奮鬥與安逸

假設有兩個人,一個比較有錢,另一個則不那麼有錢:如果他們都能夠在需要的時候做所需要做的事,那麼他們便同樣的富有,因為對他們來說,那才是重要的。而那就是他們界定自己的層次。

假如某人對什麼事情都會令他興奮,帶有更為擴大的想法,那麼他或許就需要有更多富足的象徵流入他的生命中,這樣才能代表他到底是什麼。假如他早已擁有足夠的富足象徵,他便將會能夠順暢、輕鬆而且毫不費力他完成最令他興奮的事情,而且不輸於任何人。因為,容我再次提醒你,這個宇宙將藉著自動地向你提供任何機會,它們代表你能夠繼續成為你自己——如果你願意——的那份能力,由此而永遠地給你支持。這個宇宙將百分之百地給你支持,無論你最為相信的自己是什麼。

 

那麼,假若你相信:「哎,我必須奮鬥才能生存:我也相信,不含有奮鬥成分的事情對我都不會有用。」那麼,這個宇宙也會百分之百地支持你那個想法。它會說:「好的,只要你希望那樣就好!這裡有一些情境,它們將強化你早已擁有的信念:對你來說,沒有任何事情是容易的,而你也必須奮鬥求存。這裡的所有情境都代表了你的信念。」這個宇宙自動地給你這些情境,為的是切實地向你顯示你的信念是什麼。它們不是為了證明你已卡在任何事情上,也不是為了證明你曾經失敗過,而是為了向你顯示無可置疑的事:「看啊,這就是你所獲得的實相,因為那是你相信是真實的東西。如果你不喜歡,那麼就改變你的信念。」

如果你把這信念改為:「我應該創造一個安閒自在的實相,而且也會獲得支持。」那麼你便會獲得那個實相:這個宇宙將會百分之百地支持你這個方向,它會同樣寬大、同樣公平地說:「如果你真的那樣希望,那麼這裡就是了。因為那是你現在所相信的東西了。」而正如你所相信,那就是你在肉身實相中所經驗到的。你只要願意去認清,對自己所選擇的方向懷著百分之百的信心,將創造出你所渴望經曆的實相。

你須明白,我們並非在建議你去做一些你尚未在做的事。你已經在運用百分之百的信心:但你正把它用在自己所不喜愛的方向。那麼就把這百分之百的信心放在你真正想走的方向之上,然後,那就是你所獲得的實相了。

 

Q:我實在難以相信,如果我就那樣放棄工作,而一切都將會沒事。

 

好的。你實在難以相信。但相信你實在難以相信,仍然是你的選擇。你正選擇相信這是很難做到的事:須知道,你永遠都得到這個宇宙百分之百的支持。那隻須看你所界定的百分之百是什麼事。如果你百分之百地相信,你必須做自己所喜歡的工作,那麼這個宇宙也會百分之百地支持著你,並且給你一些你將會喜歡的情境。而那就是它將會給你的。

假如你願意知道,就機械運作而言,你將不會以不同方式來做任何事情,而就你容許這個宇宙機械結構來支持你做什麼事而言,你所做的才有不同——藉著把你所「喜歡」的改變你所「愛」的——而這個宇宙也不會分別其中的不同:如果你選擇從做喜歡做的事,轉變為做愛做的事,那麼這個宇宙仍會百分之百地支持你,它會把支持你去做愛做的事的所有狀況,攝入你的生命中——它支持你的強度,與支持你去做喜歡做的事時相同。

當你知道沒有任何分別這兩者的理由時,你便會從容地去做你愛做的事,而且宇宙便會說:「假如那是你所想要的,那麼這裡就是了!」那就是宇宙的運作方式。故此,如果你生命中的事物顯得很平凡,那麼它便百分之百地支持著你對平凡的信念。就是如此。相信狂喜吧。它將會支持你,而且不會比現在多帶半點努力。

 

尋找職業

  

可是我想要一份將會真正使我興奮的職業,而我卻不知道那是什麼。為什麼要找到它是那麼的困難?

當我們談到那個有關從事最令你興奮的事情的觀念時,我們不一定是指:你必須認出,什麼是你一生中所將會做的最令人興奮的事情。我們是在談論活在當下,把它留在當下,讓它的焦點對準現在。如果你想不出任何一份能征服你的職業,那麼你也可以在任何時刻、帶著你可以任意運用的完整性,去做那一樁最讓你興奮的事。

按部就班地那樣做,將一直引你進入一些狀況,它們代表你所需要走的下一步:於是便帶給你一份自然而至的、不待努力的瞭解,使你明白,你可能正在做的、越來越可以代表你是誰的事情,是什麼。當我們說:做最使你興奮的事,那時,我們好僅是說:「好吧,好好享受吧。」我們也有這個意思,但又不僅止於這個層次。

我們是在談運作結構,不是某種虛無飄渺的哲學。如我們所曾說,興奮——那份有關什麼會使我感動的覺知——實際上即是你對那種代表你是誰,以及你是什麼的能量的肉體轉譯!興奮告訴你,你最能做的是什麼。如果某些東西讓你興奮,那是一定有理由的。沒有任何多餘的創造:沒有任何意外的互動。在任何時刻,無論你以整個完整性,所能想像你在做的、最令人興奮的是什麼,那就是你的道路,它正處於同步的展現姿態中。跟隨它、做它、信任它。它將永遠帶領你到你所需要去的地方,給你一些必要的技術、能力以及富足,以從事下一樁令人興奮的事,或這樁事情的下一個最令人興奮的步驟。

倘若有兩件以上的事情都同樣令你感到興奮,那麼就做其中的任何一件:你挑上那一件則是無關重要的。當你做出抉擇的時候,那一件才真的更能讓你興奮,便會變得明朗起來。那時,你只要做那一件事就行,而它也將會引向某些情況,這些情況將給你從事所有其它事情所必需的時間。事情將按照完全正確的時間出現。如果它們都代表了整個會使你興奮的想法的不同角度,那麼,它們也將會是互相加強而不是互相排斥的一些角度。

讓它們在任何適當時機出現在你的生命中。讓事情顯明,只要環顧四周,看看那一些事情是你隨時都可以插一手的。那些你能插一手的,你就插一手吧。當到了一個點,你對那件事已無法再插一手的時候,你便再巡視一番,看看到達那個點是否已給你一份能力,可以去從事你在那個點上所最感興奮的其它事情。那麼,你將會一點一滴、一步接一步地把它們全都帶到同一個層次上……時間完全正確。

你們有很多人都非常非常瞭解自己的興奮是什麼,但卻被說服不去相信,你心中真正想做的事即是有效的謀生之道。於是便把它擱置一旁,假裝不知道自己可能會做的是什麼。不去批判,不去貶抑它的價值,在這特殊的一刻,有沒有任何一件事,無論它是什麼,或在你的社會的眼中會顯得多麼愚蠢,但作為一份職業,卻可以為你帶來最大的喜悅?或只要做就可以了——如果你希望這樣。

Q:我可能只想免費跳個舞,但我知道那是—

等一會兒。讓我重述一遍:不加貶抑,不予規限,有什麼東西會給你最大的喜悅?你說跳舞?

Q;我愛跳舞。

  好,十分感謝你。我自己也無法說得更好:「我愛跳舞。」那是你所能想像的最令人興奮的事,超過任何別的?……是或不是?

Q:可能是這一刻吧:那是唯一出現在我心中的事。

不要給它限制。我們當然是在談這一刻。那是你現在所看到的最興奮的事?是或不是?

Q;就是它,就是它。是的。

好的,很感謝你。那麼就在這一刻——只要你專注在這個意念上——就在現在,你就是一位舞者了!你就是一位舞者的能量:你就是一位舞者的頻率。而且,如果你從此就像一位舞者那樣地行動,那麼你也將會擁有舞者的生活型態,並且會自動地——自動地:同時地——同時而又毫不費力地,吸引所有適於舞者生涯的狀況和關係,讓你去利用它們,那麼你便可以繼續做你現在所說的那個舞者了。

可是,你願意那麼做嗎?這才是問題所在。你願意照你所說的真正鼓舞你的那個樣子去做——而且毫不懷疑,藉著如同那就是事實一般地行動。這個宇宙也將會支持你去做那件事?你願意相信這個,或對自己有所懷疑?

Q:可能有一些懷疑。

好了。讓我提醒你另一件事,如果我可以……我可以嗎?

噢,當然可以。

 

百分之百的信任

 

啊,非常感謝你。當我們談到無限信任的時候,我們不是在談某種難以做到的事情。當我們說:「百分之百地信任它」的時候,我們常常會從你們那裡聽到一種集體的埋怨:「啊,不!太難了。百分之百的信任?所有人都知道那有多難!」

可是你看,你們一直都百分之百地信任某些東西。你們社會所謂的懷疑,並不是指信任的缺乏,而是對某個負向性實相的絕不動搖的、百分之百的全然確信。你一直都在使用百分之百的信任。問題只是,你信任你所喜歡的東西,還是你所不喜歡的東西。那麼,你要選擇信任那一個——喜歡的,或不喜歡的?

無論如何,一旦已經決定了你將會百分之百地做你真正想做的事情之後,那麼就絕無理由——就這個宇宙而言——對你扣押任何少於百分之百的成果。如果你百分之百地往那個方向走,你便會得到百分之百的成果。有些時候,由於你那樣界定自己,以致你會發現,即使你只做某件事情的百分之九十九,有百分之一仍未動手處理,可是那百分之一可能即足以妨礙你去經驗其餘的百分之九十九——這要看你如何安排那個界定。

百分之百的信任將永遠——我保證一定可以:我可以承諾——對你百分之百地、絕對地反映了那個實相。關於這個你界定為你最可能掌握的實相,你永遠都可獲得百分之百的反映。永遠。這個宇宙將只給你一些你說你已準備好去處理的東西。故此,一旦你說:「當然啦,因為我對這個比那個更加感到興奮:因為這是我所喜歡的,而不是另一個,所以它一定能代表我的真面目。因此,基於界定,我當然能夠掌握它。否則,我便不會想到它了。」

一旦你好像那就是事實一樣地行動,這個宇宙便會說:「好吧,如果你想要這樣,那麼這裡就是了:所有機會都在這裡了,它們正代表了你現在相信自己就是那個樣子的你,相反的就是你過去所信任的那個你。」……無論你界定自己是什麼,你都永遠可以得到一個絕對的反映——不多也不少。所以這要看你。至少,如果你將要抓緊那些你此刻不想要的事情,因為你相信,那是你處理它時所需要的速度,那麼至少——容我們向你提出建議,因為我們愛你——請不要花時間去苛責自己所花費的時間。因為,那只會花費更多的時間而已。

所以,假如那就是你要走的路,那麼,至少要放鬆下來,安穩地呼吸,並且說:「沒問題的!那就是我的路,因為我選擇了相信那是我的路。」矛盾的是,一旦任由事情發展之後,你便可能改變。那是整個矛盾結構所在。一旦安處於你的所在之處,你便能夠更為迅速地到達你所想到的地方。

當你一直置身於你所喜歡的地方時,你便已經活在現在。如果你把自己所在的任何一個地方,都變成你所喜歡的地方,那麼你就能夠活在當下。於是,一切事物將都能夠找到你。除了現在,便沒有其它真正存在的時間。假若你活在過去,活在未來,那麼,你需要共同合作的那些東西便無法找到你……因為你現在並不在家。故此再說一次:你選擇把信任放在哪裡——你喜歡的,或不喜歡的?

 

一個意識

 

好的,我的心說,我想選擇——

啊、啊、啊!當我在說話的時候——至少在這一刻,我是在對你們全體說話。倘若你現在想把自己分離為一個心、一個意識以及一個潛意識,你便會轉動一個將持續多年的遊戲,正如你們有很多人所已經做的一樣。你認為,你必須調和這一切自造的不同斷片,可是,創造出這些層面的卻是你。

我要讓你進入一個小小的秘密之中,那其實也根本不是什麼秘密。你其實並不具有——你們之中沒有一個人真的具有——一個無意識或潛意識的心靈。你是一個意識,一個同質性的意識。你所謂的靈或靈魂、你的高層意識、低層意識、你的心智、精神性、你的肉體意識、潛意識、無意識:這一切都只是不同的方便途徑,讓你可以避免正視你所恐懼的某種東西。只此而已。你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意識。

你創造了一些方便的隔間,可以把某些東西放置其中:你曾被教導,基於某些理由,正視那些東西是一件危險的事……為什麼?那只是你的一部分。你身上絕不可能發現,有任何東西是無法以正向方式來加以應用的。噢,對了,你可以發現很多東西,並且全都以負向方式來加以應用,可是那不是你的選擇嗎?是或不是?

如果不是,那麼你為什麼不假設,你擁有同樣的力量,可以決定如何應用在自己身上所發現的東西,如同你也擁有同樣的力量,可以決定以正向方式來加以應用一樣——正如你已經一直以負向方式來加以應用。你可以以正向或負向方式來運用任何你所發現的東西。為什麼不去瞭解,你只願意以正向方式來運用它,而你因此也只能從中得到某種正面效果?你無法——無法!從正向運用獲得負面的結果。

讓我重申:你無法經盡任何一個振動非你所有的實相。倘若你有一個自己所不喜歡的實相,那是因為你正在接受一個支持那個實相的信念體系。就那麼明白、簡單。你們有一則諺語可以形容這種情形:「你拿出什麼,你也收回什麼。進去的是什麼,出來的也是什麼。」你不會得到相反的結果:你只會得到一個相等的、相應的反作用。如果你拿出一個正向的想法,一份正向的優先信任,你便只會收回一個正向的實相。如果你拿出一個負向的想法,你稱之為懷疑的想法,你便只會得到猶豫、愧咎、挫折以及所有其它你的社會已經創造出來、用以代表負向信心的象徵符號。

你是否相信——至少願意去考慮你是否可能相信——假如你完全按照你表示願意成為的那個存有的方向來行動,那麼你自己即可以負責去吸引某些事物,這些事物將會支持作為那個存有的你?而這個連續性波浪也將會永遠持續下去?你願意相信這是可能的?你相信,美好的事總是有可能成真的?

 

Q:是的,我願意相信。

 

好的。那麼就去發現,現在有什麼東西阻止你去相信這件事;跟那個妨礙你去經曆那種實相的界定達成協議,並且重新去發明、去界定你所想要的實相。你將會獲得那個反映;我百分之百可以保證。這個宇宙不會對你有所保留——沒有!但它只可以把你說你已經準備要的東西給你。倘若你不相信,你已準備好去運用成功的觀念——因為你甘心接受:「必然有一番奮鬥」或「那必須要不斷努力」——這個宇宙便只會給你那一大堆事情了。

那是因為,你正明顯地告訴宇宙說:「我仍未準備好要更多。請不要給我。我仍在創造一種對負向性實相的信心;當我帶有那一類信念的時候,我就不想要這些東西——因為它們將不會以正向方式示現。請在我願意相信,我應該得到一個正向實相的時候,才給我那些東西吧。」

但那是你該得的,這個你也知道。只因你擁有構想它的能力,你就應該得到任何東西了。你不必爭取得到快樂的權利;你早已擁有那項權利,因為你已經存在。你瞭解嗎?

Q:我聽了你的話,而且真的願意相信。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我覺得巴夏的訊息如果不是境界相當或是非常接近..就算看懂字面上的意思也沒用..
    我剛剛看完直接引爆一場小型的情緒風暴...爽
    剛好提供我用流程的好機會
  • 恭喜你!請繼續做流程吧!

    幸運樹 於 2014/05/07 09: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