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的野豬心情

  野豬大改造之於我,有股神奇的魅力。直至今日,當我聽到這齣戲的配樂,仍是
會如同輕微觸電般地聆聽那些旋律。這是一齣不管從哪一回拿出來放我都接能津津
有味看下去。這戲的每一分鐘,幾乎都是無可取代的好戲。集合了校園、喜劇、靈
異、推理、成長、愛情、友情、親情、悲傷、超現實、陽光面與陰暗面的日劇。猶
記得我在我看到第四集之時,在心裡禁不住喃喃自語:天阿這部日劇為何拍的這麼
好看?
   尤其在狂看了一堆近幾年的日劇之後,我不禁要說:這是2002年以後最好看的
一齣戲,已經名列在我心目中十大經典日劇之中 (其他的經典是像長假、HERO、
大搜查線、海灘男孩這幾部2001年以前的戲)。當然也有人向我表示,這齣戲並沒
好看到這麼誇張,或是對這部戲沒有特別感覺。但就我個人而言,或許是野豬真的
觸發了我心中某個深處的心弦,以致於如果2002後的日劇只能向人推薦一部來看,
我真得只會推薦「野豬大改造」。

 

 post-327048-1129211316.jpg

 

緣起

  會想開始看野豬,可能要歸功於緯來日本台為本齣戲取的名字和打的廣告。
的確,「改造野豬妹」 這名字聽起來土土的(通常我們叫XX妹都是一些奇怪的綽 而的確那時候PTT日劇版也是罵聲連連。但不可否認的這的確激起了我的興趣。
之前我也曾接觸過片面資訊,得到的粗略印象關鍵字是:高中生、幫助同學受
歡迎、陰暗心理...之類的模糊字眼,使我以為這是一部陰暗的日劇,看了以後
會心情不佳,於是敬謝不敏。可是看看緯來的歡樂廣告「改~造~野~豬~妹~!」
畫面呈現兩個帥帥高中生替一個披頭散髮的女生進行服裝髮型大改造.....這不是很
像旅遊生活頻道裡「酷男的異想世界」裡,那五個同志幫異性戀男改頭換面的戲碼?
這種透過「對於服裝髮型家中裝潢的改變,使一個不起眼的人重新得到家人朋友同事
的新眼光」故事,老實說還滿吸引我的。
  於是在剛考完司法官考試,身心亟需好好休息的時刻,我在彰化家中,用速度很
慢的寬頻,一集一集看下去...(後來才發現,和廣告內容越差越遠,廣告所呈現的
只是微小的一部份而已)。一看下去不得了,我發覺自己沈浸在其中的氛圍裡,不能
自拔....每看完一集,就急切的想看下一集(可是HINET的網路速度是如此之LOW..)
這種觀看戲劇的經驗已經好幾年沒出現了!

改編與劇本

  我並未讀過原著,但聽說原本野豬妹是個男胖子,裡頭也沒有山下智久演的
「彰」。但是無疑這是齣改編很成功的戲,我反而覺得這樣的安排更為精彩。
純粹的原創編劇可能很難想到這樣的題材,而原著的確提供了一個很好發展的
故事架構(日劇演到今天,真正好看的原創劇本已經不多,所以大量改編自小
說漫畫的戲越來越多)。當然到最後據說的確偏離原著不少。可是這又有什麼
關係呢?到最後野豬已經有自己的生命了。
   而編劇寫的還真好。據說最後幾集都是邊趕劇本邊拍,可是這麼倉促趕出
來的劇情還是一樣好看,完全聞不到急就章灌水和拖戲的味道。編劇在一些看
似平常的橋段走向添加了一些意想不到的發展,令螢幕前的我大呼過癮!

溫暖悅耳、貼近情節的的配樂

  一齣好戲的成功因素不光是影像敘事,一些畫面加上配樂之後,簡直是
把那些青春情懷發揮的淋漓盡致。野豬的配樂以管弦樂為主,搭配鋼琴、
長笛等獨奏,每每在情緒濃郁時刻出現。而在輕快情節部分則用了一點小搖滾。
至於本齣戲懸疑部分,則是出現了恰如其份與不安與緊張....。就算脫離
影像,仍是一張很好聽的配樂!
  說到這裡不禁感慨,台灣戲劇在配樂方面真的是弱項。就拿最近引起廣泛討論
的「白色巨塔」來說吧,配樂老實說普普通通(可是他們請的黃韻玲已經算是
不錯的音樂人了),搭配起戲來沒有特別加分的效果。我個人認為如果是請日本的
配樂家來製作,或許台版的白色巨塔會更感動人心。
  或許在台灣純粹作配樂是無法養家活口吧!因此台灣並沒有像日本那樣常常
有好聽的戲劇原聲帶(再舉日本配樂好聽的例子,前陣子日本才播出過的「醫龍」,
其插曲Aesthetic實在很耐聽,而台版白色巨塔只會狂放「曾經太過年輕」..)可聽。
也因此台劇真的就此遜色了不少。
   總之野豬的配樂可以說是一流水準,搭配好戲,真是相得益彰!

千言萬語不知如何說起,那麼我想還是編寫劇情邊漫談好了。

第一回 改造野豬計畫開始!
不可思議之物:猴手

---
「在我看來  這個世界的全部都是遊戲」
「每天都是些毫無意義的事情在周而復始」
「很好地周旋在這個環境中   並且維持有利地位的話  就可以不受傷害地到達終點」

  故事一開始是一個早熟高中生桐谷修二(龜梨和也),他雖然是班上最有人氣的人
,但他將人生視為一場遊戲,去學校也只是和一群小鬼般同學們打交道,不肯打開心
去交真正的朋友。他總是兩三下就輕鬆的把同學打發走。但他也有施展不出招式的時
候:那就是面對他的同學草野彰(山下智久),一個走路起來搖搖晃晃,說話有些瘋
瘋癲顛的傢伙。彰總是死黏著修二,趕也趕不走。修二嘴上雖然說很討厭他,可是彰
卻將修二視為唯一的朋友...

「柳樹被移走的那天  她就出現了  好像憎恨一切的  那個女人」

  有一天,修二上學前固定要觸摸的柳樹不見了,正當修二絕望大喊時,小谷信子
(堀北真希飾演,以下稱野豬)披頭散髮,一臉鬼氣緩緩出現在修二面前。修二嚇
得跌坐在地...(當然我也不明白野豬為何會出現在那個地方,不過導演將她拍的
剖像鬼片出場方式...只不過是大白天)

   老實說看這部戲前,三位演員我皆沒有深刻印象。之前是有在「極道鮮師2」裡
看過飾演酷酷學生「龍」的龜梨,但對他沒什麼特殊印象(我想他不過就是一個
傑尼斯帥哥罷了)。山下雖然十四五歲就出道了,可是之前他演的作品我完全沒接
觸(就連「龍櫻」也是在野豬之後才看的)。堀北真希更不用說了,在此之前我根
本連名字都沒聽過。(倒是有在「電車男」看過她飾演的電車男妹妹,但是看過以
後根本就忘了有這號人物存在....)
  日劇也到了世代交替的時刻,新生代演員紛紛掏起大樑。我只不過遠離了日劇
三年左右,就發現一堆陌生臉孔。木村拓哉、松隆紫、松島菜菜子的時代已經遠
去了,取而代之的是龜梨和也、赤西仁、松本潤、山田孝之、小池徹平、長澤亞
美、井上真央、堀北真希、石原里美、新垣結衣一大票年輕演員;然後比較熟悉
的只剩仲間由紀惠和柴崎幸。這幾年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簡直像一覺醒來,周
圍的人全變做你不認識之人...。幸好這些年輕演員演的都不錯,演起來和木村拓
哉時代相比,別有一番年輕氣息。不過他們真的很年輕...都是十七八歲或二十歲
以下就飾演主角(話說堀北真希才剛年滿十八就要在這個月主演「鐵板少女小茜」
,年紀稍長的長澤雅美也主演「水手服與機關槍」)。
  因此這部戲是我真正認識這三位演員的開端。整部戲的主要焦點集中在這三人身
上,恰到好處(不像龍櫻最後六個人加阿部寬、長谷川京子,最後每個人分到的時間
是如此之少...每個人的臉依序照個幾次,五分鐘就過去了)。可以說少一人太單調
,多一人則過於複雜。而的確這齣戲賦予他們的形象如此鮮明,以致於這部戲的形象
會長久跟隨著他們;日本2005年公信榜單曲銷售冠軍不正是龜梨和山下所組成的
「修二與彰」嗎?

「那傢伙感覺真噁心  怎麼感覺這傢伙很緊張呢  感覺那傢伙很臭呢」

    修二班上轉來了一個女同學。本來同學還以為她是個像矢田亞希子的女孩。
沒想到卻出現了披著長長亂髮,低著頭,個性陰鬱的小谷信子。果不其然,
這樣的野豬在班上沒人肯與他作朋友,也遭到班上「壞女孩」坂東一群的欺負...

彰:「可是青春這東西  我是真的一點都不了解」
修二:「我是這麼想的  做一些誰都沒做過的事之類的  然後就是就算碰到
      挫折也要拼盡全力     就是這樣」

  或許是這對話,觸動了修二與彰的心。當他們看到正被欺負的野豬,聽到
了野豬宣告「自己不可能改變時」,心中或許開始浮現出些微「啊..或許我們
可以幫助她」的想法。修二突然決定幫野豬擺脫困境,完成坂東說的,不欺負野
豬的條件。他們幫野豬站在一個「只限俊男美女入內」的書店,而不被怪怪書店
主人趕出店門口。野豬破了待在店裡看書時間的紀錄,並引起學校內的大轟動。

「大家都在絞盡腦汁地想要  怎麼能使金錢更好用的方法
  讓並不出眾的歌風靡起來  讓很普通的女孩子成為偶像
  在很難吃的拉面店門口排長隊
  換句話說也就是   策劃人」

  受到成功的鼓舞,修二與彰開始認真考慮改造野豬的可能。對修二而言,
世界因為他的努力而有所改變;而彰滿腦子想著要做些與眾不同的事來讓青
春不留白。於是他們把野豬找來,問她有沒有被改造的意願,
沒想到野豬的回答竟是
「我不要」!

野豬:「我不是說過了嗎  什麼都不會改變  無論我到哪裏都是同樣的世界
        我無法生存的世界  只會一直持續下去」
修二:「 那麼去創造一個不是很好嗎
         你能生存的世界  我來為你創造」

     野豬因為自卑而拒絕了修二的改造計畫。修二與彰無奈的看著野豬離去。

訓導主任:「這是猴手。」

   接下來這部戲的超現實色彩開始浮現。修二幫訓導主任(是個笑聲很怪的女人
,夏木 マリ飾演,聽說還是神隱少女裡,幫湯婆婆配音的人哪)拿櫃子上的箱子,
一不小心竟將櫃上的箱子全部掃落,而眾多箱子中,訓導主任發現了兩隻猴手。
而猴手據說可以實現三個願望....(這不是某些漫畫裡面可實現願望亦能致命的
猴手嗎?)

   這時候鏡頭色調一變,成了偏藍色的冷調。這整齣戲裡導演真的很愛玩這種色
調轉換的遊戲。往往場景一換,鏡頭的色調也跟著換了。例如在學校下午時分,就
常常以黃色調呈現出一種黃昏的氣氛。這樣別有用心的安排,使得本劇在眾多日劇
中更加突出。這樣的呈現會多出一些製作時間啊,但導演似乎下定決心,要將本齣
戲變成一特殊之作品....

   訓導主任給了修二一隻猴手。修二許願希望柳樹能好好生存。坂東果不其然又對
野豬開始欺負。野豬逃到了書店,而坂東被書店主人逐出門外(看來亦是一個可愛
的大人)。書店主人對野豬說:(這書店)是我創造的世界。野豬若有所感。
   訓導主任拿著許願時(她許的願竟是:讓校長的頭髮三年後變成禿頂;又是一個
可愛且總做誇張動作的大人),被野豬撞見了。訓導主任慷慨的將剩下兩個願望的猴手
送給野豬。於是野豬許了一個願:
   「請讓坂東那樣的人在世界上消失吧!」

   這樣深沈的怨念,如果背景換在深夜,還可能被認做鬼片吧。但其實之後的野豬
個性不是這樣陰暗的...或許導演或編劇還在摸索呈現野豬這一號人物吧!仔細聽聽
野豬的聲音,也不像往後幾集聲音低沈而斷續。第一回的她說話方式反而相當正常。

野豬:「柳樹自己一定也沒  想到自己能在海上走過」
修二:「不活下去的話是不會  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事的
野豬:「有那樣的地方   全新的可以生存下去的地方
       我..可以成為一棵大樹嗎
       能成為一棵能不被   任何人移走的大樹嗎?」

  修二在騎車回家中途的河岸,發現了柳樹蹤跡,是在一艘船上。而他又看到
野豬跪坐在之前柳樹種植的地方沈思...(所以野豬也是「柳樹愛好協會」成員
之一。修二趕忙叫野豬坐在後座,開始追著柳樹跑。原來柳樹被移到其他地方種
植了(這時候畫面色調轉換為黃色,一種青春感懷的色調)
   青春的自行車。男孩奮力騎車,女孩坐在後座。這不正是吉卜力動畫「心之谷」
最後的段落嗎?這彷彿成為一種青春象徵了。

   當野豬決定改變自己,她的怨念也就消散了。她用猴手許了最後一個願望:
「請取消“讓坂東她們在這個世界上消失”的願望」
   她說:我要在有坂東她們的世界上活下去。

於是野豬決定接受修二與彰的改造。

彰:「不管到什麼時候  不管是義名還是網名  都用信子不是很好嗎」
修二:「那也是。(把頭轉向野豬:)你叫什麼?」
野豬:「信..信子」
彰反覆唸著:信子、信子、信子(Nobuko),然後唸成了野豬(Nobuta)
然後一直叫信子「野豬」
野豬:「就算叫我野豬也不要緊。」

   野豬拿出之前因被欺負而扯破的領帶,上頭破損處用一隻可愛的小豬圖案
給遮起來了。是裁縫手藝好的修二幫她縫上的.....

  於是改造野豬計畫,正式開始!

最後是修二的陰暗獨白:
「我常常很強烈地反省自己  為什麼會和這兩個傢伙在一起鬧
  但是這也還是遊戲  而且應該快樂
  可是這個時候的我 還完全不知道   我們的前方
  出奇地深而暗」

片尾是兩隻可愛小豬的動畫,搭配修二與彰同名主題曲....這樣的搭配也是日劇中
少見。印象中片頭片尾搭過動畫的也只有電車男。

-------
第一集對某些人來講可能略嫌漫長,因為足足有七十分之久。
事實上而裡面的劇情又是快速不拖泥帶水。因此這七十分鐘的節奏,
仿若電影般,看完第一集會覺得:啊,怎麼有那麼多劇情...
事實上我覺得導演真的用電影手法來拍戲:在其他日劇往往要用兩集才能說完的
故事,本劇用一集就敘述完畢了(往後幾集也是如此)
因此剛開始或許有人會有些許不適應(尤其幾場野豬被欺負的戲份)
但是其實這部戲的喜劇成分我還沒提呢!
各位不要看上述劇情簡介就覺得野豬大改造很陰暗........
事實上本劇的基調仍是在一溫暖有趣的基調上進行的
(也不要被修二的話給嚇到了...)

總之,這部戲真的很特別...裡頭各種元素混合的如此之好。幾乎前所未見哪!

第二回  服裝髮型改造之篇
        本集不可思議之物:夜半幽靈

   一開始導演依舊玩了一些小把戲,在下大雨的黑暗夜中,修二的弟弟告訴
修二夜半幽靈的可怕:
「長頭髮的女人半夜站在神社的前面   那個女人懷裏抱著一個人偶
  仔細看看那個人偶    和那個女人的臉一模一樣!」

   「夜半幽靈」的傳言也跑進了修二的學校。而野豬也被戲指為是「夜半幽靈」。
同時修二開始和彰一起準備改造野豬。首先他要野豬把那一頭雜亂無章的長髮剪整齊
一些,沒想到野豬的反應卻是抗拒。還說頭髮被下了詛咒。

   導演手法真的是很妙:這樣的情境如果發展下去還可以往鬼片方向走....

   修二在午餐時邊吃隔壁班的校花上原真理子做的便當(啊還沒沒介紹她出場:
她是修二名義上的女朋友:一心喜歡著修二,總是在午休時分拿著自己做的便當給修二
吃,而修二卻不是很真心的喜歡她,總是屢屢逃避和真理子的約會.....),邊問真理
子,頭髮對女人很重要嗎?真理子給了肯定的答案.....
   這時後彰衝出來拉住修二說知道夜半幽靈的真面目了,而答案竟是.........

                                    野豬!

  野豬手上還抱著一個長髮人偶,和傳說中的一模一樣。她說那人偶,是她受欺負時
一直陪伴在身邊的東西,所以她要和人偶留同樣的髮型。(聽到這裡我大概和修二
與彰有內心有同樣的OS:野豬妳可不是普通的怪啊)。修二腦筋一動,先從剪那人偶
的髮型下手。可是野豬仍不肯剪髮...

   野豬果不其然又遭到了欺負。這回是在體育課時,放在櫃裡的制服被人用油漆寫了
「醜八怪」字樣。而嫌疑犯是誰?是坂東一夥做的嗎?
   坂東當然嚴詞否認,而的確也找不到證據是她們做的。

  有道是:危機便是轉機。修二首先完成野豬所提出的條件(他和彰兩人穿著歐巴桑
的衣服,出現在野豬面前,而這樣滑稽突梯的場面,讓野豬不禁露出抽筋式的笑容),
野豬終於肯去剪頭髮了。而修二研究校規後發現,野豬只要得到許可是可以穿便服的!
於是改造野豬行動正式出擊。野豬從訓導主任那裡拿到了穿便服的許可(那主任多像
一個可愛的老巫女啊,啊對,就是湯婆婆..)。

  三個人一起研究造型,並用彰所擁有的信用卡副卡(彰的父親可是大公司的老闆),
為野豬買了好幾件衣服。同時野豬也真的到了造型設計師那裡去剪出一個亮麗的髮型。

  這段酷似酷男的異想世界的變化過程,只用了兩分鐘,就以剪接鏡頭下的三人,
在服飾店逛,快樂的氣氛染溢在他們周圍。(我也好想要有這要的青春!)。
加上修二的旁白,兩分鐘表達了不止一件事:
  「我認為不管誰都是不夠自信的    都會有喪失自信的時候
    感覺自己活得很忐忑   事實上大家只會在意自己的事情
    沒有時間去管別人的事    所以  完全沒有必要害怕
    首先不要想著要給人家好的印象   只要讓大家知道有你的存在」

  這樣的話對野豬有很大的鼓舞效果吧!

  終於時候到了。上學時分,野豬穿著修二精心搭配的漂亮服裝,以和往常不一樣的
髮型(終於清楚看到野豬的臉了.....)與服裝,走進了學校。(修二與彰還不斷告誡
:要挺胸、打招呼要很大聲..只要想著“我在這裡”就可以了....)

接下來這段我真是看的熱淚盈眶。這也是我最喜歡的野豬段落之一。

「早上好」
   野豬低頭匆匆向看護早晨校園的體育老師打招呼。

「早上..好」
  野豬的服裝引發了大家的注目,她跑到了英語女老師面前打招呼
  英語老師微笑著回應:「早上好」

「早上..好」
  野豬又跑到坂東一夥前,有些羞澀但又堅定的抬頭望了望坂東,也打了聲
  招呼。坂東一時之間也被眼前亮麗的野豬驚住了吧!她滿臉疑惑神色不由
  自主回了一句「早上好」。

  野豬走在走廊上,微低著頭,把兩個拳頭握的緊緊的。(背景是走廊上同學
的訝異目光)。鏡頭切換到充滿陽光而空無一人的學校屋頂,那是修二野豬彰
三人組商量事情聚會的秘密場合。
  鏡頭轉到了屋頂上的一排水龍頭,旋即切換到了一支被太陽照的發亮,滴著水珠的
水龍頭特寫。背景音樂是極為溫暖的弦樂。
  鏡頭又轉到了野豬背影。野豬握拳轉了一圈,像在肯定些什麼。她在心底重複說
了聲「早上好」。
  鏡頭又切換到學校的單槓,她曾經的在那裡晾曬過洗不掉油漆字的制服。
而那單槓看上去竟有一種靜物之美。鏡頭換回野豬正面,她又緊握拳頭轉了一圈,
在心裡又說了一次:「早上好。」
  鏡頭是屋頂上的一張課桌的特寫。然後是整個陽台的大遠景(那張桌子獨自矗立在空
曠的屋頂上)。配上的是野豬在內心大聲喊著

「我在這裡」

  這樣美麗的時刻,充滿詩意的剪接,那麼如夢似幻的畫面,超越了電視劇一般
的水準(這是只有電影才可能出現的鏡頭吧?看了有些失落:台劇要達到這種
導演攝影剪接水準,可能是二十年後的事了?)我在心中想著:眼前其實是一首青春
的詩歌啊。極為動人的一幕。

  接下來野豬造成校園內的轟動是不必說了,班上男同學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啊
(修二果然改造野豬相當成功)。

  如果你以為這集就這樣結束,那就大錯特錯。在普通日劇應該已經演到結尾,
但神奇的野豬大改造才進行到三分之二!

   (後來呢?)

    後來學校女生們看了野豬的模樣,故意在他們自己制服上畫上圖案,想依樣
畫葫蘆的也穿便服來學校。但是可愛的訓導主任又出來說話了:不准!此時女同
學們怨聲連連:為什麼只有小谷同學可以....
    野豬站起來發言:我穿回我的制服好了。

    在陽台上修二和彰問野豬為什麼時,野豬拿出一張雜誌照片。照片上是一個
非洲男童穿著某件繡了日文字的衣服。原來那是野豬小時候被同學欺負,體操服
上的「小谷」字樣被同學改成「壁蝨」,那時野豬傷心的將體操服丟棄。沒想到
幾經輾轉到了非洲男童的身上。看照片,他笑得多燦爛,完全不因衣服上有什麼
字而難過。(我們也曾聽說過非洲老人穿著新竹女中的制服,不是嗎?)

「一定..不管穿什麼   衣服都可以開心地笑   可以笑著活下去」
野豬如是說。

  修二與彰可不甘心啊!他們決定用自己的力量為野豬加油。
翌日當野豬穿著背後有「醜八怪」字樣的衣服時,修二的褲管上寫著「做作」
、彰褲管上寫著「笨蛋」,跑過校園。彰停下來和野豬打招呼。
「早上好」

野豬望著彰,臉上浮出了抽慉式的微笑.......

而更誇張的是,他們竟帶來一股全校同學在制服上寫字的風潮。野豬背後的字
不再惹人注目。當風潮退了,一切也回到原樣,野豬有了新制服,也依然遭受
坂東的欺負。(然而她的頭髮終於正常了不是嗎?)

最後又是在修二的陰暗旁白中結尾:
「那些說著想通過文化祭創造回憶的人   我暗自嘲笑
  但是今年的文化祭是特別的    一切都很特別的
  令人毛骨悚然的    文化祭」
(嗯...大家不要被修二給騙了,第三集還是很溫馨的......)

第三回 文化祭與親情之回
         不可思議之物:三個生靈

   隅田高校(野豬讀的高中)一年一度的文化季(大概類似園遊會吧)又來了。
野豬他們班大家都意興闌珊,不大想認真做。最後負責指派工作的人竟是坂東,
想當然爾野豬又被欺負了。坂東交給她的任務是:製作鬼屋並在鬼屋裡扮鬼。
而出聲為野豬打抱不平的彰也被捲了進去。於是乎他們兩個就只好孤單單的
開始進行工作。修二則是不能袖手不管..暗地的在放學後幫助他們。
   而修二平常的好人緣,如今成了夢魘。真理子找他同逛園遊會、戲劇社長找
他幫忙縫衣服、老師表演捉他一起練習、女同學要他當天幫忙拍照、連弟弟也想
在文化季當天來玩......。

   鬼屋逐漸成形。而作為主要布景的則是一個相似中年上班族人影的人偶。
(野豬說:那很像小時候不讓她叫父親的繼父,那繼父傷害野豬很深啊)。在做好
布置後他們離開了教室。但這時一個女生人影闖入教室,將鬼屋布置破壞...
導演依例只照到那女生冷笑的嘴角....。到底是誰呢?難道一切都是坂東做的好事?
  第二天一早望著被破壞的布景,同學們儘管同情但也都找藉口走開了。坂東也否認
是她破壞的。修二趕忙找了三個穿著制服的(看請來有點超齡)高中生,請他們打工
幫忙做鬼屋。
正在修鬼屋的時後,野豬的繼父來了,並且送飯團早餐給野豬吃。野豬說她不餓,
就這樣眼睜睜看著父親離開。後來野豬還是追了出去,謝謝父親....她長久以來
修二真是忙翻了。他四處趕場不得閒,內心又記掛著鬼屋...到最後跟真理子根本沒
逛到什麼園遊會。
   重新整修後的鬼屋,修二規定只限兩個人一起進入。出乎意料之外,鬼屋
大收好評,並令每個人都感動.....。修二在鬼屋收攤時又和弟弟一起體驗了一次
鬼屋....他也被感動了...
   他們和那三個高中生合照,沒想到那三個高中生竟從相片中消失了........
訓導主任和校長解釋,那是尚活在人間的三個學校同學,因為太思念校園生活,
故每年文化季皆會以生靈方式到場.....

  修二訝異於彰和野豬竟能做出這麼成功的、感動人心的作品。他開始感到不安了。

對話精選

彰和野豬一起去摘狗尾草,背景是一片黃昏的草原。

彰:「不管做什麼我都感覺不到開心。」
野豬:「我也覺得事後想起來的時候比較開心」
彰:「那是什麼意思?」
野豬:「在玩遊戲之類的時候並不覺得快樂   但是在學習的時候想起來的話
     就會覺得很開心
     快樂的事情不在事後回顧的話   是不是就不會感受到快樂?」

彰:「幾年以後  會想起來嗎?」
野豬:「想起什麼?」
彰:「大清早的三個人一起做人偶   傍晚一起摘狗尾草
     很多年以後想起來      會有那個時候好開心的感覺吧。」

鬼屋最後讓人感動的話:
「能與現在和你牽手的人相遇
  簡直就像是一個奇跡
  即便走到了陽光之下  也請不要放開那只手」

臨走前他們一同躺在屋頂上

修二:「真是漫長的一天啊。」
野豬:「我也覺得好漫長。

    很久以來我也是一個人在挖洞  就像鼴鼠一樣在土裏
    然後突然出現了兩個人。」

修二:「兩個人是說我們嗎?」
野豬:「今後可能也會像這樣和其他人相遇吧
     如果可以的話   獨自一人在土裏孤獨地挖洞也不差吧。」

彰:「你一定會遇到各種各樣傢伙的。」
修二:「然後不知何時就會再也見不到了。」

-----
無庸置疑顯現青春光輝的作品,我是多麼想過那樣的,有著溫暖友誼支撐的高中生活啊。

這一集我說的並不多。套一句台版白色巨塔,邱慶成的台詞:

        「說多了,就不美了。」

第四回:兩難選擇;人是可以改變的吧
          本集之不可思議:實話大叔

    野豬的學校每年十一月四日會舉辦「愛的告白日」。(這個學校的活動可真多)
告白的人站在台上,而被告白者前方有兩條繩子。若是接受告白,就拉動一裝滿花
瓣的水桶,讓告白者身上灑滿美麗的花瓣;要是拒絕對方,就拉另一條繩子,則滿桶
的水會將告白者淋得狼狽不堪,在全校同學面前自尊被狠狠踐踏。

    野豬的改造計畫仍在持續著。彰建議修二向野豬告白,可以使野豬人氣暴漲。
修二趕緊找理由拒絕了。(他可不想讓自己的超高人氣被野豬給拖累)。

    真理子想知道修二的生日,修二卻遲遲不肯告訴她。可是修二卻告訴了死纏爛打
問下去的彰,原來正是當天,十一月一日啊!野豬仔細的寫在三人各有一本的(記載
改造事宜的)小筆記本中。後來野豬不慎遺落筆記本,真理子撿拾之際看到了十一月
一日的記載。野豬慌忙的拿回小筆記本。

    真理子生氣質問修二為什麼把生日告訴其他人(真理子開始在懷疑了吧..),
卻被修二以極為巧妙的謊所掩飾(「那是我掉的筆記本,野豬只是拿來還給我罷了)。
    後來修二還把真理子趕工製成的蛋糕分給野豬和彰吃(在這之前他又在真理子
面前裝出高高興興的樣子)。他還說不喜歡吃蛋糕,連一口都沒吃....

    野豬和彰在學校的空地畫蛋糕,祝福修二生日快樂。

    事情並沒有這樣結束,一個冷笑的女孩,破壞蛋糕圖還不說,還故意將修二和野豬
的名字寫在一塊。(所以那女孩是....真理子嗎?可是她不大可能這樣助長情敵(?)
氣焰吧?)同樣的鏡頭並沒照到臉。

    第二天一早眾人議論紛紛,坂東一夥找到了新的作弄野豬方式:替野豬報名告白
活動,而告白的對象竟寫......修二!
    於是修二與野豬便陷入了極大煎熬中。修二告訴野豬他會潑水,請她諒解,而彰
覺得這樣太傷野豬了心了...而且這樣會將野豬推落萬丈深淵--而這是改造者應該做的
事嗎?
   野豬想鼓起勇氣請坂東撤銷告白報名,問彰該怎麼做。彰教他一招

「野豬力量...注入」(Nobuta Power ...注入)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z16n7TbWO0&NR
(請看到第54秒就好...後面是其他集的畫面)

  於是野豬就用這個幫自己打氣(超可愛的!),然後去找坂東。

  坂東說,報名無法撤銷了。野豬鼓起勇氣說:坂東被男友欺負(之前野豬和彰看到了)

然後坂東再欺負我.....可不可以停止這個循環呢?
  坂東有些感慨的說:從幼稚園就不被當好孩子,要改變是不可能的..

  十一月三號晚上,彰去修二家表演空手劈磚,警告修二不要潑水(真帥氣!)

  天人交戰的修二最後決定用畫圖選路線方式決定,水還是花...

  告白的時間到來。野豬就定位,修二神采奕奕(有些虛張聲勢的感覺)進場,
準備拉下繩子了。

  從天而降的是花還是水?

  (若你真的很注重意想不到劇情的發展,可以選擇不往下讀)

野豬說:她要換告白的對象。

主持人問:要換誰呢?
(是彰嗎?難道她也知道彰背地裡為她做的努力?親愛的彰恭喜你出頭天了)

野豬說,是....

       坂東同學。

(聽到這裡我真的嚇了一跳:難道野豬是拉子?同時又為彰感到可惜:野豬何時
  才能看的到他的好?)

坂東上台了,她把繩子一拉。台上的野豬閉眼,已經有被潑水的準備。

沒有水聲。緩緩下落,飄散在空中,降落野豬滿身的,是花瓣雨。
(溫暖的弦樂再度想起)

野豬張開眼,怔怔望著花瓣,緩緩張開手掌,花瓣掉落在她手上。

大家全都鼓起了掌。(看到這裡,我真的熱淚盈眶了)

坂東快速離開會場,她朋友問怎麼了,她(裝作一副很生氣的表情)說:
「我拉錯繩子了。」

事後三人一起屋頂上。野豬仍怔怔望著手裡的花瓣。
野豬說,大概坂東也想改變吧。

彰追問修二的選擇。修二不肯說。

此時實話大叔(就是一個不說實話就會追著你跑的大叔)出現追著校長跑,
使三個人的筆記本掉落在地。三人拾起筆記本各自回家。

彰走在夜裡,發現他拿到了野豬的筆記本,野豬可愛的在每頁各畫上一隻
可愛的小豬。此時實話大叔出現,並追著彰跑,眼看彰跑不了了

實話大叔:「告訴我實話!告訴我實話!告訴我實話!」

彰:「實話?我知道了
     我喜歡野豬。」

實話大叔:「那是愛情嗎?」

彰:「嗯,是愛情!」

實話大叔:「FaII in Love?」

彰:「對!FaII in Love!」

(看到這裡我激動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接著是彰一臉手足無措的表情
「FaII in Iove?   愛情?
  我愛上野豬了?

  真的嗎?這是真的嗎?

  春天快來了!可是現在明明是秋天啊!

  是真的嗎?」

野豬撿到的是修二的筆記本。
她翻開來,發現修二畫圖最後畫到水。再幾頁修二還是選到水。
然後修二畫到最後一頁。是花。

修二撿到彰的筆記本。裡面夾著他們仨在文化季的合照。
以下是修二的真情內心獨白:
「我本來準備把花撒向野豬的
  就算要放棄受歡迎的身份    我也準備選花

那可能是因為我喜歡那兩個人
喜歡和那兩個人在一起的自己

  ……

雖然這種事情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但是既然已經這樣了那也沒辦法...」

多麼精彩的一集...

修二的謊言是多麼華麗而令真理子相信。某種角度而言
他的確以花言巧語的方式欺騙了真理子。
但他又不是那種花花公子,
而是一個靠著自己口才有些虛偽活下去的人..
幸好有野豬和彰吧,要不然他連真誠的對待同學的機會也沒有..

修二的兩難,是他以前從未遇過的處境
以人氣王之姿態而出現於校園的他,當然有被其他女生告白的可能
但是他大可輕輕鬆鬆做抉擇,可以不留情面的,
讓那水傾盆澆下而只有輕輕的一聲抱歉

對方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才拉拔上來,有些進步的野豬啊
他知道一旦野豬一旦在全校同學被淋成落湯雞,
那麼再多的計畫也改造不了野豬了
(有些事一旦發生了,便陷入了無可挽回的境地...)
親手催毀自己想幫助的野豬,這一點他很難做到吧

但是選花意味著他可能要放棄他的人氣。從此不再是一個瀟灑的高中生
他的世界恐怕支撐不住而崩塌,而只剩三個人的小世界

怎麼辦呢?

彰顯露身手要修二不要傷害野豬。
真理子面對自己本來親自告白的修二,竟被那個奇怪的轉學生搶頭香報名
必然感到大惑不解
(「奇怪...她怎麼處處和修二有關啊,而且修二好像常常和小谷同學在一起?
  不過我相信修二他是愛我的。他大概會拒絕小谷同學吧!
  小谷同學雖然看起來很可憐,但修二不喜歡她也沒辦法啊!」)

如果我是修二,說不定撐不住壓力,請假一天,什麼選擇也不要做。

然而修二還是決定來學校了,畢竟選擇終究要做。他的缺席大概也會
引起不良後果吧(「你看看....小谷同學竟然讓被告白對象不願來學校
多麼糟糕的一個人」之二的閒言閒語。)

兩難解決方式亦是編劇神來之筆

如果修二選擇是水,改造計畫可能被徹底破壞。接下來劇情可能要拼命灑狗血
修二才能挽回野豬的信任。而身為觀眾的我們?,對修二尚稱良好的觀感,
恐怕要一去不返。

如果選擇是花,那麼接下來戲要怎麼進行?兩人接受眾人的祝福,野豬不需要改造
了?而這樣浮濫的劇情高潮又能為我們觀眾帶來什麼樣的感動?

換告白對象如果是彰,其實也是一個不錯選擇。接下來三角關係可好玩了
(可是這明明不是一個以愛情戲為主軸的電視劇..........)

當坂東同學的名字被說出來,相信戲裡戲外的人必定都為之一愣:
「什麼?要換成坂東?」

野豬大概是打算,要被淋水的話,就讓那個最常欺負她的人來做就好了。
這樣即使傷心也可以少一點。
她不願拖累那個曾經真心誠意幫忙她,讓她陰暗世界開始有了光芒的修二

如果這時坂東選擇是水,大家大概也不意外。這樣難堪的場面一下子就會平息的。
身為觀眾的我們也能接受這樣的安排。

但是,花瓣飄落,令人落淚的奇蹟發生了。而這奇蹟卻是有跡可尋的。

野豬改變了坂東。坂東心中善良的一塊,甦醒了。

人是可以改變的吧!在螢光幕前同見證這場面的我,彷彿看見了神奇的光芒。

事實上野豬同樣也改變了兩個人

那就是,修二與彰。

--
※ 發信站: 批踢踢兔(ptt2.cc)
◆ From: 140.112.4.235

創作者介紹

幸運草的吉光片羽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ristine
  • 無意中發現這篇"野豬"的心得. 實在是寫的太好了. 看了你的文字, 心中久久不能釋懷的情緒才得以找到出口. 我想只有" 上了年紀"的日劇迷, 才會對這齣日劇有這麼深的感動吧! 可以在facebook add as a friend 嗎? my ID:Christine Chang from Arcadia, California
  • 謝謝妳的稱讚^_^,野豬大改造的確是我難以忘懷的一齣日劇(在我心中僅次於交響),所以帶給我很多啟發~
    還有這齣戲還不算太舊啦,是不會被時代淘汰的經典日劇:)

    幸運樹 於 2010/11/08 13:4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