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跟隨你的興奮 FOLLOW YOUR EXCITEMENT


 

Q:巴夏,我在這裡的目的是什麼?我生命中的使命是什麼?


    在任何一世內,你們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創造很多所謂的目的——既然有很多計劃、服務以及環境可以讓你藉以表達你是誰。這些計劃中或本身都沒有任何屬於你的目的;它們是你所選擇用以表達人生目的的方式。
    我們可以看到,一般而言,當你問那個問題的時候,你通常是在一個遠為基本的層次上來指涉這個觀念。由於你們所創造的社會,很多人便花費大量時間去尋找自己的基本目的,往往會因遍尋不獲而感到挫折、疲憊以及氣餒。
    首先,請記住:每一件事情都是一項抉擇——每一件,不錯,你選擇在你所在之處:你選擇被生下來。故此你必先讓自己認清:是你做出了成為肉身的抉擇。當你那樣下決定的時候,你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麼。而無論你是否對它具有有意識的認知,你仍然真的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麼。你至少可以從依賴這項保證和信任開始:無論你正在做什麼,你都一定帶有某個理由。那並非毫無意義的:那並非毫無目標的:那並非如此的紛亂,就像它在你所接受的有關物質實相的幻覺之中,所顯現的一樣。
    因此你要認清,對每一個人而言,你們的基本目的即是:你把自己設計成什麼人,你便去成為那個人。這已經是最複雜的事。這即是去做最令你興奮的那些事情,並且由此而派上用場:成為你所能夠成為的最完全的你,因為你將永遠不再是這個你了。


只有一生


    這個觀念如下面所述。你們的社會長期以來即流傳著一則諺語:「你只有一生可活。」那麼——儘管還有輪迴——這確實是事實。你,作為現在的這個你,只有一生可活。作為這個你,你只有一次機會。儘管你的靈魂可能會經曆很多世,但是,它們之中的每一世都是獨一無二的,都是關於你整體靈魂的不同表達。因此,既然你過去從未成為這個你,既然你將永遠不再是這個你,那麼,這一生的基本原因——再說一次——便是全然地去成為你所選擇的你。就是那樣。結束。
    其它一切——用以體驗或表達「全然成為你在這一生中所選擇成為的你」這個觀念的任何方式、方法、觀點或方法論——都視你這個生理意識而定。那麼,你們有很多人會終生尋找某一個似乎就是你的人生目的的東西,但因此也製造了不少困難,因為你不明白,那東西是什麼是由你決定的。那個選擇是由高層自我所作的,而那——那個你正出現在這個肉身實相中的事實——幾乎就是你一般指為宿命的那個東西的整個界限所在:只是這個你在這裡的事實而已。結束了。
    可能存在有某些一般化的主題,它們也可以代表整個早已預先決定的實相——當你仍未出生人世,並且是某個非物質領域中的高層自我時,那個預設的實相即已為你決定了——但是,它們在你一生中一般只作為全面性的主題。你如何過這一生的細節,你在這一生中所探索的題目,這一切都完全由你——作為一個生理性的存有——來決定。方法是握在你的兩手裡。
    那個高層自我、那個整體自我可能說:這道走廊,是你將會作為全體存有的某一個肉身層次而走過的一道走廊。但是,如何走過它是由你來決定。你可以跑;你可以步行——背部向前,正面向前,上下顛倒,身體向上,橫向而行。在黑暗中,在光明中;獨自一人,朋友相伴。遊泳,飛行,匍匐;每扇門都探視一番;比直走到底——這都無關緊要。」可以正向,也可以負向。那要看你以及你的自由意志而定。你具有代表性;你是遠赴這個肉身實相的異國使者。你可以決定與環境溶合至何種程度。然而,整個「使命」常常都已被高層自我的自由意志所決定了。


給我一個徵兆


Q:那麼,你所說的「跟隨你的興奮」是指什麼?

   興奮,興奮,什麼是興奮? 機械地說,我們所認知的這個觀念如下:興奮——你感覺為自己的肉體感覺、知識、覺知,且被轉譯為興奮的東西——是你對那個振動能量的肉身轉譯,那個能量正代表了你在這一生中所選擇成為的道路。故此,當某些事物令你感到興奮並且超過任何其它東西的時候,那個興奮的存在是要告訴你三件事。
    首先:這是誰以及你是什麼。那個在任何一個時刻出現在你的生命中、最使你興奮的狀況或處理,是要讓你知道:這就是你;照它那樣行動吧!你可看到,興奮就是你們很多人都要求的那個徵兆。「我這一生可以做什麼?為什麼我會在這兒?我的使命是什麼?宇宙啊,請給我一個徵兆!」
    「嗨,看看這裡;這裡有一件你可以做的非常刺激的事!」「不要煩我了;我在尋找自己的目的。我太忙於尋求人生使命。我應該認真地對待這件事的。」
    可是你看,那些帶有興奮的事情就是答案、信號、指標:興奮正是那些東西。它正拍著你的肩膀,說:這是你現在所想做的。」它使你興奮的原因是,它與你是誰的那個觀念串聯上了;那就是興奮。
    它要告訴你的第二件事是:由於它就是你,所以,如果你帶著信任與信心照著它來行動,那麼它便將是你所做過的最不費力的事情——因為它就是你。你正成為你自己。故此,它當然是毫不費力的。你帶有掙扎與痛苦的唯一時刻,也就是你努力成為另一個人的時候——你又再對抗那個流動,接受別人為你所下的那些界定。
    第三件事情告訴你,當某個最使人興奮的情境出現時:正是這件事,如果你做它,它便會以最豐盛的方式來給你支持,讓你能以擴展更大並且循環不絕的方式來繼續做下去。因此,你將能夠自動地吸取機會,讓你可以做這件最使你興奮的事。
    興奮是一根線,可以把你帶到所有其它的興奮那裡——只要你跟隨那些最令你興奮的事情來行動,並且要帶著完整——那是指,要作為一個完整的意念那樣地發揮作用,而不要停下來,並且把自己想成是由很多七零八落的部分或區間所構成的,一個集合。你要認清,所有那些吸引你的不同事物,全都屬於同一個觀念的整體,而且,當你在那個代表你最強烈的動機的事情上行動時,它們便會自動地各適其位。然後你便可以流動。那是專注與信任;那是容許;那是願意——願意去瞭解,就界定而言,每一件使你興奮的事情都一定合適,並且都帶有某個能配合行動的完美計時。


富足


    於是,一:興奮告訴你,它即是你。二:它告訴你,因為它即是你,所以它將是一項不費力的創造。三:它告訴你,因為它即是你,而且又是一項不費力的創造,所以你將能夠吸引你所需要的富足,而且是你所需要的某種形式。而你也必須瞭解,富足不僅是金錢而已。在你的星球上,金錢是代表富足的有效方式之一,但卻不是唯一的工具,而且往往不是最便捷的途徑。富足將往往沿著抗拒最少的道路來表達自己,就像電流一樣。當你拓寬自己有關富足是什麼的界定時,你便將容許所有它可能來到你面前的不同方式,呈現在你面前。那麼現在就讓我們另加一項界定吧。
    富足:在你想做的時候,做你所需要做並且想要做的事情的那份能力。結束!富足只不過是如此。假若它以多種方式出現,那麼你又有什麼好顧慮呢?——只要你仍有能力去做你想做的事。你要牢牢記住:富足是一個一般性的觀念,而金錢則是一項工具。
    我們知道,在你們的星球上,富足是一項「重大議題」。好吧,你們現在都很富足:你們都應該擁有富足,如你所想,應有盡有,至少就我們所知即是如此。那麼,以下只是一個簡短的範例——重組這個觀念:必要時把它應用在自己身上。
    由於有很多人一直以那種方式來發揮自己的功能,以致你往往看到一些實例,顯示你們星球上某些物質富足的人士,在你的眼裡卻已經在精神上或道德上破產了。這可能會對你製造某一類的印象,令你毫無知覺地自動把富足視同道德破產。你會在某種內在對話中——它可能不如你所希望的那麼大聲——對自己說:「如果我很富裕,那表示我也一定道德破產,可是我不想道德破產。因此我便讓自己遠離富足。」
    在檢視自己有關富足的信念時,假如你發現自己具有那種信念,你便可以說:「等一等。我明白,當我想到某個富人的時候,我常常都會把他想成」——你們的俗語——「某種『廢人』。」你當即瞭解,你已經從不同的信唸成分中建立起一個特殊的信念結構。你正以那個信念結構如此說:「每個變得富足的人都會變成廢人。」……「我不想再帶著那個信念了。」你可以說:「那就是我的界定,但我會分解它的成分。成為富足,不必與道德破產相連。那麼,那些成分是什麼?我寧願有什麼想法?」
    這裡不要有所論斷:你不去論斷道德破產,或認為它一無是處。它可能不是你所想要的:它可能是十分負面的東西。可是假如你論斷它,你便把振動改變到相同的層次上。那就是你們那句聖經箴言的意義,它說:「不要論斷,以免你也受到論斷。」它並非指,你將會受到來自外界的論斷:它是指,當你論斷的時候,你便會變成那個振動:你把自己放在那個層次上,而且無法到你想到的地方。
    這是要你放開它,不作論斷。它是你所可能作的一項選擇,但你已不再選擇它。選擇不是論斷:選擇是分辨你到底是什麼、什麼會使你興奮的能力。經驗各種可能性,並且說:「我寧願把什麼成分附加在富足的觀念上,我寧願附上這個想法:成為富足,可能會容許我繼續做一個有愛心的人。於是我便能夠藉著與別人分享某些想法而使他們感到興奮。我將能夠做這件使人興奮的事,並且以正向方式去協助改變這個世界。那就是我的富足觀念。」
  在你們一本稱作「渴望的技巧」的書中有一節,這一節除了幫助你去找尋自己的刺激和喜樂外,同時也給你很多例子,指出所有你可能用以表達富足的不同方式——除了必須擁有金錢之外。不錯,你可以擁有金錢:那是一個十分有價值的想法。但它並非唯一的一個。你也可以做生意:你可以白手起家:你可以贏取它,或接受一份這樣的禮物:你可以借入;你可以借出……
  那麼,你是否相信,你能夠擁有自己所想要的東西?你是否可以讓事情變得如此簡單?


Q:有時候可以。

   有時候。好吧,已經不錯了。對自己要永遠誠實,因為,如果你真的難以相信,你便加以對治,承認你難以相信這種事情。不要否認它,因為否認即是遺忘一切有關你是誰的事情的第一步。不要否認任何有關自己的事情,包括這個有所否認的事實。容許自己對治這個你可能正在否認帶有某個信念、並確實接受了懷疑、恐懼以及自我貶損等觀念的事實。承認帶有這些感覺,這沒有什麼問題。如果不承認它們,不加以對治,你便無法改變它們。你首先就無法轉化那些非你所有的東西。那麼就擁有它,說:「好吧,我有時會這樣做,因為我有時認為自己做下來。」那樣想很好。
     你看,這整個問題是:一旦擁有那樣想的權利,你就已經弄清楚,是你選擇了那個負向的實相。而一旦清楚了那是自己的選擇,它便會回到你的控制底下。倘若你有時覺得,你沒有能力做那件最令你興奮的事,那麼就承認自己是那樣相信的。接著,你可以十分誠實地跟自己討論,為什麼你會選擇那樣相信。你希望帶有什麼類型的信念?你必須接受什麼種類的界定,好讓你感覺,你無法做那件最能代表你是誰的事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幸運草的吉光片羽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