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月光下奔走,行色匆匆如路過的兔子,
這是我見到她的第一印象;那時候雖然是大白天下午,
可是不知道怎麼的她就讓我聯想起這樣的畫面
好像曾在夢中見過,
我不禁望著她的身影出神,並且猜想她的心情:
是不是和兔子一樣。
                                                                               
她很快就走出了我的視線範圍,我只好重新對著醉月湖發呆。
這是個初夏好天氣,在總區無處可去的我只好坐在湖畔的椅子上發呆

幸運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