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覺得巴夏說的滿精彩的,那麼再一篇分享~

《2027:來自巴夏的生命訊息》第四章「生命會發揮它的
   功用」P.77-82
-----

調準頻率

  讓我們用你們所謂的無線電波來作類比。那麼,你知道所有節目都
可以同時被接收,但你只能聽到自己的頻率。所以,當所有那些世界
此刻即已存在的時候,你即只能接觸自己所接收的那個。

  故此,你可以創造喜歡的心像。你可以活在那個世界的樣式裏。你
將成為那種能量的接收塔,如此,那個節目便可以在這個實相中播放
,而別人也可以接收它並自行決定調到這個頻率。如果他們不知道有
這麼一個節目存在,如果沒有任何範例,其他人就永遠不知道該節目
的存在,也永遠不會調到這個頻率了。

  如果你在心中具有某個意象,顯示你希望這個世界如何,那麼就讓
它存在自己的生命中,彷彿那是真實的實相一般。所有苦難、戰爭、
憎恨以及挫折的觀念都是幻相、老舊的節目。你會毫不懷疑,遲早每
個人都會厭棄它們並尋找其他節目。而且,假如你仍末準備好接收新
節目,那麼當他們問:「你說,最近有沒有聽到任何好節目?」,你
就不知道,你可以告訴他們去接聽哪一台了。

對。但是,由於那些恐懼,我便一直困在那個節目上

  啊!啊—啊—啊!當你說受困時,那才困住了你。那可能是舊節目
的情形吧,但今天就是行動日!那是你那有意識戒律的觀念。你要決
定持守那種觀念,還是決定現在就成為新的觀念?如果現在即成為新
的觀念,你便不是那個人,他說:「我被這事所困;我被那事所煩。
」你不再是那個人;它不在你的成份裏面。說它在,等於仍然相信你
是舊節目。因為你須記住,現在是你實際存在的唯一所在,也是你將
會存在和曾經存在的唯一所在。無論何時,它都是現在,將永遠都是
現在。

嗯,我會熱衷於某些東西,可以開始著手,然後它卻不顯現——它就
是不繼續下去。

  好的。你要明瞭我們已跟你們很多人討論過的一件事;你們的世界
有一項假設。這項你們學會的基本假設是,如果事情不如你所想的那
樣顯現,你即認為事情已經中斷。你不會假設,下一件讓你著迷的事
情即是持續過程中的一部分,相反,你假設的是,如果它有所變化,
即表示它已經中止了。

  它沒有。只是,一切都會轉形,因此才能代表那條抗力最少的道路
。而你不一定時常都能分析它、覺察它。故此,若你知道自己已經開
創了某種能量、某種熱情,你也看見它以某種方式前進,然後它忽然
地就變了,那麼,你為什麼認為它已經中止?為什麼不認為它仍在進
行,不過是以其他型態,某種可能是必要的型態,為的是吸引那些你
原來即想吸引過來的人,但他們不願意為你原來的方式所吸引?


沒有阻斷

  你要如此看待生命,把它看作一系列你已經開創的能量,只是,它
會不斷地如變色龍般改變,與你所希望的各種波動產生連結。它必須
轉換為另一種頻率,如此才能吸引想法與你不同的人。這是全然不同
的觀點和展望,具備了不同的深刻意義,只要你允許自己知道。你的
生命正如你所希望那樣顯現。只是那個它已中止並受到阻斷的假設,
才會製造你所經歷的阻斷。

  假如你深信,你所作的已可以代表自己這一生的選擇,那麼無論它
如何改變,無論那份熱情以何種方式持續下去,這個持續下去的事實
即已顯示,整個想法仍然在進行著。那不必是以你所知道的方式,而
是以它所需要的方式,目的是要呈現一條抗力最少的道路,好把你帶
到你要去的地方。對於所有那些可能的道路,你不一定都能加以分析
和覺察,所以也不要嘗試這麼做。

  讓自己去信任它所採取的方向,即使它似乎完全不走出發時的方向
——如果那份熱情仍在,那便足以使你知道,水仍在河中流,無論它
要經過多少支流才能注入海洋。熱情即代表了那個流動,因此你仍然
知道河流是在流著。跟隨它!依循它的河道,因那代表了到達大海的
捷徑。假如你心想:「噢,不,不要!我不能走這個方向,那不是我
從前所走的方向。」但是仍感到熱情在那裏,而水也仍在流動,那麼
你只是在河中設置水壩罷了。不管它如何蜿蜒,你都要與之俱往。它
的蜿蜒正代表你所選擇的道路;那些曲折也是必需的,如此才可以經
由最快捷的途徑抵達目的地。

  我們不過是以很多不同的方式來表達相同的事情。如果你容許自己
知道,你在任何時刻都是在跟隨自己所開創的道路,你便會更強地接
觸到自己所有不同層次的意識。那將使你知道,你不需要那麼多無意
識的時間,好在睡眠中與那些層次連結起來,因為你已經有意識地做
。這表示你將可能睡得更少,於是你也可能體驗到什麼是擁有更多時
間。不過,你要同時了解,你已經擁有所需的一切時間了。

  一切都適時;你不必催趕。你是永恆的存有;你與生命轉化同步。
你趕什麼呢?

如何更加開放常常都是個問題,但是我們內在都有阻塞——它們是什麼?

  在按照意願行動之前所需要認識的,其實只是:你假設了某些祕法
。換言之,你笑,你快樂……因為你想那樣。做的時候,你馬上就對
上了那個頻率。沒有什麼祕法——一個也不必有!如果你真的想要一
項最低界定,那就是:「活在當下,那就是方法了。」

  只要你活在當下,全然地處於這個片刻裏,那麼無論出現任何能量
,或你所感到的任何不同,你都會通過絕對的感受性而立即加以對應
——由於全然活在當下,接納一切,對一切開放。這不是脆弱。而是
開放、堅強、賦自我以力量。那就是方法。與它一起活在當下;假設
現在所發生的即是你生命的一部分;接納它,承認它,與它整合;經
歷它,進入它;探索它,檢驗它。鼓舞起來啊!

  你知道,那些阻塞是因你而存在——不管你是否意識到那些原因。
你越能夠猶如已有意識或無意識地知道它們是因你而存在,你就越快
意識到它們。你所發現的唯一原因往往是,它們是為了讓你接納那份
能量,並且加把勁。到你加把勁的時候,你便已經善用它們,而且也
沒有別的原因可以發現。這就是了。你從一件事到另一件事——永遠
繼續下去。常常處於喜悅和狂喜中。就那麼容易。

  快樂起來啊!記住因果是同一件事。你不必等待一個原因才快樂。
為的只是知道你寧願快樂。創造那個快樂的果,你便會在生命中吸引
所有支持這份快樂的那些因……只因為你如此盼望、如此說。因為你
是自己的實相的創造者,所以也不需要任何其他原因或方法。你所說
的就有用!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nke Covamaikda
  • 很好的分享,感謝^^

    我也正在練習建立內在的信念,想像自己已經是想成為的那種人,試著先「降低」目

    前外在的實相的影響(剛開始信念還不太穩,多少會把焦點飄到外在的現況下,也謹慎著擔心因此影響了創造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