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密度的痛苦

Q:你在較早時曾說,你所提到的一連串徵候——全都已經出現在我身上——是移入第四密度時所出現的徵候。


  它們是移入第四密度、但又仍然與第三密度保留一定連結時所出現的徵候。


Q:好吧。我對由摩擦而產生的痛苦仍有一點迷惑。

 你有一種習慣,會以一定方式把自己看成第三密度的存有。當你開始帶有這種想法,或覺察到有關第四密度的觀念時,你會發現,你通常都會從第三密度的觀點來著手探索那個瞭解。為了從某個第三密度的觀點來探索第四密度,於是,你們全都在自己的社會中創造了一些事物,其中之一即是這個信念:作為第三密度的個體,你將會比作為第四密度的個體時具有較為緩慢的振動。這仍然是某種判斷的殘留部分:創造一個認為第三密度總是「少」於第四密度的想法或信念。於是,你就在「強迫自己」去探索第四密度、並且讓自己去經驗某種能量加速的同時,製造了一個分離。你仍然執著於這個想法,認為你在從事於探索的時候,多少仍少於你所將要變成的。你正是那樣子以較低的頻率在移動。
  因此,當你在自己的心中,把第四密度觀念創造為某個所謂的高層次活動,而同時又保留一個想法,認為自己當時仍然是一個較慢的振動時,這項判斷、這種分離的比較,便創造出一個劇本,在它裡面,你會在同一個身體中帶有兩種不同的振波。這便導致了摩擦,因而引起痛苦。
  當你知道,你在任何時刻都是你自己,而且就是你所需要成為的那個自己的時候,你便會猶如一個安穩的、一體的波動那樣地加速,並且不會在你認為較「少」的事物,以及它所將要變成你認為較「多」的事物之間製造比較。你將會變成一個振動;你將會抹掉那個摩擦,而痛苦也將會消失。


一種奇怪的疾病


Q:巴夏,我從去年四月開始,曾經在三個月左右的時間中經歷了十分奇怪的事件和徵候。

 你在去年四月經歷了一共三個月嗎?


Q:真的,我真的經過了——全都是當下的經歷。我完全被每個片刻所吸引住,而每個片刻幾乎都像跳下懸崖一般——但也沒有問題。

  對了!活在當下。

Q:那很可愛。

是嗎?為什麼?


Q:是,你會明白的。那時,有一件奇怪的事情開始出現。這些非常可怕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思想開始湧來……一個接一個。換言之,我可以看著那個日期之前的新聞,而一切看來都很好。甚至那些在衣索比亞的饑餓臉孔也都變成了神采非凡的提示,要喚醒每一個人去敞開心靈以及其他種種。接著一切便開始變得很醜陋,一切都充滿了恨意,好像我們所經歷的這件事只不過是一個笑話,而一切都只是幻覺而已。而且,我知道確是如此;我知道是自己創造了這一切。

好的。那樣看對你現在有什麼幫助?

Q:我不知道。接著便是某一個晚上的經驗。忽然之間,所自這些已經溶化的二分性——我可以發誓,宇宙中的每一種二分性都向我滾滾湧來,而事情似乎已非我所能控制。我的心臟開始激烈地跳動。我真的以為自己心臟病發,正在走向死亡,而我幾乎已失去了知覺。我的部分身體消失不見了。我真的很害怕;我甚至找來一些醫護人員……他們什麼也沒有仿,但我卻有伴了。隨後我便到醫院。我其實沒有心臟病發,但一切看來都十分怪異。


  這是方向迷失。

Q:我甚至無法走出房子。我實際上已畏於見到太陽——甚至月亮。實在太難以承受。我在想:「我知道是自己在創造這些事情,但我同時又不願意這樣。」這幾乎就是我原來那個經驗的一種二分性。於是我嘗試用各種方法去處理它。近來,我在開車的時候又再一直經歷這種狀況;心臟開始蹦跳不已,接著便頭昏。我感到方向十分迷失,已經脫離了人生的軌道。我覺得無聊……噢,不是真的無聊,而是——我病了嗎?我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病了。


  病了?沒有錯。你帶有轉化病症的徵候。你正在經歷所謂的第四密度疾病。

Q:嗯,有什麼處方可用?


  生活。並且不再把正在發生的事情判斷為負面的東西。

Q:對呀,現在我對這個病的恐懼已經較少了。
  是。跟你的恐懼做個朋友吧。它的出現是要何你顯示某些事情。接納它所傳遞的訊息,把它整合為內在的一部分。你將知道,在狂喜中,你同時也可以腳踏實地,並且足以去協助他人。


Q:嗯……我不太明白。


  只要明白一般意義就行。當你加速至無限時,你常常會從自己的信念體系中創造出一個想法,認為你正逐漸看不見你在選擇這個地球人世時,所希望加以舉例證明的那些觀念。於是你便給自己一個機會,去經歷那個狂喜的兩極性。現在,你將能夠——如你所說——溶合那兩個極性。並且形成一種平衡的存在狀態——一種將讓你可以同樣自在地存在第四密度之內的狀態。

Q:我現在懂了。

 謝謝。

第四密度的生命

Q:因此,假如我瞭解你的意思。那麼,我們在第四密度中便會以一個不同的方式來經驗時間,而那裡的每一世也將會延續一個長很多的時間?


  是這樣:當你開始更加活在當下、活在現在,而不那麼活在過去,不那麼活在未來或擔心未來——當你越能夠活在當下的時候,你便越加不會經驗到時間觀念。你將失去時間的蹤跡。日期——儘管可以經由日出日落而被觀察到——將不必具有那麼大的意義,好像你必須知道現在是幾點鍾或今天是那一天一樣。當你感到有所需要的時候,你便移動,而且也會在合乎需要的時候,自動地置身於你確實需要置身其中的地方——無論你是否知道,你將在什麼時間到達那裡。
  歲月將會互相溶合。很多年過去了;幾百年過去了。對你而言,那可能就像只有一日,就像你仍活在現在——活在當下,活在永恆的這一刻一樣。那就是為什麼有很多人會發覺自己的壽命正在延長。這在某個意義上只是一個抽象的誤稱。你並沒有真的擁有更多時間;你是在製造較少的時間。於是你便進入原型的、當下的持續存在中,並且增加了自己的歲數。既然你不再計算,所以它們的數目也可以經由比較而加以降低。
  現在,因為你將會加速至那個速度,故此我們的認知是,你們的文明不需再留在具現的形相中多於約兩、三千年。那時候,你們將移到其他領域、其他層面上。


Q:正當我們通過轉化而前進,而又經歷了一次肉體的光照的時候,我們是否會看到自身有很大的變化?

就某種意義而言,你可以選擇去創造那一類型的象徵來代表自己的覺醒——可以的,如果你希望這樣。地心引力將不再如此強烈地控制著你。

Q:那麼還是否意指,我們會擁有更輕、共振、更明顯的軀體?


  是的。各種事物將會顯得更加明亮、奪目;你將會看見更加清楚的色彩。你將看到現在對你來說屬於不可見的那些能量。你將能夠真的看見靈氣場、以太磁場以及其他在你們的星球上連結你們整體意識的互動性波場。
  你將發現自己不再生病;你會睡得更少,吃得更少。你將在自己的星球上創造自己的夢境,而且也會與多個其他的文明產生互動。你將重建多個區域,把景觀塑造成令人心悅的風格;你也會停止多個區域中的建設。你將會在空間中進行建設;你會探索空間、各個時間層面以及其他的經驗層次。
  你將開始真正看穿物質實相的虛幻,知道它只是自己的投射。你將能夠憑意願出入自己的身體。你將發現,你根本不再需要轉生,而在任何時間,只要你希望短暫地擁有一份屬於物質形相的經驗,你們便會共用少數幾個軀體。

Q:人口數字大約會有多少?


  在一千年之內,你們很可能——並非絕對——會低於五千萬。


Q:六十年內又是多少?
  你們可能正開始從大約六十億的人口往下滑落。如我們所曾說,你將會發現,你們真的沒有人口過多;你們只是沒有均分土地而已。不過,一旦離開了輪迴階段。並且容許擁有長壽之後,你便開始去降低你們的人口。很多個別人士,將會一直為其他希望留在肉身中一段時間的人,發揮非肉身支持體系的作用——直到你根本不再需要肉身的時間來到為止。但即使到了那個時間,有些人可能仍會留在非肉身支持體系之內,這樣做是為了別的存有,他們可能想利用你的肉身實相,把它視為某種新鮮的經驗性實相,於是便如此重新投入人世。


Q:你說,我們的現在不是某種來目過去的結果,那麼,我們是否將會以不同方式來運用自己的想像力?


  你將會活在其中。你將會以同樣真實的方式來經驗想像力,如同你一直經驗肉身實相時一樣。你將會——我們早已說過很多次——活在你的夢中。你認為我們是在使用比喻嗎?當我們說,你將會活在你的夢中的時候,我們是按照事實來說的。


Q:我不是指夜間的夢;我是指白日夢。


  有什麼差別?睡夢,白日夢……我們只是在說,那些障礙現在已正在溶解,而那些讓你去製造一個觀念,認為睡夢、白日夢以及醒時的肉身狀態並不相同的各種界定也一樣。這一切都將會成為一個經驗。以你們的用辭來說,我們並沒什真的睡過覺,因為,既然我們活在夢裡,我們就永遠不必在肉身實相中醒來。我們是清醒的。那就是活在你的夢中的意思。藉著去經驗你的生命,好像它就是那種你認為只屬於睡夢的實相類型,這樣,那不可能的便被變成了可能的。你將不再去分別夢境實相和肉身實相,或感到肉身實相比較真實。

Q:巴夏,你說過,沒有一個人正在比其他任何人走得更快。


  這並非就整體意義而言。舉例說,有一個落後了的泡沫,你將會留在它的裹面——這是一般性的說法——儘管某些人可能比別人加速得更快。但你將會停留在那個具有接納性的泡沫裹,這樣便容許你們全體——作為一個泡沫——立刻移入第四密度中。你不會走在任何人的前面,雖然,在某個意義上,你在個人層次上可能會走在某個人的前面。


全體一起

Q:全體一起有多少比例的人將會進入——?


  不不不……詢問這一類訊息會引致分隔,是相當沒有意義的。所有選擇進入第四密度的人口——他們百分之百都將會到達那裡。選擇第三次密度的人,他們也百分之百會留在第三密度。如此類推。根據這種百分比將無法給你任何有意義的東西。這是個一直在轉移的觀念。抉擇——在作出的那一刻中——會徹底抹掉了這些百分比。所以你可以說:現在-七十%。現在-六十三%。現在-八十二%。這有什麼差別?它一直在改變。


Q:好吧,我懂了。可是這就表示,我們這些個體可以跟別人討論,並且播下「種子」,讓他們可以改變想法。


  當然,你永遠都可以與人分享自己。你可以跟任何一個你接觸到的人分享這個想法,因為,如果無法與他們分享,你便不會有那個接觸。


Q:巴夏,如果一個人到達了那個階段,他不再指責或指指點點,那是否意味他多少已達到了第四密度中。


  在某個意義上,是的。那將會是第四密度經驗的開始。改變將會越來越多:生理改變、能量改變、社會方面的改變——這一切,當你走在第四密度中,你都能夠加以證實。但是,那將會是你願意有意識地知道自己現在——事實上——就處在第四密度之中的開始。


Q:你不就是那樣地為這個主體創造實體的第四密度作總結嗎?


  是,在一個意義上。你需要知道,所謂的客體性其實是不存在的,而你也可以完整地創造出自己的實相。第四密度將要負責你的這種實相的創造——行動,好像你事實上真的創造了自己的實相一樣。那就是第四密度。認清一切——一如我們所曾說——都是同時性,並且照它那樣子行動。
  一切都以立體方式交相連結;一切都是同一件事情的顯現(以它所能夠運用的各種多面、多層面方式,所作的涉及任何特定事件的同時顯現)。你所經歷的一切都是同一件事情。知道這一點,並且像你知道了它那樣地行動,這就是活在第四密度中、活在現在、活在當下。


Q:在我們移入第四密度的過程中,我們是否將會溶解自己的無意識,那麼,到了我們已全然進入其中的時候,那個無意識將已被徹底溶解了?


  在某個意義上,是的。當你需要的時候,你便會知道你所需要知道的事情。你將會活在當下,毫無畏懼,並且有意識地察覺到,你生命中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創造。沒有任何神秘的東西;沒有任何隱藏的東西;沒有任何不可思議的東西。


Q:我們最後將會移入與自己高層自我的整合中嗎?


  那已經是與高層自我整合的一種形式,但仍停留在生理條件之中。第四密度是與你所謂的高層自我相互調和一致的表達,但同時又仍然留有一定程度的分隔。接著,第五密度就是實際地變成高層自我,而且已經是非物質的——如我們所說過。


Q:我猜想是這樣:正常而言,一個個體會從第三密度一貫繼續行進到第四密度,再到第五、第六、第七,如此類推。


  是的,那就是你來自第三密度的線形思考方式。


Q:可不可能從第三層面直接到達第十二層面而沒有——?

  可能,到某個程度。因為你早已同時存在每一個已有的層次上。你到了第十二層面就會知道這個;在第三層面的你可能不知道。但你在第三層面上,也可以根據需要而成為那個連結的任何一種代表。然而,容我問你一個問題:以你那種直線思考,你有什麼理由要從第三密度直接進入第十二次密度,而沒有經歷中間的其它層面?


樂在第三密度


Q:我在第三密度的經驗並不特別愉快。


  那你可能就會留下來,直至明白它也可以使你快樂為止。問題是,很明顯的是你所選擇的經驗失去效用的時候,你便無法從中逃避你本可逃避的東西。而且,那往往會使你停留在那個經驗之內,直至你瞭解原因,知道起初你為什麼會選擇它為止。到達第十二層次的最快方法就是去弄明白,你也可以——以每一種方式;完全地——享受第三層次。


Q:我想,我仍未到達那個點,讓我發現,限制也是特別令人快樂的。


  好的。但你要明白,限制有各式各樣的種類。僅以特定方式集中注意力,即是限制的一種形式。即使在你稱為第十二密度的地方,也仍然存有一種特殊的覺知或專注,使你可以看到這個你正處在第十二密度之中的事實。那仍然是一種限制。限制中或限制的本身,並不必然帶有固有的負向性。你只是接受了第三層實相中的信念體系或其中之一,認為一切限制都帶有固有的負向性——或某些情境本來即是負向的。但這些情境並不存在。
  容我再說一遍,沒有任何一個情境會帶有任何固有的意義。無論你為某個情境賦予什麼意義,那都是來自你所接受的教導;你被教導去相信,那個情境具有那種意義。你給予一個中性情境——一組中性的狀況或道具——的意義,將決定你從中所獲得的效果。
  故此,倘若你覺得第三密度並不令人愉悅,那麼這只是因為,你曾經被教導去相信它就是那樣。只是那個信念——只是那個信念!!——創造了第三密度令人不悅的效果。只是那個信念而已。肉身實相中並不具有某種本有的東西,它說:肉身實相必然是令人不愉悅的。只因為它在特定方面是一種限制,並不表示你就無法在第三層實相中帶著豐盛的生命往高處攀界。
  而且,矛盾的是,既然你已經明顯地選擇了第三密度,那麼我們所要給你的一個提示即是:當你終於明白,你可以在第三密度中充滿了極樂的時候,也就是在你能夠認知到,你早就存在所有其它層面之上的時候。而且,讓你自己知道這一點,將只是簡單地轉移觀點,而不必好像要爬出那個你失足墮入的深暗泥沼一樣。這一切都只是觀點問題。
  現在,如果你願意把這個道理直接吸納到心裡,那麼它或許會對你有所幫助。請十分注意以下的界定——雖然我們在過去已經陳述過了。一般而言,你那個有關從層次到層次、從層面到層面地進展的想法:那個觀念,或過程,本即要你去認清,你其實即是過去你認為存在其中的那個密度。
  所以,如果你發覺,你認為自己正存在第三密度中,那麼就多想一下。你就是第三密度;你就是這個物質性的宇宙;這個物質性的宇宙就是你。當你知道,你把這個物質宇宙經驗成什麼,你便是什麼,——當你能主控自己所經驗的物質宇宙是什麼的時候,那麼,天國便將會出現在地上,第十二密度便將會出現在地上。
  所有層次都根據某個思考模式,用某個思考方法串聯起來;所有層次都串聯好了。你只要去瞭解,從層次走向層次,即是去認知:你早就作為那個層次而存在,並且以那個層次的觀點來看待自己。當你讓自己作為那個集合性整體——那即是你——那樣地運作的時候,那麼便沒有任何層面會顯得令人難以承受——因為你將會靠在那個你即是它的整體之上。
  在第十二密度之中,你並沒有與自己割離;你永遠能夠從一切力量、一切存在之中,吸住你們靈魂的全體。那麼便沒有任何層次會令人無法承受,因為,任何一個層次將只像整體存有、整體創造者——即是你——的一小部分而已。而當你如此發揮作用,適時適地而歡——活在當下,全然地活在現在——的時候,很矛盾,你便容許未來以及所有的層面,能最快地加速進入你的當下經驗裡面。因為你那裡都不會去;一切都發生在你的裡面。你把那些經驗帶給自己——即使這一點,你也沒有真的在做。宇宙中沒有任何東西真的在移動或到任何地方去;這一切都是觀點或透視角度而已——一切。
  請務必記住這個道理——而且,當你讓它滲入任何一個它需要進入的部分時,它可能也會給你巨大的協助:在你們的文明中,很多人都相信為某種圈套——「我這裡圈住了;我那裡套住了」——的多種觀念,都是由於你們曾被教導去相信「意識存在身體之內」的緣故。其實不是;是身體存在你的意識之中。對於這兩種界定的領悟,會帶來非常巨大的差異,而這個觀念因此就十分不受侷限、十分具有擴展性。因為你可以看到,你所認為的身體,只不過是在一個有關你這個意識的綜合觀念之中的一個焦點而已——而你所經驗的所有物質實相,都是從這個意識中被創造出來的。你擁有更大的彈性,因為你可以變化你的焦點,分散你的觀點,拓寬、擴大你看待自己的方式——你透視自己的方式、你透視那個以肉體言詞來表達的、有關你自己的觀念的方式。於是,重要的是要記住:這個軀體正浸沒在集體意識——那即是你——的裡面。
  那麼,對你們全體而言,這便是最後的一項說明:從這一個點開始,你將會開始以自己的速率和計時方式,注意到生命中同時性的增加——那種巧合的狂喜爆發。而且,或許——或許而已——你也將會開始忘卻自己的過去。不要害怕遺忘,因為,正是遺忘讓你可以活在當下,在需要時知道你所需要知道的一切,並且認清自己其實即是無限的存有。現在你就是無限的存有!感謝你們參與了這一次的共同創造。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菲芮兒
  • 在3次元也可以很快樂~ 然後再繼續玩下一關:P
  • 我常想起巴夏的上面這段話。過去我總被教導生命是痛苦的(小說看太多了^_^),而我也這樣相信了好多年。 近來常看到我一歲多小外甥女的快樂被「大人們」限制著,或擔心她有危險。總讓我心想:我是這樣被教育長大的吧。
    雖然我有察覺到自己有點想逃離這個次元,但某種程度上我還是想找到在這個第三次元的熱情啊~

    幸運樹 於 2011/02/08 22: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