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門檻
    你正站在一道信心的門檻上。你正探索那道門檻:你所真正願意去相信的東西,對你來說是可能的。聆聽那種你用以表達它的語言;它將指出,你的信心門檻在那裏。只要那道信心門檻現在就端端正正地藏在你心中,你便將會經曆自己所渴求的生命。只要它仍在外面,仍在未來的某個地方,無論與你多麼接近,如果它不在你的裏面,你都不會經曆它。現在你就在探索那道信心門檻。

Q:我怎麼可以——?
    啊,我們正要談這個了。謝謝。讓我們做一點練習,一個將協助你認清自己的信心門檻在哪裏的練習。好嗎?
    首先為你自己創造一些東西。你可以用任何自己感覺舒服的方式。它不必十分複雜;它可以是任何東西——它代表你的理想生活方式。想象一個景像:你正在做某些自己很喜歡做的事,而在那種生活方式中也獲得全面的支持。你毫不懷疑自己已獲得支持;你真的感覺那是你的生活之道。那就是你的生活之道,而一切都很不錯。了解它,視它為你的生活感受的理想精粹。
    我們並非要你描繪一個一成不變的畫面。我們是在談論你所感受的生活真髓。在心中帶著那個理想的畫面,接著我會問你一連串的問題……你心中帶有那個景象或感覺嗎?
有。
    好。那麼,在這些問題上,你要誠實對待自己,而且也要這樣待我。你誠實地想一想,你是否能夠在——噢,比方說——十年之內創造出那種生活?
Q:可以。

 

    你是否相信,你在一個月內便可那樣生活?
Q:不。

    你是否相信,不管你所想過的生活是什麼樣子,你在一年之內就可以過那種生活?
Q:(稍停一刻)不。
你相信自己可以在三年內做到?

Q:我相信我可以做到。
    好。你可以確定?你真的可以這樣感覺?……一年?

Q:可以,只要我全心全意那樣做。
    好的。你為什麼不那樣做?為什麼一定要專注在自己所不想做的事情上?

Q:我想,我認為自己必須照顧很多別的小環節。


  可是你要明白:當你做一些代表了你那個實相的振動的事情時,所有小節便都會照顧自己了。這不是說,你將不做任何事:這只是說,當你過那種精粹的生活;當你的生活與你所選擇的道路之間,形成一種同步和諧的時候,一切便都會以它們需要的形式落在那條道路上,而且會落在它所需要的適當位置上,讓你繼續做自己想做的那個人。你將輕松自在地把所有照顧生活瑣事所必需的工具,同時吸到自己的人生之中。那就只有一整件而已。
    你看,你現有的困難是在於認為:你的人生是一系列分離的想法,而不是一個同質性的事件。在這個事件之中,一切為了讓你成為你需要成為的那個人所必須做的事,都將會自然地獲得照料。那些沒有完成的事——如果你真的成為你所知道需要成為的那個人——其實都不必為此而有待完成。你了解我的意思?

外在的反映


Q:我認為,我們需要的是獲得一種自己想要的感覺,而不是某個外在形式。
    噢,是是是!外在形式只不過是內在覺知的一個反映。當你創造並形成了一個內在覺知的振動時——「這就是我的樣子!」——接著你的外在實相便會把它向你顯示出來。你不會在創造內在信念之前就獲得外在的實相。在肉身實相中,你只會獲得你早已相信最可能獲得的實相。而且,只有當你真的全心全意地相信:「這真的就是我的一切!這真的就是我喜歡的樣子。」——當你在自己裏面產生了那個感覺、那個渴望以及那個能量的時候,你的外在實相便毫無選擇,而只能反映那個內在感覺、內在覺知。
    事情就是那麼簡單。讓你自己知道,對你而言,那個真相的振動即是你的振動頻率,即是代表你所想要成為的那個存有的振動頻率,那麼你便將會把頻率對准那個電台。當你把頻率對准了那個電台,並且讓頻道停留在它的上面時,那麼就只有屬於那個電台的事情,才會被你所接收。你知道,除了你所對准的電台之外,你不可能再聽到任何東西。但你必先決定調向那個頻率,不然,你便只能收聽自己所不欣賞的節目了。改變頻道,那個節目也會隨著改變。


沒有興奮

Q:我對任何事物都不會真的感到興奮?
    好的。你要弄清楚,當我們談到做最使你興奮的事情時,那不一定意味,你將會一直不停地跳上跳下。一份平靜的覺知、一份絕對的確信,也可以代表那個興奮、那個振動,它表示你已知道,你與自己所選擇的道路已處於同步聯線之中。它不是指,你必須一直到處奔跑。它可以是一份十分穩定的信心、一份平衡的覺知、一種確定感。
對了,一直都是那個樣子——只是放松。我希望多一點刺激。
    沒錯,希望某些刺激:現在興奮起來又有什麼不對?你記不記得,我們曾經問你們全體,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Q:記得。

    答案是什麼?
Q:我此刻在那裏。
  

對了,就是你正在做的事情。故此,倘若你真正讓自己明白,你所正在做的,就界定而言必然就是任何時刻的最重要的事,那麼你便會開始那樣看那件事。當你的態度有所改變時,你將開始了解,你在這個位置是有一定理由的:你也會從那個片刻獲取自己所真正需要的東西——而不會假設,這一刻並不含有任何可以產生興奮的內容。
    這個想法是要你以孩子般的迷醉來面對世界。接著你會逐漸發現,有許多你視為世俗的事情,實際上卻比你所想的更加令人興奮,而你也能夠做那些事情——因為你現在已看到它們的刺激。你們有很多人現在已經變得麻木不仁。所以那些可能很刺激的事情,卻對你產生不了什麼效果。由於那個厚厚的外殼,你甚至可能無法認得自己的興奮。不過,你可以穿過它。你可以經由突破社會傳統而突破它。那會使那個外殼變得較薄,讓興奮更容易穿透。然後,那一個方向有你的興奮、你的道路,便會顯而易見。
    同樣,這個想法也要你去運用自己的想象力。這裏有一個非常簡單的機制:你們每一個人——它對任何事情、一切事情都將會有效。非常簡單。你的想象力就是那個樣本、那個藍圖。如果你在想象中喚起了一個形象——一個關於你希望成為什麼樣子的心象——那麼就利用你生命中的任何一個處境,把它交給你所想象的那個你——他代表了你所想要成為的那個興奮的人——並且觀察,想象中的那個你,是如何地掌握你所交給他的那個處境。
    接著就複制那個他。你將獲得他在那種以興奮方式來掌握一切的興奮狀態中所得到的效果。那即是你的想象力的用處:複制。它給你那幅畫面、那份藍圖、那條道路、那個方法、那種儀式——所有對你來說都最有用的東西。創造一個形象;模仿那個形象。然後你便會成為那個人;你便會自動地擁有那種生活風格。
    那是小孩子的做法。他看見,於是就變成;他看見,於是就變成。他不問他所看見的是否有效。小孩子知道那是在完整性之內,所以不必停下來詢問。他看見,於是就變成;他擴展,並且成長。你可以那樣做;你可以玩遊戲。這要由你來決定。

失去工作


Q:巴夏,我一直因為失去工作而變得越來越沮喪。失去工作越久,我對自己的信心便越少,我對自己在某些將會鼓舞我的事情中找到工作的能力,也越加缺乏信心。


    那麼就把使你鼓舞的事情變成你的工作吧:那就是整個想法了。這個想法不一定要你到處尋找一些早已存在而又使你興奮的事情。假若找不到任何工作,那麼就讓那些令你興奮的事情變成你的工作吧。總得有某個人來為你們的社會開創工作:它們不一定以現在的形式而存在。某人必須說:「等一下!到處找找:最使我興奮的事情卻沒有任何工作可做。我想最好還是自己開創一份吧。」現在,就在這個時刻,你認為那就是一份典型的工作了。
    可是,如果你到處尋覓,卻找不到任何使你興奮的事情:如果你到處尋覓,卻發現,你所走的路並沒有帶你到這些事情上,那麼就以你全部的誠實來檢視,什麼事情才會真的使你興奮起來。接著就理所當然地承認,如果那件事真的激勵了你,而現在又沒有其它人在做那件事,或許,你在它早已存在的同時卻沒有吸住某個從事於它的機會,那麼就承認:你那種看到什麼最令你興奮的能力,也代表可以把它創造為一份將會自動地給你支持的工作的那種能力。
    同樣,問題是在於真正相信:你在生命中所遇到的、你知道確實會令你鼓舞的事情——無論它是否早已具備工整的結構——你都能夠從事於它。倘若這類結構並不存在,這便意味,由於你已經想到它,所以你的裏面一定本已具有這個結構,而你只須讓它出來就行。讓它展現,那個實相便能夠在那個結構樣本上建立它自己。可是你沒有讓它出來。

Q:我感到十分的缺乏能力……
    那表示,是你相信自己真的如此。你的裏面如果沒有注入了某個信念,那麼便不會出現任何感覺。毫無理由就突然地感到某些東西,這是不可能的。感覺不能無中生有。如果你有所感覺,那是因為你早已相信了某些事情之故。


感覺是次要的


    感覺是對某個信念的反應:它們是次於信念的。感覺不是有關實相的主要經驗;信念是主要的界面。你首先相信了某些東西,然後你才產生感覺;然後你才具有加強的思想——它們可以再增強這個信念;然後你就再孕育更多相同的感覺。所以,你那個缺乏能力的感覺,是來自這個你只不過選擇了相信自己缺乏能力的事實。那是你的選擇,可是你不必那樣相信。
我希望讓它走,而每當這樣嘗試的時候,我都會一直聽到這些聲音:「記住這一次:記住那一次,當某某事發生……」
    讓它們來吧!那又怎樣!?你看,你正在努力把自己的一部分封閉起來。你認為,當你整合的時候,你將不再聽到那些聲音。但那不是事實;你將一直聽到那些聲音。事實上,你越整合,就越會聽到它們,因為你接納一切、你的一切。而它們即是你能夠存在的某些方式。它們來到你的面前,不是要向你顯示你已經失敗了,不是要向你顯示你已經卡住了;它們一直來到你的面前,是要給你機會去了解,你一定已經改變了多少。你不以舊有方式來與它們發生關聯——當然啦,除非你選擇這樣做。
    當你說:「噢,看呀:那些聲音仍然出現。那一定表示我失敗了;那一定表示我沒有做對了。那時候,你便選擇了與那些聲音維持同一種關系;但你不必如此。那些聲音的出現可以給你一個機會,讓你去了解,你可以與它們形成一種不一樣的關系。「好吧;那個聲音來了:「喂,你記得這事曾經那麼發生嗎?」「啊,我記得,那又怎樣?這是那時的事;從那時開始,我就學會了。而由於你,噢,多奇妙的聲音,由於你提醒我那時的做法,我就擁有一個偉大而又積極的機會,讓我看看自己將會做得多麼不同。」
    你正在給自己一個衡量標准。它可以讓你去認清楚,你正在通過一個演化過程——只要那是你所相信你必須通過的過程。你會一而再地發現,那個聲音又再出現:「看吧,以前就是那麼發生的上而你便可以說:「好吧,這次也「幾乎」 一樣。」
    可是,那裏有一個關鍵字。如果你是一個積極的人,你便會鎖住「幾乎一樣」這幾個字。它有點不一樣,對你來說已經不錯,因為,如果它可以有點不一樣,它便可以非常不一樣。下一次,當那個聲音說:「是啊,可是你記得它曾經這樣發生嗎?」於是你就明白,它在上一次已經不一樣,下一次也將會更加「更加不一樣」。「所以,小聲音,你只要不斷提醒我它過去的樣子,因為,當你這樣做的時候,它便給了我一個機會,讓我看到它一直都在變得更加不一樣。」
    你生命中的一切都可以正面地加以運用——即使是那些舊有的低聲細語也一樣。這要看你是否願意讓想象力為你工作。信任它:態度要積極,那將決定一切。如果它在,那麼就視它為工具而加以使用。不要以為,只因為它的存在,便表示你失敗了。那是你的舊有心態:那是你的舊有信念。


Q:我卻從別人那裏獲得加強,他們也告訴我—
    沒有人可以給你加強:你必須接受加強。

Q:可是,他們都與那些聲音一致—
    那又怎樣!?內在實相就是外在實相;那是同一件事。如果你在裏面聽到那些小聲音,那麼你當然也將會在外面聽到它們。可是,當你開始以我們剛才所描述過的方法來使用那些小聲音的時候,那些外在的聲音也就跟著改變。你明白了嗎?內在的,即是外在實相;外在的,即是內在實相。它們並非兩件不同的事物。那是一件事。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