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的天空,望上去幾乎就是一片澄藍的海洋。
陽光大大方方的穿過街角小咖啡館的玻璃,在臨窗的一張咖啡桌上停駐。
咖啡桌上的那杯capuccino飄浮著水蒸氣,在陽光的撫弄下,
亮亮粉粉的,隨著咖啡館內小野麗莎音樂而隨意晃動。
男孩心想,是個再好不過的夏日午後了,
工作忙了一星期,也該是喘口氣的時刻;
能夠在這裡發發呆,放鬆生活步調,也是一種幸福。
只是…
這幸福中總有一點說不出的小小缺口,那是……

男孩低頭啜飲了一口咖啡,
抬起頭望著對街遠處一個女孩的身影,
那模樣、打扮好熟悉,彷彿曾經見過。
是了,他閉上眼,眼簾浮現的是那個女孩的笑臉,
陽光下鮮明的色澤,仍和四年前親眼所見一模一樣。
那天他在心中對她Say Goodbye,
從此就有一個小小幸福的缺口存留在心中。

是怎麼和女孩相遇的?
男孩的印象模模糊糊的,並不真切。
一開始認識她的時候,他以為她就如同尋常女孩一般,
與他的世界很遙遠。
那時候他是一個充滿不確定感的男孩,
整天懷疑自己存在這世界上的價值。
無數個失眠夜裡,他總是莫名感到害怕,
不曉得的隔天一早醒來,又會面對怎麼樣的難題。
這世界對他而言太過於沈重,
他想要飛翔但是沒有翅膀。

那時她的笑容總是著燦爛的,就像夏夜裡的花火一樣;
而她的聲音是溫和的,有一種撫慰人的力量。
她的是一個溫和又善良的女孩,對每個人都好,
有她在的場合,氣氛特別和諧:
她總是能讓每個人盡情的在聚會中展現自己。
她是一個讓人想起就想微笑的女孩。
認識她一段時間後,男孩開始注意到她的存在。
只是他這麼黯淡,和她的明亮是不會有任何交集的,男孩心想。
他依舊過著不確定的生活,和那女孩最多的接觸,
也只是點個頭罷了。

就在某次上課時,他和女孩偶然坐在鄰座;
下課時為了打發時光,他翻開他很喜歡的一本書,
羅蘭‧巴特的「戀人絮語」。
正聚精會神地看著呢,沒想到女孩開口說話了:
「這本書我一個星期前才看過。」
男孩抬起頭來,有些訝異的望著女孩,
不敢置信地說:「真的嗎?」
就在那一刻,他的心弦忽然被撥動了一下。
彷彿那女孩的光亮照進了他的心房。
這樣的巧合讓他覺得好神奇。再看一看眼前的女孩,
女孩的全身散發出光芒!

於是他們就那樣熱烈的討論起對於這本書的讀後感,
他發些他們有許多想法不謀而合,
當女孩細細地對他述說自己覺得那個地方最棒時,
他彷彿從她口中聽出了春天的來臨。
教室外的春光正明媚,而教室內男孩的心情也像和煦的春風,
愉快的奔跑在綠油油的草原。

從那天起,她的身影悄悄溜竟了男孩的心頭
偶而下課時遇到,還會聊個幾句。
他慢慢地知道她愛好文學、喜歡看藝術電影、
常常思索哲學問題、說話時輕聲細語
以及有一些迷人的可愛小動作……
像是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他發現了一個好女孩。
他對她的一切種種都感到新鮮好奇

他發現自己喜歡上了女孩。

然而那種喜歡是帶點絕望的。
男孩的世界總是暗沈沈的,快樂的燭光顯的特別微弱。
女孩則是散發光芒的燈塔,吸引著歸家的船兒。
如果每個人都是自己生命的導演
那他的生活是一齣沒人愛看的混亂的悲劇
而她則是一齣佳評如潮掌聲不斷的精緻喜劇
男孩怕自己的加入會破壞女孩的戲
他沒有自信和勇氣自導自演他和女孩的故事
他那時候不是好導演,只是個青澀的演員

瞭解那女孩越深,男孩也就意識到女孩離自己越遠。
他發現有個另一個男孩也喜歡著女孩,
並且總與女孩形影不離。他們倆相之間談話總會有快樂的笑聲
而且他們彼此的默契是男孩所不能企及的
女孩找的了她的愛情,而且越發明亮
因為女孩看起來這麼快樂,
男孩決定將自己的心意深深埋藏起來,
並且微笑的在心中祝福著女孩。悄悄遠離她的生活。

但偶而在路上碰到時,女孩還是會高高興興的和男孩打招呼
這是男孩在那時感受到最亮的光芒。

時間踏著細碎步而過。

三升四年級的暑假,男孩參加了去日本的畢業旅行。
在清水寺販售御守的攤位前,他遲躇了好一會,
不知道是要買健康守、學業守、或是交通安全守?
然後他突然想起了女孩,決定買幸福御守。
幸守是白色的、福守是紅色的。他決定把這一紅一白都買下來
送給那女孩,
因為如果女孩幸福,他也就心滿意足了
他真的希望那御守能讓女孩幸福永遠

那年夏季末尾,他在女孩生日時送給了她幸福御守
「要幸福喔。這是很靈驗的御守呢。」他鄭重地說
「謝謝你的御守!」女孩很高興。「希望它真的靈驗囉!」
男孩笑笑,沒說什麼。
看到女孩身旁的男朋友親暱的牽起她的手唱生日快樂時,
他覺得在這樣美好的氣氛下,是告別的好時機
他決心和那女孩的一切告別,於是他在心中悄悄地對她說聲:
「Good-Bye」。
在和女孩道別的同時,男孩的心裡也同時也決定了一些事情
他要和從前告別,正如同他對女孩一樣
從今以後他就不是那個不確定的自己了
因為他確定了:自己曾經喜歡過一個人
而正是那個不確定的自己使得一切只能朝向命定的方向打轉
他要改變命運 就一定要捨棄
捨棄這讓他掙扎不安得一切

男孩睜開眼,看到窗外的天空不知何時堆滿了雲朵
而街上的女子已經不見蹤影了
他從公事包裡拿出了幸守與福守,是一個月前出差到京都時買的
那時接待的朋友問要到哪裡參觀時,他毫不猶疑說出了三個字:「清水寺」。
或許那時心裡頭就已經浮現了女孩的身影而不自覺,
他買御守時仍是挑了當初一模一樣的紅白御守,
只是這次是買給自己

這幾年男孩過的還滿順遂,就是感情路上曲曲折折的
他走上和以往截然不同的 一條路,開始積極進取勇往直前
不在顧忌和害怕什麼,他要做一個有明確方向感
能夠不懷疑的活在世界上的人
他努力讀書之餘還參與許多活動 開始活躍於人群中
常常累的倒頭就睡 根本忘了有失眠這回事
朋友都說他變成一個活潑的人 說以前不知道他可以是這樣子的
或者說 像是認識得一個新朋友
過去的記憶已經遠去 那個脆弱的男孩已經無人記起

畢業後他找到一分人人稱羨的工作,做的得心應手
並且頗得上司賞識,有意要栽培他更上一層樓
所以每每交給他一些棘手而龐大的工作 磨練他的能力
而他也真的全力以赴去做了 從年頭忙到年尾 沒有絲毫的怨言
而成績也是有目共睹的
男孩從工作中找到了確定的感覺 並且有了自己的成就
當然也斷斷續續談過兩三場戀愛
只是每場戀愛都不長久 因為交往的女孩最後總覺得他太過強勢
心裡頭又只有工作 不肯在心中讓出一點空間給戀愛
然後是大吵一架 不歡而散
「是我戀愛運不好吧!」男孩想,所以在京都時才特地買下御守
祈願自己愛情順利
如今想想,或許是因為,他的心中只容的下女孩的身影

聽說女孩畢業後和她的男朋友分了
現在在某加公司工作,人緣還是和一樣的好
只是大學同學說她的笑容少了一些燦爛……
男孩聽到這消息,只是笑笑,沒再追問下去
經過了這幾年,他學會了不去追問一些事情
因為追問也不能改變些什麼

他只是這樣望著窗外,直到一陣腳步聲打破他的回憶
他轉頭,看見一張熟悉的微笑的臉--

是女孩。

他微張著口,有些說不出話來。
女孩用眼神詢問:可以坐在你這桌嗎?男孩點點頭。

許久未見,女孩的長髮削短了,原本豐腴的臉頰瘦了不少
仍是那個令人打從心裡喜愛的女孩,
只是她的微笑已不像從前那樣甜美,反而多了一份苦澀。
女孩說自己正因心煩而在路上漫無目的的閒逛,
看到咖啡館玻璃內的人很像男孩,就走進來看看了
沒想到真的是他……

他們許久沒見面了,這次的意外重逢讓兩個人都有些激動
他們談著這些年的生活:大學時代的朋友,如今各有一片天,
有人出國,有人創業成功,有人現在已經人譽為明日之星……
他的工作有成就感到是很累,她的意見長官都說好但是很少採納,有挫折感……
他們所喜愛的作家最近又出了一本新書,不過感覺上和過去風格不相同
他們所喜愛的藝術片導演改拍起商業片來,頗為賣座卻少了感動
她家的小狗後來被車撞死了,她哭了好久;
他種的薰衣草盆栽最後因為忘記澆水而枯萎了....

他們的心情隨著彼此語音的抑揚頓挫而起伏
他們興高采烈的談起自己的一切,
就是不觸碰自己的感情生活

咖啡館外不知不覺暗沈了下來,
男孩喝下最後一口咖啡時,窗外已經是傾盆的大雷雨
沒帶雨傘的街上行人匆忙的跑向騎樓避雨……

他們談的忘了時間的存在,一回神竟已是晚餐時分
他們各自叫了一份義大利麵,繼續邊吃邊聊
也許在美食下說話會比較坦白吧,男孩不小心提到他和前女友吃義大利麵的事
然後就再也藏不住自己的事,簡略的說了一些
女孩睜大眼睛聽著,偶而吃一口義大利麵,或是做出沈思狀
當男孩說完時,她沈默了好一會。
然後微微的嘆了一口氣:「我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

女孩說起了和男朋友分手的理由。

那個人是愛著女孩沒錯,可惜在家庭和愛情衝突時
他竟然選擇了家庭,只為了他的父親的一句話:
「你一定得娶對我們家族事業有幫助的女人。」
然後那個人沒有半點異議的接受了這樣的安排
然後一直和女孩道歉……
女孩要的不是道歉,而是他的愛情
只可惜留過了無數次的眼淚也無法挽回
從此女孩的生命裡就有一難以擺脫的結……

女孩說著說著,竟然流下了眼淚
這是男孩第一次見到女孩哭的樣子,她的臉因為淚水而顯得憔悴
男孩覺得好心疼、好心疼……
他不知道自己此時要怎麼安慰女孩。

他腦中閃過了認識女孩以來的所有畫面,
女孩的笑臉是那樣的觸動他的心……
他低頭看看擺在桌上的御守,想起「要讓女孩幸福」的心願
想起幾年前曾經放棄的一切……
現在的他已經可以有讓女孩幸福的能力了,為什麼不試試看?
他心頭默默唸著:御守、御守,請幫助我吧!

他的手輕輕的的覆蓋上女孩的手。

女孩忽然停止流淚,只是怔怔地望著男孩。
男孩聽見自己說:「不要流淚了,好嗎?
因為在妳哭泣的時候,會有一個人,為妳心疼。」

女孩聽到這句話,又哭了好久。
男孩靜靜遞給她面紙,不再說什麼。

女孩終於破涕為笑。
男孩看到女孩笑容中的燦爛又回來了,
就像一場因雨延後的煙火晚會即將登場。

「就讓幸福的御守陪陪伴著妳」男孩用另一隻手把御守交給女孩,「讓妳幸福。」
女孩只是笑著點點頭。

兩個人又沈默了一會,這次是女孩先開口:
「上次妳給我的御守好像不靈喔……」
男孩笑笑,說:「那只有半年的期限,是會過期的
但是我的手永遠不會過期。」

女孩又笑了。

咖啡桌上交疊的手依然久久沒有分離。
小野麗莎仍唱著輕快的的歌曲,是要打烊的時分了。
咖啡館外的雨早就停了,雨後的天空顯得分外清新。
今天是滿月呢!月光照得街道熠熠發亮,
看來,今晚是個適合情侶散步的,
好天氣。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