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月光下奔走,行色匆匆如路過的兔子,
這是我見到她的第一印象;那時候雖然是大白天下午,
可是不知道怎麼的她就讓我聯想起這樣的畫面
好像曾在夢中見過,
我不禁望著她的身影出神,並且猜想她的心情:
是不是和兔子一樣。
                                                                               
她很快就走出了我的視線範圍,我只好重新對著醉月湖發呆。
這是個初夏好天氣,在總區無處可去的我只好坐在湖畔的椅子上發呆
本來可以去圖書館吹冷氣消磨時間的,可是一想到還要戴口罩
就覺得悶熱不舒服。
只有面對一池湖水,才讓我有可以喘口氣的感覺
                                                                               
一絲微風拂過湖面,鴨子和鵝在湖畔蔭涼處安靜不動。
                                                                               
漠然她又進入了我的視線範圍,而且這次距離進的多,
我才看清楚:她的被包背著一個兔子小布偶,隨著她的步履蹦蹦跳跳
她走過我面前,像極了在月光下找路的兔子。
她是在尋找胡蘿蔔嗎?也許該去台大農場找吧!
我胡思亂想,想著想著意識漸漸模糊,最後竟打起瞌睡。
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中那女孩成了一隻大兔子,
正在醉月湖畔收成紅蘿蔔......
當我再度睜開眼,發現她就坐在我身旁,兩眼凝視著前方
一動也不動。她的神情哀傷,是近三年我看過最哀傷的臉之一
我心中的疑惑更深了,不禁開口問:
「妳在湖邊走來走去世不是想找東西?」
                                                                               
她沒反應,仍舊望著湖水。
                                                                               
「妳知道嗎?剛剛妳匆匆忙忙的樣子還真像在晚上趕路的兔子呦。
而且大白天不是妳活動的時間吧!」
看她沒反應,我接著又說:「看起來妳有很多的心事,需要找人發洩情緒。
如果妳不介意,我可以當妳的情緒垃圾桶喔。
反正我下午閒著也是閒著,很樂意和別人聊天。」
                                                                               
她仍不說話,於是我和她一同望向湖水,沈默。
                                                                               
過了十分鐘,她突然開口說話了;「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對兔子情侶……」
「兔子情侶?我以兔子只會吃紅蘿蔔,沒想到兔子還會戀愛?」
她接口:「是的,兔子也會談戀愛。當時他們倆形影不離,
尤其是最愛一起啃紅蘿蔔了。
連雄兔對雌兔的情書也是這樣說的:
『願我永遠陪在妳身旁,我倆同吃一條紅蘿蔔……』
就這樣他們度過了了一段快樂的時光。」
                                                                               
「聽起來很幸福嘛!」我說。
                                                                               
「可惜並不是,接下來發生一件恐怖的事。
雄兔得到了紅蘿蔔過敏症,再也吃不下任何紅蘿蔔,
從此甜蜜的時光一去不復返,
因為這對兔子情侶突然就那樣失去了戀愛的的感覺,
然後...兩隻兔子就只好分手了。
但是雄兔受不了這麼大的打擊,不吃不喝,沒多久就絕食而死了
雌兔在傷心之餘,哭了好一陣子才平復 ,
把眼睛哭的更紅了。
雌兔有時候還會想念雄兔,不過都壓抑下來了
只有在月色皎潔的時候,會在這附近的草叢走一走,
懷想當初和雄兔躺在草地上談天的時光。
                                                                               
「妳就是雌兔嗎?」
                                                                               
「不!我是他們的主人。本來是晚上才會帶雌兔來這裡散步的。
只是牠今天早上死掉了。」
                                                                               
「妳一定很難過吧!」
                                                                               
「其實這不是讓我最難過的……」她拍拍背包,站起身,像要遠行的樣子。
然後他緩慢的跨出步伐,同時說:
「今天中午,我和男朋友分手了。」
我抬起頭在看她一眼,她的眼睛紅紅的。看她漸行漸遠的身影,
我只能在心中為她難過。
                                                                               
從此以後,當我吃了太多紅蘿蔔,晚上就會夢見像兔子的女孩,
在月光下匆匆忙忙的身影。

創作者介紹

幸運草的吉光片羽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