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文章開始,先分享一篇好文章:賽斯談豐盛與吸引力法則這是賽斯早期課475節的內容,說的很棒!

賽斯說:『豐盛是個很好用的字眼。因為它象徵著對所有愉快的事物,都有一種自由而且容易取得的感覺,包括創造力,行動力,精神或物質兩方面,不管是什麼都可以很容易的流動。
  這個字本身是「限制」的相反詞。』

   當身心靈提倡正面思考時,社會大眾有一股普遍的質疑:「那我們豈不是要對報紙和電視上的負面新聞視而不見?」賽斯在這堂早期課告訴我們,並非視而不見,而是以喜悅的態度,面對並建設性的關懷。

(註:藍色字是我自己標記的重點)

-----

賽斯早期課

第一百四十三節 一九六五年四月五日

(羅生病,所以錯過三節正規課。昨晚,珍收到以下幾項,她相信是來自賽斯。關於羅的病:賽斯不喜歡對未來事件發出警告,尤其是當它們可能只是強烈的可能性,卻可以避免時。關於潛意識,佛洛依德說目前的自我的問題,常被歸罪於潛意識,賽斯則說,真正的困難在於,目前的自我沒有消化潛意識的經驗。)

  若無內在的瞭解與心靈的理解,沒有任何一種療癒能發生,我的興趣是一個教育家的興趣。任何從外面帶來的療癒,也許在短時間會有益,我也非常願意幫助一個涉及疾病的狀況,尤其是嚴重的那種,不過我的幫助只會是表面的。
……。但我會是移開了你的問題,而在這例子,剝奪了你解決它、因而增進你自己的能量與能力的機會。
  不過,我的藥片是知識的藥片,那的確是有些難消化。
  你的困難之基本源頭並不是新的。除了在表面,它甚至不代表在你那方面一個危險的陷入或重陷入那些真正危險與相當災難性的負面的思維戰爭,在任何個人裡,那終會將整合了的自己導入毀滅。
  不過,疾病的確代表一個必要的警告,在物質實相裡具體化成疾病。
  ……。在你的特殊案例裡,有時候,這種對世界的邪惡的聚焦,變得極端不健康。
  你在這種時候的反應,對你自己不好。這種反應,實際上惡化了你會改變的情況。我並沒有建議,當下面的世界沈湎在貧窮與無知中時,你採取一個溫和的、痴呆的、男性波莉安娜( Pollyanna譯註:傻大姊 )式的笑容,或要你從屋頂大吼愛、興旺與健康。
   不過,在你們力量之內,維持自己的心靈健康與活力,是你和每個個人的責任;按照這活力的力量,它將保護自己與別人。負面期待,完全不能保護個人或他接觸的人,實際上,到一個或多或少的程度,將變成像任何流行病一樣具破壞性。
  ……。
  你看的這種報紙做了一個明確的服務,那是不該忽視或草率地譴責的。
  它們的確打開了許多否則不會付出注意力的人的眼睛。尤其在種族問題裡,它們完成了一個偉大的心靈服務,因為它們在否則不會涉入的人們那方面,喚起了深刻的、創造性的、建設性的情緒。而這些建設性能量有助於改善那情況。
   無法用假裝將這種悲慘的狀況排除人類存在之外,也不該如此。但在你的例子,你是覺知人類對人之不人道的……。但你必不可讓這知識像座山似地壓在你身上,以致被釘在底下,而你的能量被吸走。這是你必須警覺的危險……。在此,我們的確有一個相當實際的應用,而我意圖進入其他較早的症狀,那應該,卻沒有,給你警告。
  (對出版社的反感。) 你的態度部分是情有可原的,但情無可原的部分是你那方面新出現的負面思維的一個症狀。而由於這種負面性對你是個心靈問題,它在潛意識上是危險的。
  以某方式,你的態度比魯怕的要實際,然而,他的態度比較健康。你倆都在相反方向走得太遠,就如你們自己天性的特徵:你有時有太過悲觀的傾向;而魯柏就他與外界的連結而言,有時有並非太過樂觀、卻是太過馴服的傾向。
  他的本性是獨立的,但當他不確定他在與什麼打交道時,那獨立變鈍了。你強烈地感受到他對你的態度的反應,而你在那一點就該質疑自己。魯柏可藉他自己的創造性能量反制暫時卻整體的負面風暴,而強烈地集中焦點去保護你倆。
  ……。
  在所有人之中,你該覺悟,當對世界問題之有效的關懷變成對世界不公平的一個執念時,它消滅或威脅消滅所有個人的樂趣時,那麼,問題就來了。因為,享受是個武器。到一個很大程度,有喜悅能力的人,能夠改變他的世界。喜悅也並非一個軟弱沒骨氣的白痴。其背脊骨比苦澀要來得強壯。
  喜悅是行動的肌肉,而沒有它就不會有行動。
  基本上,這對人類福祉的關懷的確是個美德,但過渡耽溺其中,變得承擔了最不幸的可能性。在此,我要的是平衡。別跳入無知、懷疑與不公,以致你什麼別的都看不見,也非對它們閉上眼睛。但在你內必須有個這些都不存在的地方,否則,就其與自我的連結而言,內我的自由將被阻礙。你對人類困境的關心的確有助引領你到這些課。
  ……。就給予警告而言,我是極端地謹慎,既然在帶來隱約出現、只作為一個不幸的可能性、卻不見得是個確實性的事件上,暗示可能扮演一個角色。
  ……。以你們的說法,未來並非預先決定的,而沒在任何一點是固定的……。我對亂搞非常小心。因為,竄改「你們的」現在便弄亂「你們的」未來。

創作者介紹

幸運草的吉光片羽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hung3861
  • 說說我的理解吧~
    今天遇到不少讓我很討厭的事情,心情不是很好,到家後搜尋一下關鍵字
    看到這篇,又看到許醫師對賽斯心法對新聞事件的解讀
    而其中的:
    "當你覺得你是有力量的,你的生活不會發生很多疾病"
    "當你覺得你是有力量的,你不會讓你的生命產生悲劇"
    我聯想到流程中"其他人並沒有力量,所有力量皆來自於自己"
    看似無力改變的境況其實都是我的力量所形成的

    新聞事件上的演出者,站在他們的角度都是自己吸引而來所形成的,對他們而言是對自己信念的一個印證和學習。
    如果站在更寬廣的角度那就像身體的某個部位出現問題,這事件吸引了我們去重視這問題。
    而對我們這些被吸引了的觀眾而言,不要讓自己落入那種批判詛咒的情節裡,因為我們了解每個人創造了自己的實相,進而體驗進而學習了解

    突然有個很驚人的念頭
    對於新聞事件,不管是哪一方,對於觀者而言或許該給予的是祝福,因為雙方都體驗到自己的想法

    這世界真是如此巧妙而驚人的運作著~~
  • 謝謝你分享這麼棒的體會,看來你這幾個月裡,心靈的成長和體會真的進步了不少了呢~

    每個人所創造、感知的實相,的確各有不同--往往聚焦的焦點不同,世界的呈現就真的不同。
    例如,這半個月我試著實驗不看報紙新聞版和電視新聞,社會上的紛紛擾擾,就大幅度的從我的世界撤退了--好像也不曾失落了什麼。

    而的確,瞭解自己信念投射並創造了「無力改變的境況」後,就可以運用自己心靈的力量,開始改變自己的信念,進而創造的自己美好的實相了!

    最後也我分享賽斯在《心靈的本質》第799節的一段話:

    『我是知道那一點的──人類造作的破壞性風暴,卻終究不能說比地震更邪惡。雖然人的作為也許確乎看來是破壞性的,你們必不得怪他們的企圖,你們也不可犯把人和他的作為相混淆的錯誤。因為許多善意的藝術家,懷著最好的企圖,有時卻產生次等的藝術品,而正因他們最初的善的意向,而更令他們覺得失望與可悲。

    那時他們缺乏知識、技術和方法,就變得十分明顯了。由於你們對報紙上的世界和對人類行為的負面報導貫注過深,因此對我所向你們說的──每個男人和每個女人基本的善良意圖──就真的很容易忽略。

    那意圖也許是混淆的、實施得很差的、糾纏于矛盾的信念裡,被戰爭和謀殺者的血手所扼殺──卻沒有男人或女人曾失掉它。那代表了人類的希望,而它一直持續點燃著,像人類每個成員內在燦爛的靈明之光;而那種善的意圖是世代相傳的。那光明遠比任何也傳下來的仇恨或國家的怨恨要強而有力。

    心靈若要有任何的和平,你必然得相信人類存在著與生俱來的善的意圖。』

    幸運樹 於 2012/01/28 18:19 回覆

  • 訪客
  • 我一直覺得賽斯是很有趣的「能量人格元素」,
    對珍和羅的態度是既幽默又嚴格的,他督促他們,
    又尊重他們的個人選擇和力量,是一個非常偉大的老師。
    這篇我沒讀過的早期課再次印證了我的看法:

    「任何從外面帶來的療癒,也許在短時間會有益,
    我也非常願意幫助一個涉及疾病的狀況,
    尤其是嚴重的那種,不過我的幫助只會是表面的。
    ……。但我會是移開了你的問題,而在這例子,
    剝奪了你解決它、因而增進你自己的能量與能力的機會。」

    這段簡直說進了我心坎兒裡,因為我自己也是老師,
    學生碰上困難的時候,我總是盡量鼓勵學生嚐試自己處理,
    平常的教學也一直往培養學生獨立學習能力的方向走。
    不過,在學生自己解決問題的過程中,老師還是很關切的,
    賽斯的下一句話:

    「不過,我的藥片是知識的藥片,那的確是有些難消化。」
    顯示他對珍和羅真的充滿了愛心。

    讀賽斯資料,就像在看一個偉大的老師進行教學,
    過癮極了啊~~~~~
  • 這讓我想起,賽斯在《靈界的訊息》第19章也說過,他給的資料有一定的深度:)


    『我已告訴過你們除了肉體感官外,還有『內在感官』。這些感官使你們能知覺存在於物質世界之外的實相。你必須學著認知、發展和利用這些『內在感官』。在資料中給了你們方法。但必須等你們瞭解這資料之後才能利用它。
      「且容我大言不慚的說,這資料本身製作得很聰明,因此當你拼命格鬥想瞭解它時,你已經開始用你視為當然的能力之外的能力了。
      「首先,你必須停止與你的自我全盤認同,而了悟你比你的自我知覺得更多。你必須要求自己勝過你所曾要求的。這資料不是為那些願意用繫上緞帶、漂漂亮亮包裝好的真理欺騙他們自己的人。那些真理被分解分包,以便你們能消化。那種資料適合某種需要,但我們的資料要求你心智與直覺的擴展。」』

    賽斯的教學方式真的很特別!

    幸運樹 於 2012/10/25 22:08 回覆

  • yelin
  • 「這資料本身製作得很聰明」這句非常有喜感,
    就是一個備課備到為自己驕傲的老師會說的話,哈哈~

    賽斯談的內容很廣很深,但他教學的方式也真的很聰明,
    他把「目標」放在學生踮腳可以觸及的地方,
    讓學生伸手去搆,搆到的時候會稍微偏離本來的位置,
    就這樣不知不覺的繼續下去,後來回頭一看,
    才會知道自己已經離原處很遠很遠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