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男孩,有幾幕對白看的時候有真的笑了出來。(「啊我眼睛瞎了!」

「老顧客要打折,要不然我多給你一塊錢去警察局報案。」)好笑地地方

真的不輸海角七號,甚至猶有過之。

 

  然而再多的笑點都無法掩蓋這部片所透露出的感傷情懷。(不是用王爾德

的「快樂王子」故事動畫貫穿整部片嗎?)導演顯然是相當瞭解國小學生在

想些什麼的。因此劇情中呈現的打打鬧鬧看起來極為寫實,讓我不禁在心中

驚嘆:啊!沒錯沒錯,小孩就是這個樣子。有點欠打又調皮可愛,歇斯底里

並喋喋不休;害怕鬼、擔心雕像會移動,整天幻想著有另外一個世界。

 

  而導演恐怕是個極度懷念童年的人。片中的對童年美好的讚嘆太多,成人

與小孩世界的明顯對比處處可見(如聖修伯里的小王子?)。而我我其實很

能體會導演想要表達什麼。因為我也有過這種鄉愁:在國中時面對日漸沈重

的功課壓力,有時假日我會一個人跑到小學裡,緬懷國小時代那無憂無慮的

時光--如果可以我甚至寧願不要長大!

 

 

  然而國小的我是多麼安靜(或許像是林艾莉那般文靜),完全不像騙子一

號和二號那樣橫衝直撞嘻笑玩耍,完完全全是乖巧而很少和同學嬉戲的小孩,

(儘管自己讀的是一般人印象中有很多野孩子的鄉下小學)因此在螢幕上看

到他們追趕跑跳碰時,心中充滿羨慕與嫉妒。好像可以自己未完成的童年經

驗,透過大螢幕而補償。

  而隨著劇情開展,當鏡頭語言開始轉向藝術片風格時,我總會有些微微不

安——囧男孩,騙子一號和騙子二號,如此快樂而放肆,會不會因為某個巧

妙的轉折,而失去了童年的歡樂與美好?(同樣類似的劇情可以如同侯文詠

在頑皮故事集、淘氣故事集所呈現那樣快樂而沒有遺憾啊)。

 

  到最後,騙子二號奮力登上水上樂園的滑水道那段,我還是忍不住哭了。

因為儘管再多的童年鄉愁,小孩必須選擇長大。向獨屬於童年的快樂,說再

見。也向觀賞的大人們提醒:童年是回不去了。

 

  「童年,再見!」

 

  因此囧男孩對我來說(或許也對有些觀眾來說)真的是一部太沈重而感傷

的電影,所以看完之後,不會想再看第二遍了。我不想心酸地含著淚,再次

參加一次童年的告別式。我真的真的不忍心啊。

 

 

 

創作者介紹

幸運草的吉光片羽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