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7:來自巴夏的生命訊息》第五章〈大合奏〉P.98~108

--

  巧合嗎?

  一九八六年六月:在這次討論中,我們將先要展開一個你們所謂巧
合或同時性的問題。你會發現,我們在討論內容中,所加以特別說明
的東西,將會是某種簡化版本,它所根據的觀念和了解,將與那些可
讓你的生命得以發揮功用的機制相關。

  你們意識中的東西現在又再次加速運作了;因此,重要的是,你們
須清楚了解有關控制自己生命的事情。我們將討論某些有關同時性觀
念的例子,並且以一種十分簡化、直率的態度,來準確地勾勒、描繪
、界定你將如何地利用自己對這個觀念的了解,來認清你是、而且一
直都是在主導著自己的人生。

  如我們所常說,所謂意外並不存在。沒有任何事情是意外讓生的。
當似乎有這種事的時候,你所看到的其實是一些重疊事件——巧合—
—這些事件刻畫並界定了你所選擇的模式和道路。現在我們將要這樣
地界定同時性,並且進一步加以清晰地描述。

  同時性、巧合,是你對多次元存在同時顯現的生理時間軌跡——(
空間性實相)的有意識認知。我們將會——通過你日常生活的例子—
—指出以下的觀念;這種同時性,是你對所有事件、物體、關係、觀
點、認知以及互動作用的有意識認知——這全都只是一件事情。你所
經驗的每一件事物、你在自己的實相中所創造的每一項變異,全都是
不同角度下的同一件事情。這同一件事情正同時顯現為一個含有多種
事情的幻相。所有事情即是一件事情——一切即一。

  因此——用你們的實用性語言來說——請務必觀察以下的事情。給
自己機會去認清,我們所將要描述的是,為了有意識地去了解你是自
己生命的主宰,你需要做的只有兩件事情,而那就夠了。我們將會把
截至目前為止與你們所討論過的所有事情——意識型態、信念、情緒
、思想、認知、觀點、互動等——提煉為兩個觀念。你可以把它們當
作一個機制來加以利用,藉以認清自己掌有創造自己實相的主宰權。
兩件事情,十分簡單:一、二。

  第一:一切部是同時性。一切都是同時性,意思是,當你開車、走
路,當你正在做日常生活中的任何事情時。記住;每一件物體、每一
個人物、每一個聲音、每一項互動、街上的每一個爆裂聲、樹上的每
一片葉、樹葉的數目和色澤——一切都有一個原因。沒有意外。

  沒有意外!所以,現在就去認清,當某些互動關係、物體或人物
在特定時刻中可能與你沒有深刻的直接關係時,那並不表示,它們的
存在就沒有任何理由。它們對走在你前面或落在你後面的人來說可能
有更大的意義,但因為你也在那裏,你便扮演了那個願意與別人一同
行動或互動的部分。而且,就它們與正在發生的事情的關係而言,它
們的重要程度會因你的存在而提高,就像你的重要程度會因它們的存
在而加強一樣。

  因此,這個觀念是要你去認清——用我們經常應用的一個比喻:如
果你在開車而別人卻把你阻斷,或交通堵塞了,如果你正處於某個你
通常會視為負向的境況,那麼你要認清——再說一次——沒有任何事
情是意外發生的,沒有!每一件事——例如,你遇到交通堵塞時,你
前後的那部車,無論它在前面或後面多遠的地方,它的顏色,或陽光
照在它上面的樣子——沒有一件事是意外!一件也沒有!


  大合奏

  故此,開始陶醉於萬事萬物的美妙安排,即是參予其中——在某個
無意識的層面。你正在把那裏的每一粒沙、每一顆原子都納入自己的
生命中。一切!毫無例外。一個也沒有。在這個一切皆從不同角度所
同時體驗的同一件事情的觀念中,這所有事情都是其中的一部分。這
只是一個事件。有關重要程度的想法,只是要你認清自己如何與這個
事件發生關聯。

  換言之,你可能會發現……譬如說,某人正走在街上,他穿了某種
顏色的襯衫。你可能認出那就是同時性;你知道有一個原因。你可以
探討事情與你的關係,並且發現,它在那一刻並不帶有任何對你顯得
重要的意義。走在你身後的那個人可能會發現更大的意義,但那僅僅
表示,你已明白,你並非意外地出現在那裏。因為,就另一人而言,
你也是整個經驗的強化的一部分。這就是我們所說的重要程度。

  你可以這樣看,這是另一個比喻:你想想某種旋轉推進器。它會以
某個速度旋轉。你也有一支閃光燈。如果你身在暗房中,如果那個推
進器正在轉動,如果你的閃光燈跟別人的閃光燈一同與推進器的旋轉
同時作用,那麼當你決定啟亮閃光燈的時候,它就開始閃起來,一閃
,一閃……每次你想啟亮它,那就是你看見這個推進器的第一個位置
。因為你的燈光與推進器的轉動同時發生,所以,那便是你看見推進
器的唯一位置。

  現在,如果你能夠獨立地看見你的那一種同時性,而另一人也可以
獨立地看見他的那一種——這樣,你們的閃光燈便不會相撞,這是
另一種說法——那麼,他將會是從不同的位置來觀察同一個推進器。
同一個推進器,角度卻全然不同。這同一個事件,看起來完全不同的
原因,只是因為每個人的閃光燈都具有不同的速度和計時而已。所有
事情都是同一件事情!

  你可能把同一件東西看作不同的唯一原因,是因為你在肉身實相中
的意識閃光燈具有不同的速度和計時。一切即一;這是第一要點。一
切都是同時性;一切都有存在的原因。

  第二要點:隨機而行。你對一切皆同時發生的有意識認知,為你帶
來了這個機會——要完整地行動。你要按照同時性所帶給你的機會來
行動;這就是你所必須做的。一、認清一切都是同時性。二:完整地
按此而行。要創造你所渴望的生命,你所需做的就是這兩個觀念。就
是這樣。結束。對於肉身實相來說,這已經是一切;一切都是同時性
;照它那樣行動。要與你對一切存在——當它表現為肉身實相時——
的有意識了解處於完全和諧的共振之中,這已經是一切所需的了。

  從一到二。按照第二點來行動,將經常會產生更多有關第一點的覺
知;後者也經常會給你更多按照第二點來行動的機會。它們是自我延
續的。一孕育了二,再孕育了一,再孕育二,一直加速,以至於無限。


  完整地行動

巴夏,你所說的「完整地行動」是什麼意思?

  就是這種認知:如果你覺察到一切只是一件事情,而你又是其中一
部分的時候,那麼你便認清,你已經擁有一切所需。可以成為任何自
己所想要成為的,而且不必把自己強加於別人身上。完整:統一的、
整合的。溶合。一。整體。

  你毋須強迫別人接受你的意見;你毋須支配任何人以獲取你認為應
得的東西。按照同時性所給你的機會來行動,完整地行動,知道你已
擁有如此行動所需要的完整,完全以你所需要的方式來獲取你確實的
需要。你毋須依賴任何人來為你做,或強迫別人這樣做。完整地按照
你所創造的機會來行動,這樣將會把第一點永遠延續下去。永遠。因
為你——透過與一切存在、同時性相一致的行動——將永遠有意識地
保持與它的連結。不完整的行動會把你分隔並中止第一、二點之間的
過程,這樣便無法讓行動產生對同時性的有意識覺察。

  了解一切都是同時性——包括負向的同時性。你一直吸引自己相信
樂於(以你所願意採取的態度)去依循的那些觀念。負向的事件仍
然沒有遠離同時性,因為它們實現了你的負向信念。你正以那種態度
行動。我們要說的是,帶著正向態度的完整行動,將永遠可以有意識
地維持那個連結。這個行動將可以讓你把這項連結視為加速前進,而
不是停滯不動。

那麼,我們也可能有負向的加速前進?

  在某個意義上。但是,這僅僅表示,如果那是負向的加速前進,你
便會先發現,你會把它視為破壞,並且會看到它帶著那種形式。它可
能也不會容許你去了解破壞的原因,只因為你已遠離了一切都是同時
發生的事實。接著它便會導致一個問題;「這為什麼會發生在我身上
?」於是它便創造了受害者。負向的同時性會創造受害者。故此,認
清自己正在形成一項有意識的、正向的連結,而且,由於一旦認清它
是什麼,你便知道自己仍控制著它,於是你便可以經由完整地按照它
來行動而去選擇自己所喜歡的。就那樣而已。

你所說的一切都是同時性的意思是,每一個角度——當你列舉它們
的時候——都是同一個意念的反映?

  是的,它們是同一件事情。它們全都是同一件基本的東西——你稱
之為創造,或上帝——而且是立體的東西。每個角度即包含了一切;
它們全都是一切。所有東西都是一切。每個分離的概念既是它自己、
又是它反映這同一件事情的版本。如果你熟知同源生物的觀念,那麼
你將了解,你身體中的每一個細胞都帶有關於整個身體的資訊。那就
是我們所說的。每一項分離的概念都是同一件事情的不同顯現。因與
果;同一個事件。


  分析一切

當我嘗試把這個觀念應用在生活中的小事件上時,我便覺得難以理解。

  再說一遍,你不要忘記;我們並非在說,有意識地認知一切皆同時
發生即表示,你將能夠有意識地分析並了解每一個角度。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要去認清,對你而言,某些角度——如我們所曾說——將會
具有各種程度的相對重要性。對於那些不具有高度重要性的角度,你
不會形成某種有意識的、分析性的認知。這也是信任問題。

我可以信任。可是,你是不是在說,事情將會顯而易見,而我們也將
會知道,哪些角度的重要程度最高?

  是。換種說法:「多巧合!正好符合我的需要。地點剛好,時間也
正確。」其他一切都不緊要。似乎是,相同境況的另一種變化將會對
某人顯得重要——雖然於你卻不一定要緊。可是,這只是同一件事。
重點不是要具備有意識的認知;重點是要那樣行動,好像你知道,現
在發生的就是同時性,而那突顯的就是你所需要知道的。在你需要知
道它時,那情形是怎樣,就是怎樣。

  無論那些鼓舞你、適合你的事情是什麼,只要你能從事的你就去從
事,那麼,所有曾經發生在你生命中的事情都會各如其份並且顯出意
義來。你將會在反省的時候領略到它們的意義。你有很多次不想知道
它們的意義,直至後來,你自發地經歷了那個境況,以一種自然的方
式發現了你所想要發現的,並且了解到,為什麼那些事情會那樣發生
。可是,如果你深信它們的發生都有一個原因——你的原因——並且
以那個正向的方式來利用它們,那麼,你遲早都會發現,它們過去曾
如何地以一種正向的方式來為你服務。

  信任你的直覺。檢驗它們在你裏面所帶起的東西。「我為什麼猶豫
?對於我的處境,對於我在這項共同創造中所擔負的部分,我所真正
相信的是什麼?我具有什麼信念?這種猶豫讓我在自己以及別人的裏
面看到一些什麼?」你學習一切可以學到的有關它的東西;應用它,
那個顯而易見的選擇自會適當就位。接著就照它行動。

你是否說過,經常分析一切可能會有害?

  在某種意義上,你可以認清,你將常常容許同時性進入自己的生命
中,並且決心不去分析它——因為分析它可能無法讓你經歷那種經驗
,你將會又再把它分割為小塊,而不是讓它成為一個整體。信任吧。
那是一種真知。你只要相信,一切你所見的都是同時性。沒有意外。
你如何與它發生關聯正是你所需要的。簡單又明白。不過如此。

如果常常是;當同時性存在,而你也照它行動,但卻沒有發生任何事
情,這又如何?

  這是一個矛盾。你要明白,你正在設立兩個完全不同的有關同時性
的觀點——一個正向,一個負向。須知道,它將永遠會以任何需要的
方式來顯現。再說一次,它不一定是易於覺察的,好讓你可以利用它
所顯現的樣子。因為,假如你必定覺察到某些意念,你可能便無法移
向它們;你可能會固著在這個機制上。這就好像,你忽然——分析性
地——沉迷於那個擁有駕車能力的概念,但卻忘記了如何進入車中開
車——因為你太固著了,「嗯,這一小塊,它與那一塊的關係怎樣?
它與這個的關係怎樣——怎樣,怎樣,怎樣……?」那時候,你已經
趕不及赴約了。

  那只是一個比喻,但效果卻相同。有很多時候,你將注意到,同時
性的發生會有適當的時機。說「那不應該發生」是一種宣判。你把期
待放在你認為它應當如何發生的方式上面。那就沒有讓它成為同時性
。同時性是什麼就是什麼。是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不是「嗯,它
本來應該這樣。它沒有發生。我沒有看到我所期待:本來應該發生的
。」

那麼,如果我們不了解結果……

  你一定了解——以你所需要的方式。刻意分析並非了解的唯一定義
。你必須再去認清:在你好像一切皆同時性那樣地行動的那一個瞬間
,它便會變得更為清楚。

 

創作者介紹

幸運草的吉光片羽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