臆想在霧裡形成了一個小窗,而你透過它看出去。你大吃一驚的發現一條小小的珊瑚徑將你與下一個島連在一起,而你由霧中一直長大的窗戶瞥見其微光,誰能說你在那兒結束而另外一個島又是由那兒開始?

當你在猜測時,你更驚奇的發現其它的珊瑚徑由你延伸到所有的方向。這些接到更遠的島。你想,「它們全是我」,雖然每個都很不同。其一也許根本沒有樹,而另一則是一座火山的家,有些也許長滿了柔軟的草,不見砂跡。

且說,這第一個島的確是非常聰明,所以它派出它的精靈飄遊到最近的對等者,說:「你是我自己,但沒有沙或棕櫚樹。」

它的鄰居響應道:「我知道。你是我,但卻沒有我高聳的火山,也從不知熔岩轟隆流滾的奇景,說真格的,你是很安詳卻呆呆的(強調的)。」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3.03.01新增賽斯在《夢、進化與價值完成》第914節,談到核能的地方

 

DAP_Aquarell  

 

當我在批踢踢實業坊上看到討論文章,很多篇都是核能專業人士對鄉民反核能言論的不以為然時,我就想起賽斯對三哩島核能電廠事件的這段評論。相隔了三十多年卻依然適用。科學專業人士們似乎需要更深刻的反省和覺察,才能與大眾的想法接軌。

 

----

摘自第844節

(1979年4月1日)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下內容出自賽斯書「心靈的本質」

是賽斯談論人性很中肯的善意提醒。

----

 

第七九九節 一九七七年三月二十八日 星期一  晚上九點四十二分

 

(幾天前,珍在郵件裡收到一個日誌與日曆的合訂本──相當精心的彩色設計。發行人在一七六年也曾送她一本,其中引用了一段賽斯的話。在每個日期下有一頁寫小記和約會的橫格紙,然後相對的有一頁寫了新聞和各種引言。昨天我隨手翻來看看有沒有提及珍──沒有──我

開始念其中的一些短項。我想此書的編輯在這本新的成品裡改變了他的觀點,因為現在我碰到多得多的闞於愚蠢的政府支出、腐敗等的小引。我大聲念了幾條給珍聽。它們似可笑亦複可悲。

它們也剛巧切合我自己最近對人類行為的感覺和疑問,及賽斯的回答實料。事實上,今晚賽斯在這題目上有更多要說的,因此縱使他並沒這樣說,珍和我都把這一節視為理所當然地歸於《心靈》)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