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交響情人夢在亞洲的大受歡迎,韓國和台灣分別出現了向
交響致敬的作品。韓國不用說,就是現在正熱烈播出的《貝多芬
病毒》;整體而言算是走出了自己的路,另闢蹊徑,朝向各年齡
層雜牌樂團成員與冷酷指揮的互動著手,有韓國人自己的味道。

  而台灣受到的影響有多深呢?看看最近的台版《蜂蜜幸運草》
和《不良笑花》就知道了。蜂蜜幸運草我看過頭一兩集,某一些
表現手法還真的很交響;而今天看到有人說不良笑花女主角蔣小
花很像野田妹,於是在網路上略看了些片段——我只能說,如果
沒有交響情人夢,台灣偶像劇很難想到會有這樣的女主角出現。

  某種程度上其實應該慶幸這種現象。對於台灣偶像劇而言,至
少是個刺激和起步。雖然兩部戲整體來說,都有模仿致敬太超過
的現象。向蜂蜜第一集,動畫效果多的誇張;然後楊承琳飾演的
發音不清的蔣小花,也許演的時候滿腦子都是野田妹吧。不過,
這也許是好現象;像交響的偶像劇,一般而言水準還不會太差。
(而日本呢?也許是因為交響太耀眼了,所以一部模仿作也沒有。
怕畫虎不成反類犬吧。)

  交響的經典地位慢慢確定下來了。現在正熱烈期待交響電影版,
只是畫漫畫的二之宮知子老師,懷孕中,已經接近尾聲的漫畫連載
了!到時候希望演員們能全員到齊呢。

創作者介紹

幸運草的吉光片羽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