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讀「未知的實相」,剛 開始Seth對羅伯茲夫婦解釋「可能的自己」。在一些重大人生抉擇之中,兩個可能的自己各自往不同方向走去,也有不同發展。

     近幾天我憶起自己對於人生的重大抉擇,和愛情有關的。本以為自己僅是默默生存著,不會被其他的女孩所注意到。卻又相信自己是塊璞玉,有緣賞識者大概是個有極家鑑賞力之女孩。  回想起過去種種,若談話以接傳球比喻,我總是屬於發球而話少的一方。不常談論自己的事。因為自身生活似乎過於單調而缺乏故事,經驗也微不足道且過於淺薄。是以過了這麼久(從上大學迄今),我已經對此司空見慣(抑或已經麻木?)

     事實上,我真的非常想當精彩接之人:只要對方一拋出話題,自己就可以順著接話而將之開展成引人入勝的絕妙談話經驗,如花火盛會般展現出一波又一波高潮。

 我是這樣想著:希望自己能在人際關係中優雅跳著舞(就像村上春樹「舞舞舞」一書中的男主角)。擁有適度而有趣的的人際關係--這是我小小的夢想。

在這個寧靜的鄉下夜晚(此刻我於家中並且思量著過去的種種),一個人沒有愛戀對象的,準備開始重新出發。怎麼會到現今這樣的地步?是不是重新出發必得先拋棄一切?或者我的確在諸般無疾而終的情愫裡頭失望太多,而也在一些約定中感到困惑。到最後我最常用的解決方式是在於「遠離」。

    而正如我過去慣用的手段,最近我又遠離了一次。往前走大概是最好的方法--也是最爽快知道。她和我已成不同世界之人;她和我所做的約定,我未能如期於今年實現;和她上同一堂課的我,因為過於少發言,以致於她以為我只是個來旁聽的同學;發現她對每個接近她的男生都很好而自己僅是在她的朋友名單之一而且不知道有沒有因誤會而被除名。我似乎無從知曉,在那樣曖昧不明的時刻 ,她們真確的想法。如此種種我想自己的確正在失去一些東西當中。(儘管如此我卻在這個月剛告訴一個女孩,謝謝她的情意但是彼此並不適合……)

   或許日後有所改變。總有一天我會找到方法使自己命運朝向夢想之境。那時我至今所經歷過的一切有可能改寫成不同結局。

  我慢慢認識了一些不會彈鋼琴的女孩們。

  而因戀愛而在一起的快樂似乎非我現今生活的首要目標。我必須好好生活並且安心等待。 可能的愛情生涯。那時的我下定決心的話,現在也許是在一幸福快樂之境地,並擁有許多私密而快樂的回憶。而受傷也會有情人擔心照料。繼續生活下去並多了一份安適感。既然如此美好為何我現在仍只是一個人?

  我曾無意間向家族學妹吐露過原因。那是在一個學期初哄鬧的課堂後方,我和她皆因為等待下課加簽而而想把漫漫時光應付過去。她問我為何如此,想找一個在一起會感到幸福的女孩:會這樣想是因為對於戀愛其間的想像,總是以一兩年為基本單位。因為是在這麼漫長的時光中一起相處的人,因此要不要在一起,需要更強烈的決心…。那什麼是讓我幸福的女孩?她是一個和我說話時能夠輕鬆自然,話的拋接球都順暢而開心的女孩。   而之前喜歡上的這樣帶給我幸福感的女孩,全都是已經有了男友的。並且她們皆不出聲的對我說:抱歉。

   所以檢討到最後,全都是我自己的原因啊!對於愛情有著殉道式的思想。書太厚了本不該掀開扉頁的。

  寫至此開始胡言亂語起來。但以上的確是我思想片段。這裡仍是我的嬉戲園地。這就是我文章的起步,看來不是太壞。至少我是真心的。

創作者介紹

幸運草的吉光片羽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