栽種不同的東西


    你在裏面相信什麼,你也會在外面看見什麼。你怎麼播種,你便那麼收割。你在自己裏面所種下的種子,正是你在環繞你的花園中所看到正在生長的東西。如果你不喜歡那些花朵,那麼就改變你的種子類別。栽種不同的東西,接著新的東西便會長出來。內在的即是外在的。倘若那個外在的不如你所喜歡的樣子,那麼就改變那個內在的,於是外在的便會跟著改變。


Q:我曾經一直說那些道理。我想那個信念仍然是舊有的一個:我沒有拋棄那個舊的信念。

    你無法拋棄任何東西。

Q:我所說的是:「沒問題,我可以做這些事,我也可以把工作處理好。」但那個信念卻仍然緊隨不舍——

 

  有時候,你也要聽聽自己的表述方法。有很多時候,你的表述方式即指出了你所真正相信的。「沒問題,我可以處理它!」就在這個地方,它即讓你知道:你那種說話態度即表示,你認為,那件事一開始就是不勝負荷的。那才是真正的信念。故此,那個信念其實不是你可以「處理它」——因為,假如你對自己的能力毫不懷疑,你就毋須去說服自己。倘若你發現自己正使用一種措辭,表示你在企圖說服自己,那麼,你並沒有自然而然地相信這件事。
  讓自己知道,對於早已擁有的東西,你是不必再三思量的。當你以那種態度來表達:當你說:「沒問題,我可以處理它。」,那時候,你便已暗示自己並不真的相信那是可處理的。你不必以那種方式來「處理」事情。你早就控制了一切。因此,如果你的生命中出現了某些情況,似乎並不是你所喜歡的顯現,那麼你其實早已為了某個原因、某個正面的原因,而把它控制在那種形式之中了。
盡管我看不到那個正向的原因是什麼?
  讓那個正面的原因至少成為一個基本原因,說明你為什麼給自己一個機會,去了解自己不必以慣有的方式來與那個劇情發生關聯。而你也可以檢驗自己,看是否仍然如此。


某種正向的東西

Q:有什麼可能對我更有益處的語句,是我可以運用的?


   「這對我有什麼幫助——照它那個樣子?完全照那個樣子:它對我有什麼幫助?我能學到什麼?我怎樣才可以積極地從這件事學到某些東西?」當你讓事情保留它原來的樣子的時候,就在那個時候,它就擁有轉變為另一種東西的最大機會。如果你否認它出現時的形式,你便沒有讓自己看到它裏面本就具有的東西。你沒有讓它以你所創造的方式來呈現它自己。你是在否認自己的創造、自己的形式。只有當你承認那個向你自己傳遞訊息的形式,並按照它出現時的樣子來加以承認的時候,你才創造了一種有意識的自由,把那個傳遞體系轉變為另一個你所喜歡的樣式。
  倘若你一直視你的傳遞體系為功能失調,那麼你便沒有在聆聽它。你認為,你的裏面有某些東西不太對勁,於是那便成了你所加強的信念。因此你便一直繞圈子:「有些東西不太對勁;有些東西不太對勁!」於是當然羅,你的實相也會向你反射:「有些東西不太對勁;有些東西不太對勁。」
  一切都很好。在自己習慣視為最陰暗的境況之中,你可以讓自己去了解,一切其實都很好。「我主控了這件事;看我擁有多少主控權,可以創造出如此令人振奮的劇情。一切都顯得狂亂,從這兒到那兒,整片地方,看起來是那麼的狂亂、破碎、失控。可是,既然我知道自己正控制著那一切,看我有多大的力量。」……你逐漸領悟了嗎?
是的。
  因為,你所正在經驗的,就只有這個想法:你帶有牢不可破的老習慣。如果你是來自那裏,好的:「我帶有自己相信是難以改變的習慣。所以,假若我相信這個有關習慣的觀念,那麼我就以正向方式運用它來創造出正向的習慣。我掌握了一切事情。即使是當事情似乎已失去了控制的時候,我仍然是一手掌控著。」你要慣於知道並且相信,每一個劇本都可以出現某種正向的顯現。毫無例外!……沒有。

Q:我也覺得是這樣,但是在我失業的時候,我就往下沉—


  你看,你的假設是,因為某些原因而失去那份工作,必然就是一個負面的情節。為什麼要作這種假設?那只是一個假設而已。你怎麼知道,失去那份工作可能會騰出空間給什麼東西——可能是某種你會欣然接受的東西——而要是仍然據有那份舊工作,你可能就沒有接受它的餘地了?當你的人生裏有類似那種事情發生的時候,
   那麼就信任它吧——如果你知道,那時候你已經竭盡全力了,而那些事情卻仍然出現,那麼就假設那有一個很好的原因,並且讓自己看看,這個原因到底是為了什麼。
   只有當你堅持,那些事情的發生並沒有任何正向的原因時,你才阻擋了那個原因的出現,它會讓你看見,你為什麼會為了一個正向的原因而丟了工作。因為你一直坐在那裏,擦拭著這個想法:「噢,失去那份差事,我唯一能想到的意義即表示,那一定是負向的事情。有些東西不太對勁。」而當你把焦點放在那一面的時候,你便看不到事情的積極一面。你看不到那一面,直至你願意看為止。你必須有意識地決定,無論在那一個情況下,你都會看好的一面,否則你便無法看到正面的顯現。如果你一直堅持,情況本來就是不好的,那麼就:「失業一定是壞事。它必須是:所有人都知道。」如果那是你的看法,那麼你便會那樣地經驗你的實相。如果你同樣強烈地堅持,失去工作必定導向某個更為寬闊、宏大的正面經驗,你就會獲得那個人生經驗。就是如此:就那麼簡單。這是老實話!

Q:我想我已經不耐煩,因為我真的那麼說。我說的完全就是那樣。而發生的事情是,我真的面試了一份薪資更好的工作—

   是嗎?然後又怎樣?你是否又再那樣期待:「如果得不到這份工作,我就垮了。」?
是啊。接著,當我那次面試吹了,於是也失去了那份工作的時候,你知道,我又開始固態複萌—
   去掉那些期待!它不一定會完全照你的自我或習慣所想的樣子顯現。它不一定會!讓它沿著抗拒最少的道路顯現。停止與你自己對抗。你不必把自己倒進一個模子裏。你完全適合你的所在之處。你不必認同某個有關成功代表了什麼的想法。照你現在的樣子,你就已經成功了。


焦慮
Q:做一件全新的事也是十分令人害怕的。你能不能給我一個建議,幫助我解除焦慮?

  好的。如我們所曾建議,當你看清楚,焦慮和興奮是同一個能量的時候,你就可以輕而易舉地解除了它。如果你了解這個問題,並且就像你已經相信這件事一樣地行動,那麼你將會感覺那是興奮,而不是焦慮。並非說,你將拋棄那個能量,或你將不會繼續感覺到它,而是說,你將以一種能夠顯示你如何看待它的方式,來感覺這個能量。這就是一切了。所以你要知道,它代表發現了某種嶄新的事物:那個能量已經在那裏,那個振動已經在那裏,因為你已經站在更多訊息、更多覺知的入口。我們認為那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情。
   既然你永遠不會走得更快,不會超過你所准備好的速度,所以你也不必憂慮。
   你永遠都能夠掌握好事情,因為,再說一次,如果出現某些你真的無法處理的事情,那就完全沒有意義了——而這個宇宙卻不做沒有意義的事。因此你可以相信,你永遠都會有一位內在的監督者,它說:「喂喂!慢慢來呀。不要沖;不要趕。」
  以最令你興奮的方式來做最令你興奮的事,帶著完整性來做,那樣,你永遠都是一個有用的人。記住,你現在所正在探索的東西,你現在所正在學習的東西,將會是那些資訊,你可以把它送給其它希望在以後從事同一件事的人。所以,你要注意自己所通過的東西;你可以全數以正面方式來加以運用……放松吧。對於你正在通過的那個想法,你不妨多笑一點。而且,如果你感覺到那份焦慮,那也沒什麼問題。記住:焦慮是與興奮相同的一個能量,只是加上了你的判斷而已。就是這樣。
  放下那個判斷,你便把那個焦慮解除了。它將轉變為興奮與歡笑,而你也將在人生路上邊走邊格格地笑著。

跟隨你的興奮

  學習你所需要的工具和道具,並且加以使用。不要制作了一套道具,然後卻坐視著它,想知道有什麼事情將要發生。應用它:在它上面做點事。到外面的世界去,做你最愛做的事,並且知道,這個世界將會把自己塑造成你所需要的樣子。它將為每個人做這件事,其中沒有任何沖突。沒有人會因為你的勝利而失敗!你們都會贏得勝利,因為存在的已足夠分給每一個人。你們都在學習這個道理,而我們也都因此而感謝你們。
  有一位靈性朋友作了一個十分好的建議:盡管你在某些時刻可能會感到,你有所缺乏,有所不足,但必要的往往只是要說:「我或許相信自己現在缺少了它,但我至少也願意擁有它。」接著就盡全力去做你所能做的。運用你的想象力,然後讓其餘的照料它自己吧。
  你要膽大一些,因為沒有人會對你掉頭不顧。對於你所真正需要說的一切,是總會有一群適合的聽眾的,而你也將會找到他們。對於每一個希望站在某個舞台上的人,也總會有一群聽眾,他們會欣賞你所必須說的東西——原因一樣,因為一切都會合適。一切都有所歸屬;而且永遠——永遠,永遠!——不會出現一名演員,他生下來,卻沒有一群為他而存在的觀眾同時被生下來。
  永遠!事情必會完美地運作!毫無瑕疵!相信它;行動,就像你已經相信它一樣,而你也將會看到成果——保證。我無法向你證明;不想嘗試。但這對我們有效,而你們也沒有什麼不同。你們都位在創生的同一條律則之下:你拿出什麼,便收回什麼。自己看看吧。
  做!……思考很奇妙。相信很奇妙。感覺很奇妙。然而,創造你所希望經驗的實相的,卻是做。

(本章完)

創作者介紹

幸運草的吉光片羽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