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我的新時代經歷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經過了快樂的賽斯一年(此時我單獨一個人住在新店的表姊家,準備研究所和國家考試)。在這一年中,我甚至胖到的75公斤(因為冬天吃了太多的涮涮鍋)。精神狀態不錯,只是有些寂寞。

  然後新學期開始,我展開的新生活,但是也不盡然那麼順利。其一是對學業的熱情,其二是人際關係與愛情。

  首先我必須承認自己對法律似乎找不到熱情,在正式成為法律系學生的這幾年,成績始終平平。想讀研究所其實是因為自己一個人生活悶的發慌,想要回到學校。至於是不是真的想繼續在法律的學問上深造充滿問號。

所以在法律學基礎不深,又沒有動力好好在法律的學習更深入的一層了解之下,我在法律研究所的課堂上表現並不出色,或者說……在中偏低的部分徘徊,論文也因日文語文檢定而遲遲不能過關。人際關係方面我仍是迷航許久。而愛情…一直都沒顯現。

在2007年十月初的去墾丁的畢業旅行,我遭遇到無與倫比的挫敗。我創造了很多限制給我自己。我感覺自己在幾年中似乎又回到了原點。賽斯書看到了一個程度,卻沒有更深的經驗支撐。我似乎又回到了那個充滿限制的自己。

2007年12月生日前夕,我開始再詳讀「與神對話系列」,然後似乎又在生命裡開了一扇窗。原本接觸「與神對話」是在考研究所的後半年,當時候覺得這本書太簡單的,因為裡頭說的話賽斯書都有了。與神對話的勵志性相當高,的確比賽斯更容易鼓勵到我。然後,我喜歡過的女孩傳給我生日簡訊。一切都那麼剛好。我陷入了自我想像的戀愛中。

後來我失望地接受了她其實喜歡的對象不是我的事實。然後2008在面對國考的前夕,開始看PTT NEW AGE版,看到了COZOO的文章。開始每天聽肯定句。肯定句很有效,只是課業方面似乎存在著重大議題,一直無法超越。

  2008年9月開始一直猛看其他的新時代書籍。這才發現:每家學說各有所長,各有強調的重點,多閱讀,可以更瞭解賽斯書的重點…於是我就一頭栽進了新時代書籍的世界。開始看克里昂訊息,還有學習吸引力法則。

  2009年初接觸巴夏。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歷經心理強大衝擊的我,積極尋找出口。就這樣大四末尾,畢業季節,我在書店遇上了賽斯。那時候翻王季慶老師寫的賽斯導讀書之後,便決定開始讀賽斯書。

  我第一本看的是「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很驚人的觀點,精彩程度讓我直覺的認為:這部不是當前人類能寫出來的作品!這正是我人生困惑最接近的終極解答!

  尤其當我讀到說,每一個人眼中的世界都不一樣時,我心中非常興奮。我小時候有幾次曾經猜想:我眼前的世界和別人看到的是同一個嗎?沒想到在這本書裡頭得到了解答。

  賽斯的主張許多都是既大膽又前衛,例如人的情緒影響天氣和地震的發生;沒有所謂傳統上的業報、事情不是「前因後果」而是「心因外果」、對等人物、平行世界、無限可能性!!!讀賽斯讀到最後,心臟都變得很大顆,對於一切其他怪異主張和理論,見怪不怪。賽斯資料像是可以收納各式學說的百寶袋,可以透過賽斯兒重新瞭解。

對我而言,賽斯資料不啻在過往混亂生命信念中的一個燈塔,漸漸的指引我靠岸。原本頭腦對人生一連串的疑問得到了解答。我開使用賽斯資料的觀點把過往的經驗重新檢驗一遍。然後一再重讀賽斯書。

然後我發現,我「參」的差不多了,但真實的人生經驗似乎還不夠多。我渴望新的經驗。

這時候,我接到一個好消息:我考上了台大法研所!新的經驗正等著我呢!

然而,前方還有考等著我——而那是下一篇文章的故事了。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簡而言之,剛上大學時候的我頗為失落。雖然還是去念了國企系,但從進國企系的第一天就立志要回到台大法律系——那個本來我該去的地方。別人都像剛飛出鳥籠的小鳥,興奮的四處飛翔,只有我,沈鬱地覺得自己不該放鬆和玩樂。

 

有點無精打采的邊上國企系的課,一邊為離開國企系「回到」法律系做準備,大一的生活彷彿塗上灰色調。佛教咒文也不念了。以前總以為,念佛教咒語會有很多好運。現在才發現,沒有念生活似乎也有許多好事。

 

  然後我隔年重新參加聯考,風光考上了台大法律系,證明了我的實力。為什麼沒參加轉系考?那時候我確信,自己考大學聯考應該考的上,但轉系考似乎沒什麼把握(也就沒多大準備)。

 

  於是,我重新成為台大法律系一年級的學生。開始了「本來屬於我」的生活。過的還可以(現在想起來則還是沒有盡情利用那時候的時光)。

 

  大二時換了新寢室,寢室的學長看到我有些放不開的樣子,推薦我讀克里希那穆提的書。那時候的我心理大概暗自希望有一個年長的人來拯救我的生命吧,於是就開始了看克里希那穆提的旅程。很快的,我把當時書店能買到的克里希那穆提的書都買了下來。熱心研讀。並把克里希那穆提當成能改變我人生的救世主。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怎麼進入新時代的?這是個好問題。現在回想起來,一切都不是偶然。

    我從小時候開始,就流露出濃厚的宗教傾向了。那時我有些孤獨,與周遭同學之間就有種似一堵牆般的距離,似乎沒有能交心的同學。放學後和同學的交流很稀少,大部分的時間,我都在閱讀。閱讀報紙上的新聞,閱讀圖書管理借來的書和雜誌。

  閱讀的雜誌作品中,有一位作家林清玄的文章特別吸引我。他的文章裡流露出過人的美感——他專門寫和佛法、和禪有關的文章。於是,我開始覺得,佛教是一個很美的宗教。

   國小剛畢業的那段時間,我開始大量閱讀林清玄的書籍。那時候我從當時的暢銷榜首「身心安頓」、「煩惱平息」開始讀起,然後在國中圖書館看他的「菩提系列」。

  那是一段有點瘋狂的時光。在有點瘋又有點青澀的年紀,竟然讀了這些略帶出世並且和身旁同學想法差距如此大的書籍。那時候林清玄的確講了很多佛教裡的思想與故事,讓我一窺佛教的堂奧。記得那時候國中導師還借我林清玄「打開心內的門窗」錄音帶來聽,我轉拷之後,那成了我夜夜晚上入眠的床邊故事。

  我的心向著佛教,連國一短暫的數學補習都是為了看老師家的一本法華經普門品解釋,還有開始幾乎每天念佛教的十小咒的習慣。接觸太久,時常想著佛教問題,偶爾也會被佛教的業力、輪迴與地獄之說嚇得魂飛破膽。佛教是哪時我喜悅的來源,也是懼怕的源頭。老實說,觸犯佛教的戒律好像是極為容易的是,有時候我懷疑,世界尚有幾個人能真正守的了那麼多戒律呢?

別人為青春苦澀煩惱,我則沈浸在宗教裡而不能自拔。

話雖如此,直至今日,我始終沒有跑進佛教的寺院裡,請裡頭的師父讓我皈依。也許是因為家中之前發生過我姊姊信仰基督教的的紛擾吧,父母戒慎恐懼的要我遠離宗教機構。而我也順從的照辦了。

這樣固定的模式,在高中,首先被林清玄打破。正當民視開播的當時,林清玄傳出再婚的消息。那時候對我來說,不啻是一個偶像的幻滅:連一個滿口說「不邪淫」的心靈導師自己都沒能守住行為,那他說的東西還能不能相信呢?(以現在的角度而言,我倒是不苛責林清玄,畢竟所謂「不邪淫」的性道德要求不該拿來綁住婚姻!)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