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把球拋回給他們
        本集的不可思議:叫聲像訓導主任笑聲的九官鳥

劇情簡介:
    修二很認真的思考接下來要如何改造野豬,得出野豬要有戀愛經驗的結論。
而野豬的改造計畫初步成果已經浮現,野豬接到班上男同學高材生的情書。修二
馬上熱心搓合兩個人,甚至還和真理子一同與高材生舉辦雙重約會。(真理子知道
野豬這次約會對象不是修二後,應該是大大鬆一口氣吧,所以她還自告奮勇的扮黒
臉.....簡直像是聖母一樣閃著光輝的女孩啊!)
    意識到自己喜歡野豬的彰聽到這件事當然急得不得了,還在野豬和高材生兩人
約會時跟蹤他們。野豬的約會幾乎要成功了,可是在水族館時野豬去攙扶突然昏倒
的老人時,高材生對野豬手上沾上老人的唾液,無心說了句:「好髒!」
    而這句話,深深傷害到了野豬的心靈。
    彰此時挺身而出,和野豬合送老人去醫院。彰心疼的對野豬說,野豬並不髒..
到了醫院,老人原來只是喝醉了酒。
    神秘的女孩再度出現。她偷拍野豬約會時的照片,用不堪入目的文字寫在傳單
上,四處在校園裡張貼散發。野豬再度受到了傷害,說不想再進行戀愛交往了,修
二力勸野豬繼續...彰覺得修二是趁這時候趁機把野豬推銷出去,不應該...三個人
不歡而散。
   後來彰拉著修二,暗中觀察野豬放學後的行動。野豬放學後相當努力的,為自己
能好好的在人群中更自在而拚命練習著。

  沒過多久,已經沒有人在意那張傳單了。而女同學蒼井更告訴野豬說,她是水族館
昏倒老人的孫女...她願意跟野豬作朋友。這是除了修二和彰以外的,野豬第一正式
的朋友。只是結尾時九官鳥不祥的叫聲,又再度響起。

對話精選(野豬對白都好棒.....總幻想有一天也能在生活中,說出這麼精彩的對白)

走出醫院時,野豬心中的OS:
「天空好漂亮呢   讓人想要玩投球遊戲的天空
  雖然我沒玩過
  每次都是他們兩個人把球拋給我

  但是  我也竭盡全力地接球了
  所以我想要在什麼時候把球拋回去給他們
  把球拋回到他們兩個人的皮手套裏
  這樣的心情會很好吧!」

在觀察野豬放學後時,彰一邊跟修二說著
「我們跟在野豬的後面
  ……
  在這裡她對著狗練習微笑
  ……
  在這裡她一定會低頭鞠躬
  ……
  雖然不買但是她會在這裡看看蔬菜
  ……
  和花店老板聊天

我們對野豬的事一點都不了解
或者說根本沒有想過要去了解

你知道野豬的願望是什麼嗎?

  就是在變成受歡迎的人之後
  對你說聲“謝謝”」

修二在丟紙團時,內心的旁白
「我還是..
  想把你變成受歡迎的人
  然後像普通的女孩子一樣
  為一些無聊的事情就捧腹大笑
  一邊流淚一邊笑
  我想看到那樣的你」

結尾的獨白
「我正在沒有理由地思考著

  我不想輸
  不想輸給那些不能真誠地    為別人的幸福而開心的傢伙

  我絕對不想輸」

--------

是戲劇味道很好的一集。
前半部有很多搞笑的橋段,拍的真的讓人捧腹大笑
(向是修二和彰聯袂示範起「約會應對事宜」)

即使是普通的約會戲碼,因為野豬的特殊,而有新的意涵。
平常人熟悉的而自然的約會,對野豬來說是相當艱難。
可是她為了讓自己更好,努力去做了。即使結果似乎是失敗了
但是仍是那樣令人動容。

是那樣誠心誠意幫助野豬的修二。是那樣真心真意喜歡野豬卻說不出口的彰。

那麼互相彼此關懷的,三個人。

第六回  想要做什麼;錢的正反面
        不可思議之物:鯛魚燒?(因為趕劇本的關係...所以編劇就無法
          在本集安排不可思議的場景...)

   彰的爸爸跑到了彰所寄住的豆腐店大叔家(至於彰為何要住在這裡,據彰的說法是:
為保留最後了的青春時光而和父親所做的約定。)彰嚇得跑來修二家借住一晚。
  彰把修二的書包繫上野豬製作的小野豬圖案。受到班上女同學「這個好可愛的評
語。」修二於是靈機一動,想要販賣野豬圖樣的鑰匙圈。
   經過修二與彰大力鼓動推銷(「這鑰匙圈可以幫你達成願望喔」),再加上暗中
使同學願望實現,野豬鑰匙圈開始供不應求,甚至銷售一空,沒多久他們三個已經
賺了幾萬元。而這波熱潮甚至延伸到了修二弟弟讀的小學。
   彰的父親再度張見面,父子兩人仍是一件面就起衝突。彰的父親要彰繼承家業,
可是彰堅決不肯。豆腐店大叔(啊我之前都沒有寫這個角色,他亦是一個喜感十足
的配角,和彰在一起過生活亦和樂融融的)回憶起過往,告訴彰以前的事:彰的父
親當時亦是不想繼承家業而帶著妻兒寄住在豆腐店,只是後來為了生計而乖乖的回
家繼承公司......

  野豬鑰匙圈的熱賣也引起了其他人的仿效。野豬鑰匙圈開始出現了仿冒品。
修二不甘心生意被其他人搶去,於是所賺的錢全部投入,推出進階版更精緻野豬鑰
匙圈。沒想到野豬鑰匙圈的風潮已過(就像制服上寫字也曾一時蔚為流行啊!),
他們的鑰匙圈,一個也賣不出去。修二開始顯出落寞神情,還被真理子看到了。
  就在此時,神秘的女孩再度現身,把黃油漆到在鑰匙圈上...
但這次對他們仨而言,已經構不成任何傷害了。他們把鑰匙圈全部燒掉,像是在進
行一項成長的儀式...

  某天野豬在小公園發現一樣東西,連忙叫修二和彰來看。原來是某個人很珍惜的
將野豬鑰匙圈和其他東西埋在所謂的(時光)寶盒裡。野豬說,我們製作過的東西
被其他人這樣珍惜寶愛著,不是很好嗎?

  彰的父親決定讓彰決定自己未來要怎麼走。於是三個人在自己的就學志願表內,
各自寫下讓老師看不懂的,很可愛的志向...

「路邊的一枚10日元硬幣  草  野彰」
「笑著生活              小谷信子」
「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人    桐谷修二」

當然,在本話的結尾冷不防來個爆點,讓螢光幕前的我驚叫聲連連

(彰找修二談話)
彰:「我說  我想放棄改造計劃
修二:「是嘛  啊為什麼
(這時修二開始有些驚訝)

彰:「因為太痛苦了。」
修二:「太..痛苦了?」

彰:「野豬成為大家的野豬  這件事讓我痛苦」
修二:「什麼意思?」

彰:「我想讓野豬成為我一個人的
      說實話我也不喜歡她被人看...」

於是本集就在修二的感嘆聲中結束:
「人的內心
  遠遠超乎了我的想象」

-------
話說野豬的人氣在不知不覺中已經上揚了。經過了這麼多事件,她已經悄悄的成為全
笑得風雲人物之一(第一集打破了真理子站在書店看書的紀錄,第二集成功便身使
全校同學驚豔,第三集製作出讓人感動的鬼屋,第四集轟轟烈烈的告白,第五集還是
緋聞的女主角....)。那個蓄意要破壞野豬計畫的,神秘的冷笑女孩,大概沒有意識
到,正是她如此努力不懈的破壞野豬計畫,野豬才有今天的成長。

修二那麼熱中於賺錢,也許是他心目中的,「人生的遊戲」。當他發現他可以以此遊
戲賺到許多錢與成就感時,他失去了以往那種冷靜觀看四周人群的目光。他熱烈的投
身在其中。於是他獲得了,然後他失去了。這或許是以往他那樣「不真正涉入事情」
之袖手旁觀,所未能體會的感覺。

彰的父親亦非不講理之大人。最後他大概也心軟了吧。於是彰有了自己決定未來的機
會。而彰亦對野豬提出了這樣的疑問:
「難道改造,就是變成大家想要的東西嗎?」這其實是對於「人氣」這件事,開始
了不同的思考。野豬變的有人氣,和彰相處的時間可能就變短了啊......

三個人一起賣鑰匙圈。三個人一起...到了這集他們所歷經的事,已經足以讓他們的
友情,擁有不同其他人的深厚情感。

而我開始懷想,和朋友在一起,為某件事努力的時光。

第七回 放棄

   一開始修二質問彰要如何對待野豬,在一起想做什麼。沒想到彰想的是
「和野豬結婚」這種太過遙遠的想法,讓修二哭笑不得....

   蒼井同學拉野豬進學校的廣播放送社,修二決定終止野豬改造計畫,他認為
野豬需要自立。野豬露出落寞的神情(經歷過那麼多事的他們竟然決定要解散!)
而彰則決定陪野豬一起加入社團。

  接下來修二開始和其他班上同學一起課後休閒,但是沒有野豬和彰的時光,
他卻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在KTV)
同學問:「我們唱那首超級勁爆的怎麼樣?」
修二:「那首?」
同學:「那首那首那首..」

修二內心OS:「好無聊啊   以前唱卡拉OK也這麼無聊的嗎?」

  野豬初試啼聲,負責午間校園節目的放送製作。野豬去訪問拉麵店,她那慌慌
張張的風格竟具有無比喜感與可愛,博得班上同學一致好評。野豬自此在班上同學心
目中,已不是當初那個惹人討厭的轉學生了。而且野豬接著還要負責社內參加短片

  修二亦很高興看著野豬的節目,還因此冷落了一下真理子。真理子看在眼裡,
總會有些疑惑吧...(她該不是那個背地裡冷笑暗中搞破壞的傢伙吧?)

  彰在社團裡和野豬獨處,一直想告白卻說不出口。修二跑來向野豬說表現很好。
接下來這一段,讓我不禁覺得,野豬對修二其實有好感的:

修二:「我想應該讓你知道這些   我只是想來告訴你這個」
彰:「那你可以回去了 (下逐客令了,修二正是讓他告白不成的罪魁禍首...)
    出口在那邊請。

野豬:「等一下(開始在挽留了)
        下次有一個比賽   我應該怎麼拍才好?」

修二:「你的意思是說讓我教你嗎?」
野豬:「嗯」

修二:「OK  那麼順便問一下題目是什麼」

野豬:「我喜歡的東西」
此時導演運用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畫面:修二隔著攝影機小螢幕,看著野豬說這句話
如果接下來他們倆開始一段轟轟烈烈的愛情,那我真的不驚訝
這劇情實在太曖昧了!

修二:「喜歡的東西?
      那下次我們一起去拍吧」(修二你知道彰在場還說這種話.....莫非你...)
這時候鏡頭是彰一臉無奈的臉。真是意味深遠。

彰:「好我也加入」
修二:「你來幹什麼?」
彰:「那還用問嗎?我可是放送部的成員啊!」
彰眼看苗頭不對,趕緊當兩個人的電燈泡,否則修二和野豬一獨處,到時候
兩人互相告白起來怎麼辦?

真的是幾個鏡頭就訴盡了千言萬語。

學校老師集資買彩券中了三百萬,可是買彩券的橫山老師卻把它放進褲子口袋,丟
到洗衣機裡...

他們仨四處拍攝影片。
修二訪問到了真理子,真理子隱忍已久的情緒終於爆發開來了:

修二:「在什麼時候會放棄?
        嗯  比如說感覺無聊的時候  什麼情況都可以」
真理子:「不管怎麼說我都是  不願放棄的類型吧
          放棄的話  事後會後悔的」

然後真理子向前關掉修二拿的攝影機。

修二:「怎麼了?」
真理子:「你知道石坂同學嗎?
修二:「石坂?三年級的?」
真理子:「嗯,他說他喜歡我。」
此時真理子背對修二邊走一邊說

修二:「那個石坂?」
真理子:「他問我有沒有在跟修二交往
         應該怎麼回答才好呢?我不知道...」
她站在階梯中央,轉身望向修二

真理子:「我們兩個..
         到底有沒有在交往呢?」
修二:「如果是石坂的話  還是不要答應他好
        那個人大家對他的評價很差  都說他腳踏三條船」
       (開始顧左右而言他了)

真理子:「你還想像往常那樣糊弄我嗎
         連有沒有在交往都不能對別人說
         不是太奇怪了嗎
         太奇怪了!

        這麼下去我很痛苦的
        修二你不痛苦嗎?」

好吧我說真理子爆發是有點太誇張了,她是用一種平靜但略帶感傷的語調在質問修二的。
總之劇情不因此停滯下去。鏡頭很快又切換到彰的場景。

他們三人在豆腐店看拍攝的影帶。野豬和彰拍的都普普通通
換到修二部分放完
又是一段很曖昧的對話:
彰:「很單純啊沒有節奏感  一點驚喜都沒有沒有沒有沒有!
     無聊!」(草野彰舞劍  意在野豬........)

野豬:「有意思」
彰:「什麼?這個有意思嗎?
野豬:「非常..有意思」
彰:「哪有很普通的吧」

野豬(對修二說):「要是主題的範圍再縮小一點就好了」
修二:「是嘛  可能吧」

彰:「哪有不是這樣的」
彰猶做困獸之鬥

修二:「雖然我也覺得這個非常普通。」

彰:「太普通了不是嗎  缺乏創意
     一點一點意思都沒有!」

可惜太晚了。下個畫面已經是,野豬在夜裡的學校努力剪接修二的作品..........

接下來,請容我詳詳細細將接來的七分鐘劇情對話,一一加以描述。
在這七分鐘內發生了許多轉折,讓我越看越心痛,
簡直想為彰掬一把同情之淚……

野豬還在費力的剪接著參賽作品

彰:「外面已經全黑了。」(顯然野豬努力了很久。)
野豬:「只剩一點點了。」
彰:「從剛才到現在你盡是在看修二拍的東西吧!」(彰有些嫉妒…)

野豬:「越看越喜歡。」
    (如果我是彰,聽到這裡一定會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
彰:「喜..喜歡是指喜歡什麼?」(難道野豬真的要坦白了?)
野豬:「這卷帶子拍的都是人哦
        你知道嗎  他喜歡的東西..是人
       很有意思吧
       看上去這麼冷漠  喜歡的卻是人
       他一定是個很珍惜身邊人的人吧
       因為這個  才會說謊  才會努力地忍耐著
       看了這個我全明白了。」
  野豬此時談起修二,竟是如同談起一個至親至愛之人。那樣的充滿
關愛與疼惜…..我真想替野豬補一句:「所以我喜歡修二。」

   彰不發一言。聽到這裡他知道大勢已去,野豬的心…
完全偏向修二這邊了。他還能說什麼呢?
自己喜歡的女孩在面前談起心儀的別的男生,這種痛苦真是辛酸啊!

野豬看了彰一眼,發覺似乎有些不對勁…
野豬:「我去拿書包。」

  彰獨自在社團裡面。他緩緩拿起野豬剪好的錄影帶,有些猶豫的
把它丟到地上(這樣野豬就不會看到嗎?)
  野豬回教室時,還深情的望了修二的座位一眼。(這種種畫面讓
我一口斷定:野豬沒有喜歡上修二才有鬼……)
  彰拾起錄影帶,有些掙扎地瞄準垃圾桶,想丟可是卻丟不了。
被修二擊敗的彰,此時心中充滿了無力感吧!
沒有勝算的他,大概只能自暴自棄的以這種毀滅性的行動,做最後一搏…

  野豬看到了彰的舉動,衝進來搶到了錄影帶,然後對著彰的臉,
大大的揮了一拳。彰流鼻血,並旋即倒在地上大叫:「彰好痛!」
  野豬這時也慌了:「對..對不起….」
她拿出手帕讓彰捂著鼻子。

野豬:「沒事吧?」
彰:「不要緊不要緊不要緊」
但野豬還是不放心:「人..我去叫人」
於是野豬匆忙跑開

彰自言自語:「流血了。」

野豬從樓上的教室往下望,發現修二的身影
(修二那時和同學邊走邊談天…..
不過不是很晚了嗎?這實在有點太巧了)
野豬奔向修二,急拉著修二往學校方向

修二對不明就裡的同學說:「不好意思你們先走。」
對野豬問:「怎麼了?」
野豬:「我打了他我打了他。」

兩人奔跑至社團,修二看到彰的模樣,說:「你被打了。」
彰重複:「被打了。」

野豬仍很著急:「我去買冰!」然後跑開。

修二問彰:「你..說實話痛不痛啊?」
彰:「痛…..心好痛……..」
修二:「那倒也是  被喜歡的女孩子打了當然痛了」

彰:「我啊..  想要把修二拍的錄影扔掉」
修二:「什麼?」
彰:「野豬很努力地在編輯你拍的錄影
     所以我想把它扔掉

     我..真是太過分了
     太過分了」

修二拿起攝影機對彰拍:「笑一下啦!」
彰勉強擠出微笑。
修二:「再燦爛一點。」
彰:「我是不是還是放棄比較好?」
修二:「你真是太懦弱了。」
彰:「可是沒辦法徹底放棄。」
修二:「你因為這件事就覺得野豬討厭你嗎?
       這種事情你不是最了解的嗎」
彰:「可是我做得實在是太過分了」

修二:「我也很過分。」
(修二是意識到了什麼才這麼說的?也許是他不甘寂寞跑去找野豬說話,才會使得彰無法
告白且被狠狠打了一拳吧?)

然後畫面轉到彰和野豬一同回家,走在河岸旁…
(修二到哪去了?或許是知道如果他在場,彰就不能和野豬好好說話吧!)
野豬:「真的..很對不起」她低頭向彰道歉。
彰:「不是的  錯的人
      是..我」
野豬:「可是我也不應該打你。」

彰仍說著:「我如果有了喜歡的人的話
       就想和她永遠一起歡笑著生活下去
       可是  真的一起生活的話
      也會有像這樣   讓她傷心流淚的日子吧!
     一定。」
野豬緩緩抬起了頭,眼睛裡出現了小小疑惑。
彰繼續看著天空說著:
「我明明不想讓她傷心的
  卻還是可能會讓她哭吧
  我..」
野豬看著彰。

鏡頭切換至遠景兩三秒,感傷的音樂想起。畫面旋即跳到隔天廣播社,但音樂仍繼續。

  我無從得知,後來野豬對彰說了什麼。我猜,應該是什麼也沒說。
應該是高潮起伏的告白,出現時竟是如此平靜。野豬再怎麼遲鈍,
這時大概也明瞭了彰的心意。但是接下來兩人竟若沒發生過的,
一起出現在社團。
  我猜想,他們的談話,應該在沈默中結束了。野豬無法做出回應。
她喜歡的是修二,所以無法接受彰的感情;但是她又無法拒絕彰:
他是最好的兩個朋友之一,不是嗎?於是野豬連好人卡也不發給彰。
就這樣兩個人各自懷著重重心事回家。

  彰的悲劇源自於他對感情的害羞與猶豫不決。如果當他一發現自己
喜歡野豬,明確表示的話,或許讓野豬眼光流連忘返的,就是彰吧!
  這樣的情境多教人熟悉又教人心疼。深情的不知煩惱的彰,從此心
頭刻上了一個悵然的記號…….

  野豬的作品獲得廣播社眾人的好評,而裡面內容是一大堆人講述放棄
的故事,而標題竟是〈我喜歡的東西〉(請讓我再詳細呈現其中對話,
電視劇做到連裡頭的錄影帶都好看如新詩,簡直不可思議)

首先是怪怪書店老闆,被攝影機追著跑:
「明白了明白了  我放棄(逃)了     拍吧拍得漂亮點」
校長:「彩票吧?   不過我已經放棄彩票了」
未婚的英語老師:「雖然不能說已經不報任何幻想了
我已經放棄結婚的念頭了。」
豆腐店大叔:「如果放棄的話   就意味著從那一刻
         開始一切都結束了吧(說到這時他屁股還跌了一下)
         有錯嗎?」
體育老師:「對已經放棄的事情啊..」
修二父親:「我自己的事情嗎…   也包括放棄了的部分」
修二弟弟(寫作業,對鏡頭不耐煩說著):「人家正在寫呢!」
修二母親的簡訊:「這次要放棄」
訓導主任大聲說:「我放棄了。」
真理子:「無論怎麼說我都屬於不願放棄的類型吧(配上真理子打球的畫面)
        事後會後悔的」
橫山老師拿著揉成一團的彩票大喊:
  「雖然不能徹底放棄  我還是要放棄
   上西天吧(悲憤的將彩票扔進垃圾桶)」
野豬做出招牌動作:「野豬力量….注入!」
(所以是暗示修二不要放棄野豬嗎?)
彰:「可是還是沒法徹底放棄」
(野豬還是看了修二路下彰的片段…不著痕跡的剪了進來
  是對彰的回應嗎?)
修二拿著攝影機,問野豬(那時她正為拍不出好作品而苦惱):
「這個妳準備放棄嗎?」而野豬點頭。

我喜歡的東西,是「放棄」。如此讓人想不透,卻又如此渾然天成的錄影帶。
(事實上本集真的是充滿了滿滿的,放棄的味道。)

黃昏時分,三人並肩走(又是昏黃的鏡頭..)
修二先騎單車離開:「那再見了」彰說聲:「Bye Bye」
野豬沒說話。她的眼光追隨著修二的背影。彰看到有些不是滋味。。
於是他逕自騎車離開野豬。
只剩野豬一人。

只是短短的一個場景,卻巧妙的店出了三個人的心境…
小小的一個場景卻勝過千言萬語

然後,然後破壞王再度出現,把野豬剪好的錄影帶扯壞。
(這個破壞王真是無孔不入,她怎麼能夠精準的知道野豬哪裡
  有地方可以打擊呢?真是一個謎)

在屋頂上他們仨再度聚集,野豬淚眼汪汪望向修二道歉
(鏡頭照到錄影帶標題…….我想,野豬喜歡修二,
真的是無庸置疑……………)
修二和看著毀損了的錄影帶,有感而發:
「為什麼妳要道歉?   如果是向我道歉那就不用了

話說回來  為什麼這傢伙能夠把自己的這種感情
這麼露骨地表現出來?」
彰接話:「可以的哦  已經山窮水盡的人

     我也有這樣的經歷。」

是啊 這樣說起來那個破壞王 也許有著對野豬解不開的,濃濃的情感吧,才能這麼狠下心
的,一再讓野豬傷心吧!

好吧,接下來我仍是在幾個場景近乎逐字引用的寫下面的情節,
只能說這一集太好看了..

彰對修二說:「喂 我要放棄」
修二:「什麼?」
彰:「我要放棄野豬」
修二:「真的嗎?」
彰:「我沒有喜歡野豬的資格
      喜歡她的資格」
修二:「喜歡一個人並不需要什麼資格的吧?」
彰:「需要的。
      讓女孩子哭是絕對不可以的。

     現在的我  根本不行

     我最喜歡我們三個人在一起時候的野豬
     非常喜歡」

修二於是和彰在假日無人的校園清晨,來到學校
彰到廣播社,開始用麥克風對野豬徹徹底底的告白...
(只有他和修二聽得見,但這聲音卻曾存留過在校園裡...縱然也只是一瞬)

「野豬我喜歡你

  喜歡野豬正在看的書
  喜歡野豬走過的路
  喜歡有野豬的屋頂
  有野豬的地方全部喜歡
  非常喜歡

  那麼那麼
  我要為這樣的野豬唱首歌

  『如果乘著這艘船  我找到了你的幸福
    我會馬上回來    請你做我的新娘
    為什麼要唱歌
    就算是連月亮都沒有的  寂寞而又黑暗的夜晚
    對我歌唱的你的微笑
    如果看到這艘船        請帶著淋濕的身體跑過來
    我要送給你用珊瑚做的紅色戒指
    如果乘著這艘船.......』」

   修二在教室裡聽著彰的歌聲,若有所思。此時走廊經過了真理子,
她看到了修二。

真理子疑惑的問:「這是怎麼回事?」(彰的歌聲、修二的突然出現...)
修二:「我也不知道。
        你呢?
真理子:「早晨的籃球練習。」
修二:「哦....再見。」

真理子走了幾步路。修二叫住了真理子,走出走廊和她面對面
修二:「真理子
        你不是問我們是不是真的在交往嗎?

        我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喜歡過什麼人
        所以   也從來沒有喜歡過真理子

        可能是因為覺得像戀愛那樣的
        不能自控的感覺很麻煩吧

        我討厭談戀愛
        可是  我又想讓周圍的人覺得   我有戀人
        所以  才一直和真理子一起吃便當」
(修二.....你太坦白了!你不知道這樣會讓女生哭嗎?你知道這樣說真的很殘忍嗎?)

真理子:「這種情況..以後也是這樣嗎
          以後..  有沒有喜歡上我的可能性
(仍不放棄的真理子。相信修二仍可能會愛上他的真理子)

修二:「沒有。
        對不起。」他逕自轉身走開。
(修二你太太太狠心了.......說出『還有可能』會很困難嗎?
  虧人家真理子待你那麼好。你卻用這種絕情的方式分手!!!
  你你你你你......)
真理子邊走邊哭泣。

彰把受破壞的錄影帶帶回家。豆腐店大叔告訴他用膠帶可以黏錄影帶。

野豬晚上買東西回家,看到修二獨自一人坐在小公園。
她走上前。

修二:「野豬」
野豬:「怎麼了?」
修二:「我對真理子說了很殘忍的話
       明天開始...  我會被人憎恨吧
       我被人..被人討厭
       很可怕吧」
(受傷的男人。脆弱的男人。孤單的樣子令野豬心疼的男人)

野豬忍不住走上前,從背後抱住修二。
(終於終於終於終於終於終於.........
  野豬採取行動了!!!!!!!!!!!!!!!!!!!!!!!!!)

野豬(仍然緊抱著修二):
「不要緊
  誰都不會討厭你的。」
(突然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
「對不起
  對不起。」她匆忙的走了。

修二內心OS響起:
「如果不對野豬說些什麼
  如果不笑著對她說些什麼
  她一定會擔心的

  雖然這麼想
  我卻坐著沒動

(此時畫面跳到彰,他在暗暗的房間裡看著畫面模糊看來已經
  挽救不了的錄影帶,畫面上野豬正說著...
『野豬力量....注入』

  彰把電視螢幕關掉。孤孤單單的彰。)

(鏡頭又轉到野豬驚慌的臉,然後畫面又轉回孤伶伶的修二)

被野豬擁抱以後
我才意識到
我..是個寂寞的人」

(修二還有一句沒說吧!
『我..喜歡野豬。』)

------
看到這裡我心都碎了。三角戀情其他日劇裡也曾有過。卻沒有一齣拍的如此充滿矛盾
與美感。像一首感傷的詩,朗誦起來會勾起你在生命中,曾經有過的,
類似的情緒。

關於彰

彰是一個極為有趣之人。彰是一個我打從心裡喜歡之人。

  他走路跌跌撞撞,有時甚至彷若一酒醉之人重心不穩,時不時
還會被路上高高低低之物絆倒。他個性瘋瘋癲癲,據他自述是為
了「把握剩下時日不多之青春」(他本是一家大企業的接班人啊。)
寧願住在開豆腐店叔叔的家裡,喝著他最喜歡的豆奶。

  他喜歡纏著修二。修二剛開始面對這樣一個傢伙,嘴上雖然說討厭,可是
心裡多只是覺得煩而已吧,所以還是和彰成天聚在一塊。彰是一個讓人討厭
不起來的人。他面對人沒有心機,總是嘻嘻笑地用打鬧的方式面對你說話。
修二或許因為如此,無法以世俗的、成熟的方式,輕鬆的將彰打發。(是什
麼機緣使彰認定修二為最好的朋友?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或許這可以拍一
齣野豬前傳SP?)他口齒有些含混不清(山下在其他戲裡的缺點在這部戲反
而成了優點),說起話來率真而不做作。是的他看來玩世不恭,是的他說話
的方式有點怪,不按牌理出牌。但就是這樣的
人會帶給你驚喜。

但是他很可愛:他是剛開始對野豬最友善的人。
  他是野豬計畫的發想者。
  就是他以金錢支援野豬的變裝計畫。
  是他扮演修二的跟隨者,帶動制服寫字的風氣。
  他是在野豬辛苦的製作鬼屋時光,陪在野豬身邊一同努力的伙伴(他扮的吸
  血鬼還挺可愛的)。
  他是在坂東被男友追打之際,挺身而出以漂亮身手擺平坂東男友之人。
  他是教野豬「野豬力量…注入!!!」如此可愛手勢之人(這動作真的是山下想出
  來的)。
  他是跑去修二家以一種認真而又似玩笑的方式,表演劈瓦警告修二的男孩。
  他遇見實話大叔便忍不住將心中的愛戀秘密,傾洩而出。
  他發覺喜歡野豬時那手足無措的模樣;他偷偷為野豬去約會而憂心。
  他曾在救護車上拉起野豬的手碰臉,說一點也不髒。
  乃至於他對修二宣告野豬感情時的堅毅。他想對野豬時的猶豫不決。被修二打敗時的落
    寞,被野豬打的心痛…..。

以及他在空曠校園裡,到對著(想像中)野豬告白的深情。
(乃至於後來面對一連串的打擊,彰尤能堅信他們仨的友誼,雖然他的傷口想必是
  很深很深……)

  如此真情至性的一個人。比起修二,他的角色要寬廣許多。
修二是一個早熟而裝成世故的男孩,讓人不會有什麼可以同情的地方
(只有在第七集末尾才顯露開始出脆弱的一面,不是嗎?)。
而彰可是一個活生生而蹦蹦跳跳的,你十年後一想起,必然會微笑的朋友。
有了他,整部戲多了許多明亮而快樂的時光。

彰是那樣一個教人難以忽視他存在的人哪!
(我甚至認為,山下演的比龜梨好....)

創作者介紹

幸運草的吉光片羽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icole
  • 寫的好好喔! 也很喜歡標題~青春的光芒與詩意
    同樣覺得山下演的比龜梨好
  • 野豬大改造真的是難得的好戲,轉眼間主角們都不再年輕了(遠目)
    也謝謝你看見這篇文章,當初自己懷著一股熱情寫下這篇心得,而沒想到多年之後,還能聽到從你而來的迴響,真的相當感動~~

    幸運樹 於 2017/11/09 19:2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