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約書亞訊息第二本新書的內容,由遠在荷蘭工作的網友「光之紫」從荷蘭文翻譯成中文。光之紫的翻譯相當流暢,又是從荷蘭文直接翻譯,實在相當難得(也不知道第二本中文書什麼時候會出呢)。建議大家可以到光之紫的部落格看更多翻譯過新的約書亞訊息(還有很多篇),並留個鼓勵給她!

PS.對簡體中文不習慣的人,FIREFOX可以裝新同文堂套件,GOOGLE瀏覽器也可以裝新同文堂加以轉換。

(此篇轉載翻譯 原文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e9a7b0100lfpi.html

 ---

新時代的合作方式 (上)

  

約書亞講述以心靈為基礎而不是建立於權力和權威基礎上的合作關係。當你進入充滿靈性的人生時,會渴望與心靈伴侶的交流與合作。約書亞提醒我們這一過程中可能出現的陷阱以及舊情感的反射和波動,並教示我們如何獲得建於內心感受和互動基礎上開放靈活的合作關係。

 

親愛的朋友們,

  你們中的許多人盼望著與志同道合的人溝通交流。許多人在一生中曾經感到孤獨、感到與眾不同並因此在人群中感到不自在,有時甚至不適應一對一的關係。你們出生時便具有與家人的能量場完全或部分不相符的內在頻率。這意味著你很快就發現自己無法完全融於周圍的世界。你不同於他人,你比較敏感,對於周圍的苦難和不公平反應強烈,以至於你不得不將自己與世界隔絕從而重新找到自己。這是你所屬的那群人的特性。

  你們是光之工作者。你們來這裡是為了照亮這個自然神性被恐懼、權勢和無常遮上面紗的世界。這面紗使神性隱藏。這是一層無常的面紗,使人們看不到人生的實際意義:彼此之間以及與地球之間充滿愛與和諧的生活。你們是那些來揭開面紗的人。你們可以面對這一切,並『與眾不同』。你們來打破習慣、傳統和作為地球人類的思維方式。你並不孤單,你們結伴從遠方而來,為實現在地球上的任務做了生生世世的努力。作為一個群體,你們一次次地找到彼此,在次次輪迴中,在地球上,以及來地球之前。你們彼此相遇時,便會閃出記憶的火花,甚至初次見面便如此。因著你們共同的任務以及多次在地球上一起輪迴的經驗,你們之間存在一個連接彼此的紐帶。

  志同道合的人相遇是一種神奇。因為這一相識超越了個人層面(你在這一生的背景和個性),是在靈魂層面上的覺醒,加速你內在的成長與整合。對於靈魂而言,沒有比被志同道合的人---心靈上的兄弟或姐妹認知更溫暖、更賦予靈感的了。這種相遇常常使你的靈魂更深度地輪迴,就是說在物質次元上更深層更豐富地展現。志同道合的人的歡迎是對靈魂的慰藉。

在這次傳導中,我想講述在地球上與靈魂家族相遇的作用,還有新時代中靈性群組或團體的作用。地球新時代的誕生與你與靈魂家族的重聚同時進行,不過其方式與以往截然不同。因此,我先講述你們的過去。

 

歷史上的靈性群組和團體

在靈性歷史上存在著隱秘和公開兩種不同的(靈修)體系。隱秘派追求內在的靈性,在個人經驗上是與上帝、本源或『一』的直接連接。在整個歷史中,於內在尋找人生意義的一些人意識到超乎肉眼所能見的次元的存在,他們通過拒絕一切外在事物而進入這一未知的領域。他們如此渴望獲得這一領域的知識,以至於不再遵循慣例,而是去尋找與神聖本源的個人連接,通過這一連接體驗到『照亮』他們的愛和自由。

他們中的有些人試著為這些經驗命名並傳給其他尋找的人。定義光之經驗---深層理解上的神秘經驗,是一件危險的事。事實上,你根本無法將這種經驗及其派生知識用言語教傳給他人。言語太蒼白。在最理想的情況下,你以能量幫助他人自己打開通往類似經驗的大門。他們明白你教他們的詞語和概念只不過是工具,用以描述根本無法用言語表達的事物的工具。他們超越這些詞語,接觸到這些詞語所描述的次元。他們就是《聖經》所說的『有耳能聽』的人。最壞的情況則是人們將靈性的學習成長建立在字詞表面意思的基礎上,他們很快就無法從本是靈性學習基礎的活生生的知識之源獲得滋養。這種學習變成了對各種規定和標準的收集,完全忽略了不同個體的獨特性。漸漸地,這種學習相對於活生生的現實生活變得呆板和死氣沉沉。當如此這般的標準和規定成為一個有組織的宗教的基礎時,就形成了公開的(靈修)體系。公開式的靈修是組織化、制度化的宗教,如天主教。這種形式下,宗教總會與權利糾結在一起,因為『組織』本身成了目的,並出現了各種與原始靈性本源少有關聯的利益關係。

在公開的(靈修)體系中,最初的靈性動力被某些體制遮蓋,這些體制多是由某一權威擇選並傳教給眾人的制度和教條的集合。那些隱秘的靈修形式過去只能在各大宗教信仰下的某些神秘派別中找到,這些派別存有以自己特有方式尋找上帝的那些人的原始實證經驗和記錄。他們中的某些人得到公開靈修體系的承認和允許,其他人則被拒絕,並因思想不同而受到審判。

聆聽並被我的話語吸引的你們,毋庸置疑是隱秘靈修的人。你們在多次輪迴中一次次感受到充滿活力的靈性的吸引,不受規則和制度的約束,也因此你們常常參加與傳統相悖的團體和運動。你們宣揚帶人回歸充滿活力的靈性本源且同時更貼近現實生活的信仰形式,你們脫離教堂等權威機構,也常常因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你們在與公開靈修體系關係緊張的情況下生活。因為對靈性的天生興趣,你們尋找與現存組織和機構的聯繫。每一生中,孩童時期的你們常常是愛做夢的、敏感的理想主義者,你心中充滿了關於人生的問題以及對意識發展和療愈整體性的關注。自從亞特蘭蒂斯那一生你的心輪被打開,並作為光之工作者來到這裡的生生世世,你都感受到一種呼喚。因為無法很好地適應社會,你們常常隱居於修道院等靈修居所,在那裡你們不得不應對並非總與你對靈性的理解相一致的信仰體系。

你們中的許多人在修道院牆內依然感到『與眾不同』和孤獨。雖然這些組織也為隱秘靈修,就是說真誠而不是基於權威的靈性的表達,留有一定空間,公開靈修體系依然佔據主導地位。當你看到教堂或你所屬的宗教組織以等級模式運作,幾乎沒有為自由和充滿愛的靈修形式提供任何空間時,你常常會為自己的理想主義感到絕望。

真誠的靈性與權力、權威和等級制度產生了矛盾。實質上,靈性導師或教導的覺悟和能量根本無法通過組織來傳給他人。一個組織想要的是建立結構、支配能量並將其引導到某些特定軌道上。在這個引導過程中,靈性教導或導師的原始能量被抽象化。看看我最初的教導現在變成了什麼樣子?我那時是為了告知世人存在於每顆心中、易接近的光和意識的次元。我所要傳遞的訊息,幾乎無法用言語形容,但是被我的能量觸動的你們中的每個人,都能理解我說的是什麼,你們中的許多人想到我時的那份感動正是基督能量在你們內心的渦動。你們在多次輪迴中試圖將這一心靈覺醒的能量在地球上展現,卻常常被想要將我的能量歸入教條和學規的宗教組織拒絕。

歷史上教堂逐漸演變成權力和權威的公開(靈修)體系。你們在基督之後的生生世世多次面對一個兩難之局:如何才能在體驗內在靈性的同時也參與社會?你在這個世界上尋找一個可以完全詮釋靈感的地方。當你真的加入一個自稱靈性的組織後 ,常常會感到幻想破滅或被迫離開。而當你加入與你一樣尋找回歸靈性本源之路的志同道合的人所組成的團體時,你步入危險的境地。你們常常被判為異教徒,受到暴力的處罰甚至被處以死刑。

歷史的痕跡依然伴隨著你,它主要體現在你對於公開展示是什麼賦予自己靈感和動力的恐懼。你們對於表現自己的內在靈性感到遲疑,這一遲疑使你難以使靈魂能量在地球上順暢地流動,並難以找到真正使你感到充實的富於靈感的工作。你們對於各種組織和運動也存有不信任感,你們成了個人主義者,自己尋找人生之路的獨行者,獨立於團體、家庭和社會之外。

這一切並非毫無緣由。在多次的轉世輪迴中只能自己照顧自己、被社會拒絕或者在團體中感受到的孤獨都是適合你成長之路的。在回答『如何在這一時代與志同道合的人---靈魂家族重新連接』的問題之前,我想先詳細解釋這一點。

 

被拒絕的心理創傷:靈魂個體在地球上的誕生

在早期社會,以群體的形式運作是很常見的,你的身份由你在群體中所扮演的角色來確定。目前社會大多依然以此形式運作,雖然漸漸出現了將每個人以獨特個體來對待的趨勢,這一趨勢甚至也呈現在某些傳統的社會群體中。現代社會已顯示個人主義的到來,這一潮流先在西方落腳,從政治層面上體現為民主的國家體制和更平等的法律程式。

心靈層面上的個人主義者意味著什麼呢?它意味著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特的展現,其特性和品質無法用外在的因素來衡量。將一個人視為個體意味著你認知他那並不源於生身父母或社會環境的生命意識的內在核心。這樣,一個人會獲得自由和責任的空間,因為他可以跟從自己(而不是他人)的意願做出選擇。事實上,個人主義作為思想基礎使靈魂深度的輪迴成為可能。哲學上,你可以無窮盡地討論個人主義的定義及其優缺點,你可以從各種角度來理解這一概念。我在這裡想說的是,通過個人主義思想的存在,通過認知並承認個人的獨特性以及從中衍生出來的價值和權益,可以獲得靈性上的突破。由此,產生了一個精神空間,靈魂因此獲得了更有力地展現於地球實相的機會。這使人們的自我意識增強,並提出『我是誰?』以及『我的人生目的是 什麼』之類的問題,社會環境對於個人獨特性和人生目的的侷限越來越少。雖然這會引起一些混亂,卻是一個通向內在認知和成長的正向發展。這一發展也觸動了你們---從亞特蘭蒂斯時期起便在地球上輪迴體驗的光之工作者。你們習慣於以團體的形式運作,在亞特蘭蒂斯時期你們是精英隊伍的一員(見第二章),你們憑著高強的精神能力在社會中獲得領導地位。那時的你們帶著一定的得意和驕傲,在某種程度上,你們覺得自己優越於低層階級,並毫不顧忌地對低層階級施行權威。這只是對你們在亞特蘭蒂斯時代所扮角色的大致描述,並不涉及細節。我在這裡想說的是,那時的你依然覺得自己屬於特權一族,對自己的社會角色和所起的作用毫無懷疑。你們經常在管理層面扮演領導的角色,即使你感到封閉和孤獨,你對自身的能力以及在整個社會中的價值充滿了自信。

對你們來說理所當然的這一切隨著亞特蘭蒂斯的沉沒也走到了盡頭。這一古老文明的沒落不僅結束了所有宏大的影響深重的意識試驗,也結束了你們理所當然的自信。亞特蘭蒂斯的沉沒在你們的意識層面上帶來了很大的刺激,你們開始意識到來地球輪迴的目的並不在於控制和操縱生命。在亞特蘭蒂斯時期你們開發了在生物層面上操縱生命的技術,你們自以為可以成為生命的創造者和操縱者。這一幻覺見證了『自傲』,如古希臘人所言:一種挑戰命運並最終引起遠超過自身能力的反力的魯莽和自信。你們在精神層面上的能力很高,知道如何運用精神能量來獲得當代技術依然無法達到的成就。你們來到地球的目的其實是讓你們理解真正的創造只能通過內心。

技術性的創造(無論是從唯物論還是認為萬物皆有靈的泛神論的角度而言)不是源自內心的創造。技術性的創造無法公平對待每個生命形體中獨特的靈魂,以操縱生命為出發點的技術性創造並無法提升生命。只有創造者和受造者平等時,創造出的實相才能茁壯成長為一個特有的、唯一的和獨立的生命形式。平等意味著愛、尊重和信任。想一想將孩子帶到這個世界上的父母。只有父母信任孩子的生命力和獨特性,在孩子希望脫離父母護佑的雙翼時放開孩子,孩子才能夠長成一個穩定、獨立的成人。上帝也如此創造了你們。帶著與你們平等相處的願望,祂以獨特的生命之光、自由意志和發現自己體驗自己的渴望創造了你們。這是你能夠送給『你之所造』最大的禮物。與此同時也要求你能夠放開你之所造,信任並尊重他們特有的成長之路。

在亞特蘭蒂斯時代,你們用頭腦進行技術性的創造,這一試驗被大地母親一掃而盡。你們為此感到茫然。你們真誠地相信這一試驗,對牢固的亞特蘭蒂斯古文明的毀滅感到大失所望。它使你們的自我形象發生了巨大的轉變,你們失去了自信,也因此才產生了內心的覺醒。這一災難的結果是:你開始以開放的態度看待與意志力和心理操縱完全不同的那些力量。你開始理解愛的創造力,這是在亞特蘭蒂斯沉落時地球用以震動其基礎的力量。因其趨向平衡的自然傾向,受宇宙力量支持的地球之心開始介入,這一介入也同樣動搖了你們的基礎。你知道新的一章在等待著你,你將不再以理所當然的安全感或成就感開始這新的一章,你赤裸裸地、脆弱地踏入了心靈的意識實相,並以新的方式認識理解物質實相。

當你再次來地球輪迴時,對亞特蘭蒂斯的記憶已被從肉身記憶中抹去。不過,你對曾經擁有的能力和天賦依然有著模糊的印象,還隱約記得一些似乎是『被禁止』的、最好還是隱瞞不提的事情。對於在亞特蘭蒂斯時期運用力量的方式,你們留有恐懼和內疚。你們帶著這個『業』再次來地球上輪迴。(亞特蘭蒂斯)之後的一次次輪迴中,你們自己成為高高在上、無法接近的社會權力的受害者。 雖然你小心翼翼地踏上這片(心靈)處女地,進入心靈的意識實相,你卻感到這個世界根本不歡迎你對心靈意識的傳播,你甚至因為與眾不同而受到審判。

你們體驗著業力循環的另一面,體驗著什麼是不能加入任何團體、不被接受或被暴力地驅除的孤獨。沒有任何一個團體給你家的感覺,即使有靈魂伴侶組成的團體存在,你們也常常受到各種社會權威的審判並最終被迫解散。你們在一系列的『受害人生』中體驗到深度的孤獨和自我懷疑。這裡我不再講『迷失』,因為我已經在其它傳導中詳細講述過這一點。

我想強調的是,在這一時期重新回到起點,也就是說某一個體形式誕生,雖然有著陣痛,卻是無價的。你被迫在這個走向圓滿的階段挖掘自身的力量並延伸到你的本質內在:一個神聖、獨立且富於創造性的生命體。和團體以及志同道合的人失去聯繫有一個作用:邀請你真正地發現你是誰。這個真正的你不僅獨立於所有的社會結構之外,也獨立於他人賦予你的那個理所當然的角色之外。這段歷史為你們現在面對的挑戰做好了事先準備,現在你們要做的是:基督意識在每個靈魂中的個體覺醒。不再是自上而下的教導,也不是跟從某一團體的大師。現在,基督意識自下而上地作為自由獨立的心靈能量誕生,基督意識本就是心靈能量。

新時代的能量產生於正在覺醒的人類個體意識,它產生於每個單獨的個體。覺醒後,志同道合的人們彼此連接,體驗認出彼此的喜悅和滿足。他們會相互賦予靈感並互相幫助提高內在的成長。順序是先個體後群體。一個人點亮了自身『愛和自我接受』的光,便能夠與志同道合的家族成員連接。一個敞開基督心靈的獨立個體產生的電磁輻射被志同道合的靈魂接收,這種志同道合者之間的吸引自然而然地就發生了,且毫無困難。

在這一時期,沒有必要為了覺醒而加入某一團組、群體或學派。一旦你已經覺醒,便會突然遇到很多與你能量共振的人。那時,組織一個具有共同目標的團體也不是必須的。這不是組織機構和靈性公社的時代,更是由眾多獨立個體組成眾多網絡的時代,這些獨立個體以各自不同的專長互相補充,每個人代表集體靈感的一個方面,互動著成長。

© Pamela Kribbe

(譯者:光之紫)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