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她緩緩凝視著他的臉,說:「我和男朋友分手了。」

   那時他和她並肩坐在公園的涼椅上。天空很藍,雲白的很透徹,像小學生的圖畫紙;暖暖的午後陽光將她的臉照的白晰透亮。 這一瞬間他看到了些許蒼白。
    他的心是一池平靜的水塘,被她鵝卵石般的話擊中,泛起了好大一塊漣漪。他心裡頭既是驚訝又是迷惑。他側過臉來,看著她緊閉雙唇眼睛直視前方,像是下定決心成為一尊美麗的雕像。
    他不知道剛如何安慰他,口中只能反覆的說:「怎麼會這樣呢?你們前些日子...還不是好好的?...」
    等到他說到第三次,她臉上堅毅的線條忽然開始鬆動,兩行淚像小河般汩汩從她的眼中湧出。可是他卻沒有聽到半點哭聲。一直到她趴在他肩上哭個痛快為止。
    他想要安慰她,可是又怕自己會讓她更加傷心。而且這是第一次有女孩,在他面前痛哭並且倚著他(即使是為其他男孩而哭)。他手足無措。
2
我坐在教室裡靠窗的座位上,望著逐漸漆黑的天色,忍不住把手貼在窗上,想用掌心感受外頭的冷冽。下午五點半,同學們都已走光,教室一片空寂。

忽然我的掌心從玻璃接收了一股暖流。我轉過頭,發現另一隻手隔著玻璃窗,正貼著我的掌。
是她,她穿著深紅色外套,圍了條白毛巾。睜著她那純淨的大眼,與我對望。
我們就這樣一動也不動許久。直至夜色完全將天染黑。
3

會遇見她是偶然。那天下五一個人踱步到醉月湖畔,心裡正為讀書進度心煩。忽然間眼前晃入了一個女孩。似乎有些熟悉的身影...那不是學妹嗎?那個我朝思暮想,以為一生難以再見的人。

她神情柔和的坐在湖邊長椅,眼神望向湖面的鵝。我走到她身旁,喊了一聲她的名字。她朝我點一下頭,又偏過頭去望向波光粼粼的湖面。湖面上的鵝正幽雅的滑行。
我的眼光仍離不開她的臉龐。自從我在離開時悄悄寄了封告白信給她後,已有一年半不見她的蹤影了。
「那封信我看了。」她悄悄的說。我的心忽然不能抑制的狂跳。
「是嗎?」我並不期望什麼。那時的她已經有男友了。我大概只能是她很要好的朋友罷了,或者是她眼中的好人。
「看了之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你....」她說。
「那是我那時唯一能表達心意的方式.....。」我嚥下了口水「可是現在無所謂了。我決定做個勇敢的人。」
於是,我朝湖面大喊「我、喜、歡、妳!」優雅的天鵝被這句宣言驚的振翅而飛。

當回音消失許久後,我們都沈默著。

後來她開了口:「其實...我是喜歡你的。」

創作者介紹

幸運草的吉光片羽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