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賽斯是個很酷和勁爆的高靈。敢於探討別的訊息可能永遠不會碰到的主題。而我看到類似段落時總是覺得讚嘆不已。這回,他談到了我們使用髒話與其背後的心態,非常有震撼力,也解答了我心中深藏的一個矛盾。因為能翻到這本書後面的中文讀者可能不多,所以我在此就大方的摘錄下來~

注意囉,請別被嚇著,因為這是賽斯在EPS班上對學生的非常活潑的直率發言!


以下的文字出自《未知的實相》卷二,附錄二十四,P.844-846

 

---

附錄二十四


(在第七二五節裡賽斯討論了我們生物性之靈性面,而在那節的註一里我寫出前一晚在E S P班裡他所給的資料之簡短摘錄,談到「自己的上限」或身份之真正無限性。

(不過,在那同一課裡賽斯也以最實話實說的說法將我們的生物性帶到現實裡。他的資料是既滑稽、具煽動性而又深奧。我只知道一件事:賽斯的說法不會很快被忘記,那也是一個可能會嚇著那些習慣於安靜與舉止合度的「靈性導師」的人。

(在那晚的先前,班上同學曾討論他們曾替珍回覆的一些信件。一個年輕人在談到與另一件有關的事時,說他「覺得自己像狗屎」——一句賽斯必然聽到了的話。賽斯以告訴學生們當他們試著回覆信裡面的問題時,他們也在學習來開始那節課。然後,非常加強語氣的說:)

  且說,你們許多在場的人用「狗屎」這個字,你們以一種貶低的方式對你們自己用這個字,而你們想:「我真你他媽的狗屎」,而那偉大的壯觀實相、你們地球的物質實相是從那兒躍出的呢?為什麼屎不被認為是神聖的、受祝福的及光榮的呢?很不幸的,你們把屎想作是與好正相反的:而當你們兜著圈子玩屎或直接玩屎時,你們覺得,最好的話你們是幼稚的,而最壞的話你們則是邪惡的。
  一個小孩坐著,也許三歲大,把他的指頭插入他的屁眼,感覺溫暖的流下來的屎,而那孩子知道屎是好的。那麼,承認他做的是件好事吧:

  你認為靈魂是沒有東西寫在上面的白牆,因而,你對褻瀆的想法就是在上面拉屎,沒有了悟到屎與靈魂是一體的,而生物性靈性:而再次的——如果你們肯原諒我這無拘束的觀念——花兒是由大地的屎里長出來的。並且在一個真正的溝通裡,這個生命的所有一切都回歸於大地,而被消化,並且再次在一個新生命裡升起,那是永遠不會被毀滅或徹底消滅的,雖然永遠在改變形式。

  所以,當你對這種字眼或這種意義退避三舍時,你為什麼退縮呢?因為你不信任你存在的生物性,或你在肉身裡的靈魂之健全性。你們是人,你們是由土地的材料造成的,而來自星辰的灰塵已形成了成堆的屎——來自野獸及大地上的動物的溫暖屎堆,而那屎肥沃了花及土地,並且是其一部分。

  所以,你們任何一個人怎麼敢令你們自己與那個作對或與之衝突?(此地賽斯的聲音真的是有力而強調的,他看著一個學生說:)

  我親愛的年輕朋友,這並不表示你需要到處去跟那些不喜歡它的人去說那個字,而說「操你」(帶著很深的幽默對班上說:)他要我在錄音帶上用那個字,但再次的,這並不表示你應該用這樣一個字去令別人不舒服。

  你的靈魂與你的肉身是結合在一起的。其一並不比另一個「更好」,兩個都是好的,兩者都如實的存在,而你兩者。以你們的說法,大地的傳承是古老卻又常新的,而當你(給讀者)寫你的信時,你以你的聰明及你的機智去寫。然而,如果你一天不拉一兩次屎的話,你就不會在寫任何的信了!

(當然,班上同學笑了,而賽斯說:)然而,當你們笑時,你笑是因為你仍認為那字是在你之下的,而你是在偷偷摸摸或自作聰明——或你們認為藉著如此自由的話語,是在如此做。

  當我說「靈魂」時,你們並不竊笑。

(賽斯總是要我們小心,不要太自以為是:警告我們不要將沉默、嚴肅或虔敬當作是善良或「真理」的同義字。最重要的是,他堅持物質世界之豐饒與「正當」。當然,在第七二五節裡他將同樣的概念美麗的傳達了,而沒用「屎」這個字,但當直接與人們打交道時,賽斯是——直接的,而且非常的敏銳。因為許多人會接受同樣的哲學,當它表達得如在第七二五節裡的樣子時,但卻會相當反感,當那些概念以俗話討論,以顯然在任何方式都不能被認作是曖昧的語言表達時。)


創作者介紹

幸運草的吉光片羽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elin
  • 肯定人類的一切生物性,如同肯定靈魂的燦爛光明,
    是我最喜歡賽斯的原因之一。
    人是活得理直氣壯的,任何存在都有自己的正當性。
    賽斯說肉體有「多慾的靈性」,這是一個很美的詞。
  • 看到到賽斯講的「生物性即靈性」,
    總讓人有被全然接納的感覺,

    一切事物都是從一切萬有顯化出來的,都有其靈性的源頭傳承!

    幸運樹 於 2012/10/25 21:5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