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內容來自《巴夏:來自未來的生命訊息》第一章〈限制大師〉,巴夏在這章說明了和我們交流的目的,以及我們正在玩的「限制遊戲」,這剛好可以和《你值得過更好的生活》一書裡頭的「人性遊戲」互相呼應!這篇訊息充滿了幽默與包容呢~

----

第一章 限制大師

Q:巴夏,你來這裏的目的是什麼?

  首先,讓我說明,雖然你們似乎只覺知我是單一的身份,然而我代表著成千上萬,甚至是幾百萬的意識,所組成的宇宙聯盟。他們以自己的方式——意念交流——以你們的方式說,叫作「連結」我的意識之內,而介入我們與你們之間的每一個互動之中。所以請了解,雖然在這些交流的活動中,你們可能有許多個體的聚集,而我們這一頭,也是許多個體的集合。
  我們已經與許多其它——像你們一樣正在經歷轉形的文明有所互動,這些文明所發展的階段,還不允許他們自己明白,其實可以用一種很敞開的方式來與其他的世界互動。我們正在以一種不唐突的方式,協助你們的轉化,好讓你們明白:是你們自己要對轉形負起責任來,而不是我們。
  注意,不論如何,我們有一條不許干擾的總指導原則。也就是說,任何一個新的文明還在進化的階段,當它沒有表達絕對的意識認知,說他們與其它的文明能夠相溝通時,我們就不得介入。除非當一個世界展現出願意以正向、有愛心的方式來與其他世界溝通,否則我們就不會將自己的存在強行加諸於其他世界中。
  由於此一原則,所以我們便不被人類文明所知,當然還有很多其他的理由。首先,我們發現到地球人有毛病——至少在以往有這種毛病——只肯跟隨先知,而不聽先知所傳遞的訊息。因此,由於我們的訊息遠比我們是誰要重要許多,所以現在我們保留隱形,好讓訊息能夠落實在你們的心靈裏。因為如果我們現形,以肉身講出這些話來,人們就會跪拜不已。與其讓你們對我們敬畏有加,不如協助你們贏回自己的力量,幫你們清醒,並取回創造自己生活的責任。


Q:為什麼你挑選歷史中的此一時到來到這裏?
  每個文明若是毫無懷疑地知道,他們是與任何其它已知的文明是平等的,我們就會與他們互動。如果你們,認為其它的文明比你們為先進,要明白,這不只是個標示而已;也是一種觀點的問題。然而如此就提供你們一個機會,以明白你們的文明正在改變及擴大,也許跟我們的文明以往擴展的方式一樣。我們知道,你們的世界正在探討我們已經探索過的理念及意識的層次,那些都曾經幫助過我們,當你們創造了意識的探險,我們會注意到你們全輻射出一種獨特的頻率。我們會接到此一頻率,並且接受它是一份邀請,而來與你們互動。
  我們與你們溝通,目的是在反映給你們:你們所在探討的理念,已經幫助了我們,因此如果你們願意,你們可以采取並運用它們於你們的實相裏——如果你們發現這些能幫助你。此一方法永遠是最好的,因為這讓你自行決定:這資訊是什麼?以及是否能夠幫助你?
  我們在這份互動裏,是要使自己無事一身輕。我們最深沈的願望是:有一天在地球上,你們可以完全不需要我們。到了那一天,我們將在平等的層次上與你們互動。然而,為了有平等的互動,你們必須為我們開門。這是你們的地球。你們開門的方式,並不是透過希望我們來與你們互動;不只是希望而已,而是呈現有更多的意願:在人類之間有平等的互動。只有當全人類彼此之間創造出平等的互動,我們才有法子進入你們的次元裏,再與你們面對面地相見。


很低的頻率


  你們明白,我們不出動是有能量因素的。你們所創造的社會中,充滿了愛隱瞞的人們,這就使你們的能場有了隔閡。這些隔閡創造了你們在很低、很慢的頻率中振動的幻相。我們是來協助你們,讓你們有機會明白,你們可以改變頻率,並且在轉形時經歷最少量的負向性,就地球上所發生的彰顯…就未來幾年,地球上將會發生的巨大變化而言。
  我們如此說,並不是自大或貶低你們。可是當你們遇見一些願意成為完全的自己的存在時,這些存在是以高頻率在運作。我們可以運用高速檔及低速檔來作引喻。
  當你把低檔與高檔拉到一起,卻不曾先調整好兩檔的速率,貿然地就把兩檔接觸在一起,只會造成幹擾,及心理的混亂。由於你們在接近我們時,我們的頻率在生理上會逼迫你們的振動加速。這會使你們把埋在內心深處的許多事情都浮出到表面上來,而逼迫你們去面對那些事情。這可能對某些人會造成心理的震撼。
  因此,由於我們的振動場與你們不同,除非有某種心靈的契合,或是有一些事先安排好的使命,適合能對所有相關人物作最好的服務的時機,否則我們就不能以生理的方式與你們互動。當時機許可時、當可以服務你事先所同意過的使命時,我們才能面對面見面。如果我們不曾如此做,我會請你信任,時機還沒有到。而且要明白,當時機恰當時,沒有任何事能阻擋我們相會。


Q:巴夏,你如何對我們證明,你就是你自己所說的那種人?
  最重要的是,我們互動的主要目的,並不是為了證明我的存在;而是為了證明你們自己。我們來這裏不是要對你們證明任何事,我們也不能逼迫你們去相信我們是誰。如果你們的世界堅持不想知道我們的存在,我們必須尊重這些。目前你們所創造的政府機構,仍然堅持我們並不存在。因此我們不能侵犯你們所選擇的信仰系統。你們創造了你們的政府,而你們全都是那樣子的。當你們改變了代表你們的政府結構,那麼政府就能夠代表民意。而目前,政府還沒有真正代表民意。
  要明白,你們的政府的確很清楚我們的存在——十分清楚。可是由於你們所創造的社會,不同的層次可以把資訊隱藏不讓他層知道,因此很多人都沒有那些資料。雖然政府之中有許多的主流份子知道。有許多文明已經與你們的世界有互動——其中有來自我們世界的愛莎莎尼(ESSASSANI),以及來自大角星、天狼星的,還有來自昴宿星及齊塔網狀星系(ZETA RETICULI)。我們社會的成員,曾經與你們的政府有肉體的互動。


Q:我們許多人都希望你現在把太空船著陸,巴夏。
  在我們以肉體著陸在地球之前,我們建議你們好好看看周遭的世界。然後我們會問你們:「你們會想著陸在戰區當中嗎?」我們並不是要以任何方式來貶低人類,你們的整個世界都是戰區…因此當有機會出現時,我們就會去作個別的接觸,而且我們是安靜地做,——允許資訊可以過濾進去,平息你們世界的怒火。等到怒火被扼阻之後,我們也許可以降落在地球上,並且與你們作公開的溝通。
  正如我們常常對你們指出的,時機正在接近,在未來的二、三十年間,這一切可以變成相當普遍的事情。可是目前,透過你們許多人自己的許可,在你們社會中一般的交錯中,你們還不希望有廣泛的互動。你們的社會還沒有結構好去處理這一切。在我們的預估裏,需要你們先去毀滅你們的一種負面能量——你們的害怕與驚慌、你們的自我懷疑、以及深信自己的實相並沒有操縱在自己的手中。我們並不要你們相信,我們會比你們偉大,因為你們大多人願意把自己的力量送給我們,我們並不想要,謝謝!我們自己的力量就已經足夠了——凡是我們選擇活出自己生命的一切需要,我們就已經足夠的了。
  我們的手法是運用你們所謂的「嘗試真實法」。那是反映著你自己的力量,好讓你們每一個人,個別或集體的,可以決定自己是否希望與我們的社會互動。這完全在於你們自己。如果你們決定不要。我們就會離開。然而,我們的覺知是,你們會說「是」,因此我們會繼續「逗留」著。
  要明白:在我們與你們分享的所有互動中,我們不僅是十分願意,而且是十分狂喜的,去經驗並表達愛的交流,並且協助反映給你們,那些你們已經知道的。你們有力量去創造你們所想要去創造的生活。可是我們的任務並不是要提供這樣子的資訊,我們的理念是要建立關系,而這就是我們所作的。當如此溝通時,並且與你們建立「星際的關系」,我們就成就了我們的原始目標。
  正如我們先前所建議的,我們之所以選擇保留模糊的理念,是要避免被看成是你們的救主。我們來這裏並不是要救你們,你們並不需要被拯救!我們不是來這裏操縱一切,為你們去活你們的生活。我們有自己的生活,而且我們很忙,多謝了。
  我們沒有時間負責去過你們的生活。可是我們的確愛你們,我們的確希望,有一天你們及我們的世界,會很快地一起探討在無限的創造中所存在的一切,正如我們已經對許多其他文明所作過的一樣。當你們以一個團體來共同決定,我們可以平等的互動,那時我們就會如此做。
  

Q:你是否能估計一下,那種交會要多快才會發生,巴夏?
  已經不要很久了,我們的看法是,在未來的三十至五十年間,在地球外圍所發生的改變,將會引導你們的世界與我們的文明有完全的涉入。的確只需要那麼多的時間。不再是幾千年的隔絕與分化,一旦你們開始探討整合,就不須要花很多的時間,透過整合的定義,就會很快地進入高度加速的境界。
  你們全都開始懷疑,你們不僅只是肉體形式而已,而這個意識真的是比你們幾千年來所相信的,要更擴大、延伸。你們的信念是:只有物質的世界而已。而不管有沒有你,此一物理宇宙都會存在。因此其實你並沒有什麼可說的。你可能存在於物質世界中一陣子;有人教你說:你可以對四周的環境作某種程度的影響。但是請注意聽好:在地球上你所聽見的任何至高的說法都說:「你所作的任何事情,都不會對整體的實相有任何真正的影響」。
  可是你現在開始發現,並非如此!甚至你們自己的科學家、物理學家,才剛開始明白思想本身是物理實相背後的實際驅動及創造力量。在你們每個人的每項物理經驗的背面,都是由思想造成的。
  人是被自由意志所創造出來的。如果你選擇接受負面的信念;如果你選擇相信:人只能做到那麼多而已,而你沒有能力做到更多,那麼老天只能支持你那麼多,而不能更多。因為宇宙永遠不會給你遠超過你說你所能處理的事。
  你們有多少人真的相信自己已經准備好去接納絕對無限無止境的狂喜?你們有許多人,所受的訓練,是相當害怕狂喜的…十分害怕。或者在信仰系統中有一種自動調節,當你終於創造一些似乎是走在正道上的東西時,你會說:「啊!真喜悅!可是能維持多久呢?」
  人類總是把自己切斷。一旦你透過信念系統面對自己設限時,宇宙會說:「好吧,如果你喜歡如此,就切吧!」…馬上斷了,馬上,就是馬上!你就是如此有威力。凡是你相信自己能得到的事情,你都會得到——也許對許多人,更重要的是,凡是你相信你值得得到的事物,都會得到。因為在你們的文明中,配得是一項很大的問題:「我只配得到壞事!」 或是「我不配得到好事。」


談罪惡感

  遠古時,在地球上已產生的關鍵性觀念是罪惡感。並非其它的文明就沒有,可是人類卻將罪惡感深深強烈地植入你們的文明中,在我們所遭遇的所有文明中,人類的罪惡感是首屈一指,這並不會使你們卑微。事實上,你們願意從很多方式去經驗這種限制,反而使你們變得很堅強,因此罪惡感標示出你們知道自己是多麼的堅強——才能將自己暴露在如此強的限制之下。如此使人們在生活中創造了許多的自我歸罪、自我無效、自我設限、分離及隔閡。很多時候,阻止人們不能創造得到自己生命中所要的事物,其最主要的要素及原始象徵,就是罪惡感,而你內心深處知道你是值得得到生命的那些經驗的。
  罪惡感永遠都會造成不朽的限制,不朽的隔閡;讓你無法認識自我賦予的力量,以及自己與無限創造力的連系。為了明了這一點,基本而言,許多人長久以來。
  一直認定恨是愛的相反,其實罪惡感才是愛的相反。恨也許是愛的另外一頭的表達,然而罪惡感才是真正相反的機制。愛是完整的自我價值及創造力,而罪惡感則是缺乏自我價值的信念,會壓抑了創造力。在恨時,你仍然深信你值得得到一些東西,而罪惡則使你完全失去了配得性。並實上,罪惡感是否認了自己的存在。
  所以,相信自己不配得,會使你創造很多的零件,把你與生俱來的所有好東西都窖藏起來——例如快樂、狂喜及創造力。罪惡是被注射到人類社會的苦藥——是你們的社會所作的——讓你們保持泛泛之輩,而不賦予自我力量,當你們真的相信自己並沒有與「一切即是」或上帝——無限的創造——連系時;當你們真的相信,只有透過強力控制才能得到所想要的事物時,那麼你們就加強了限制,加強了罪惡感的延續。
  罪惡感已經變成人類社會的倫理。當你們不相信自己是有連系的,你就不相信能很輕易、且無為地,去創造你在生命中所想要的事物,而且如果不是努力掙紮所得到的事物,就變得毫無價值。「沒有痛苦,沒有收獲。」正如你們所說沒有不勞而獲的事。在你們的世界裏在講故事時,故事中總是充滿痛苦、沖突、掙紮及努力,人們就會說:「我的天! 多麼真實的故事。」當故事中說:「從此他們過箸幸福快樂的日子。」人們就會說:「啊! 全是童話,那才不是真實的生活。」
  在全宇宙的創造中,絕對沒有任何事物,堅持說:人生必須是包含著沖突的。那是人們的選擇,出於人的習慣,而認為痛苦比喜悅更真實。正如我們所說的,這已經變成全人類文明的倫理——除非你有辛苦爭取,除非你有努力嫌取,否則無法擁有任何珍貴的事物。可是請明白,你並不需要去賺取它,你已經擁有它了。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嚴夢生
  • 看到後面有種會心一笑的感覺 阿 就是這樣阿
    感謝樓主分享*^◎^*
  • 哈哈,就是這樣啊~~
    巴夏真的點出了人性的很多有趣的地方~~

    幸運樹 於 2013/12/14 19:32 回覆

  • 光之覺醒者
  • 文章可以借我轉貼嗎??感謝你^^
  • 歡迎~

    幸運樹 於 2015/08/25 22: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