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ckSnap_G2ZSH1CZMN.jpg

 

『如果我想愛你,真的愛你,我也必須學著去愛傷害,發現傷害一直都被愛著的地方。如果我想有顆開放的心,想對你保持絕對的開放,我也必須完全的對痛苦開放。就這麼說定了。』—傑夫‧福斯特
  
閱讀《不再試著修補生命》這本書的過程中,有種莫名的感動經驗。往往才讀個幾段文字,眼淚就灑落如同小河。因為作者的文字有股魔力,像是老友在跟你訴說什麼,往往著讀著,就如同自己的心事被看穿,並伴隨著無條件的理解與接納,於是我再也不用偽裝與掙扎。只有赤裸裸的自己與廣闊無盡的生命意識空間存在,以及無以名狀的美與詩意。
  
理性自認看了許多身心靈書籍的我,卻因作者溫柔而堅定的提醒而淚流滿面,這是生命顯現的奧妙與神奇吧!

而我也想把這樣的奧妙與感動,分享給看著這段文字的你。以下是作者談到關係中的傷害如何的——全然被接納。他的文字是如此真實而撞擊我的心…… 

-----------

『當我們完全容許自己有受傷的感覺,不管那承認多違背我們的常理,多威脅我們小我的驕傲,我們就不再感到受傷。換句話說,全然接納傷害,打破了我是「受害者」的故事。
  
  關係中的衝突來自於傷害沒有被全然接納,然後我又跳進自己是被傷害的受害者故事中。身為被傷害的角色,我不可避免的會將你視為「傷害我的人」,並在面對你的威脅時,以攻擊你或自我防衛的方式來懲罰你。因為被你傷害,我開始怕你。
  
  如果痛苦和傷害被全然接納,它們就不會是關係的終點,而是關係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讓我們更緊密連結。即使互相在痛苦中,我們仍愛著對方。被全然接納的痛苦不是愛的終點,也不是愛的反面,而是被愛所容許的一部分。我們的愛大到能容得下所有的傷害、痛苦,於是我們繼續在一起,即使傷害依然存在。
  
  是的,這正是突破所有關係中衝突的關鍵:如果我想在此刻和你保持連結,我必須容許任何傷害的出現。這違背了我們以前所學到要保護自己免受傷害的想法。但若是隔絶傷害,不承認這感覺,我便將自己隔絕在你之外,若是隔絕傷害,我便與生命隔絕。而當我與生命隔絕,我也將自己與他人隔絕。
  
  如果我想愛你,真的愛你,我也必須學著去愛傷害,發現傷害一直都被愛著的地方。如果我想有顆開放的心,想對你保持絕對的開放,我也必須完全的對痛苦開放。就這麼說定了。否則,我會變成受傷的人、不被愛的人、無助的人,甚至是痛苦的人。我甚至會關上心門,將自己與你隔絕。到那時,身為被害者的我無法真正愛你,只能試著「去愛你」。
  
  愛不是你去做什麼事,而是你的本質。當傷害被全然接納,愛就在那裡。因為接納,我明白自己完全沒有被傷害,那身為受害者的形象被傷害本身消滅了。被接納的傷害,摧毀了我被傷害的自我形象。於是我放鬆的回到廣闊開放的空間中,在那裡,所有的傷害可以自由的出現或消失。我大到足以容許所有的傷害進入,而我的本質永遠不會被你或任何人傷害。在這裡,你不再是傷害我的人,我不再是你的受害者,我們終於得以相會;在這裡,你絕不會是我的敵人,我也絕對不需要怕你。』
  
《不再試著修補生命:覺醒、面對,全然接納每一個不完美的自己》P.232-234

 

創作者介紹

幸運草的吉光片羽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雲
  • 謝謝你的分享,現正拜讀這本書..作者真的是位實修之人,句句到位⋯⋯太感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